逢春 第2章 求助

小说:逢春 作者:冬天的柳叶 更新时间:2020-10-05 11:25:0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少年拿刀对着她,花猫冲她喵喵叫。

  充斥着鼻端的青草香,明媚的阳光……

  冯橙眨了眨眼,回过味来:她活过来了,她还是礼部尚书府的冯大姑娘!

  反应过来后,冯橙接受得极容易。

  毕竟连猫儿都当过了,重生回身死那一刻的自己,还能不接受?

  陆玄见少女神色不断变幻,眸中警惕不减:“你到底是人是鬼?”

  冯橙喉咙发紧,咬了咬舌尖,张嘴想回陆玄的话,眼泪却先一步掉下来。

  站在眼前的是才十六岁的陆玄。

  她对陆玄的感情可太复杂了。

  陆玄让她免于曝尸荒野,又收养了附身到猫儿身上的她,说是恩人名副其实。

  可祖父后来成为吴王一派,与太子一方势同水火,也是陆玄揪出冯家把柄,让冯家男丁沦为刀下亡魂。

  她明白这是各为其主,甚至不能说陆玄有错。可想想死去的家人,心情当然好不到哪里去。

  何况——泪眼盈盈的少女下意识瞪了陆玄一眼。

  何况跟在陆玄身边的那些日子,他最爱干的事就是张罗来福与母猫生猫崽儿。

  她堂堂冯大姑娘,变成一只公猫已经很艰难了,这是人干的事吗?

  陆玄皱眉。

  这姑娘含嗔带怨望着他是怎么回事儿?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他把她弄死的呢。

  等等。

  陆玄想到了什么,往前两步蹲在冯橙面前,肯定地道:“刚刚你分明没了气息!”

  他不至于连这个都弄错。

  冯橙缓过劲来,眸中映着少年冷凝的眉眼,一脸感激问:“那是壮士救了我吗?”

  十五岁的少女,声音娇软干净,如同春日里一汪清泉。

  陆玄却险些跳起来。

  谁是壮士了!

  少年黑了脸,再打量过去,心头有些动摇。

  此刻阳光正好,连少女脸上细小的茸毛都照得清清楚楚,更别提她眼角晶莹剔透的泪珠,与身侧的影子。

  所有的发现都在告诉他:这就是个活生生的人。

  据闻有人遇到意外会出现假死症状——

  想到这,陆玄释然,淡淡道:“不是我救了你,我也不是壮士。”

  冯橙从善如流改口:“公子可否帮帮我?”

  少女一脸单纯,实则心头紧张。

  陆玄向来嫌女子麻烦,他会发善心把横尸荒野的女尸埋了,会收留无家可归的猫儿,不代表他就乐意带个活生生的姑娘回京。

  可她必须回去!

  想到京城,想到冯府,冯橙一颗心犹如掉进了沸腾的油锅,难受得窒息。

  陆玄带着成为猫儿的她回到京城,一则八卦正传得沸沸扬扬:礼部尚书府的冯大姑娘与成国公府的二公子私奔了!

  成国公府的二公子叫陆墨,正是陆玄的孪生弟弟。

  二人同是太子伴读,陆玄善武,陆墨善文。陆玄不爱出席那些规规矩矩的场合,又经常出京办事,在京城人眼里的存在感远没有陆墨高。

  陆墨与她的兄长冯豫是京城齐名的贵公子,大受小娘子们追捧。

  可陆墨再好,她也不想担与他私奔的污名!

  祖父身为礼部尚书,在太子与吴王两派的明争暗斗下一直保持中立,而成国公府是太子外祖家,无可动摇的太子派。

  正是因为她与陆墨“私奔”,冯家要成国公府交出女儿,成国公府要尚书府交出儿子。祖父与老成国公几番对骂互掐,势同水火,于是被吴王一派拉拢了过去。

  上了吴王那条船,便为冯府的悲剧拉开了序幕。

  天知道变成猫儿的她听到这传闻多么气愤,找到机会跑到祖父面前却只能喵喵叫又多么绝望无力。

  如今,她还是尚书府的大姑娘冯橙,就算是爬也要爬回京城去,把泼在身上的污水洗掉。

  听了冯橙的求助,陆玄眯了眯眼,试探问道:“我若救你,你打算如何?”

  这女子若说救命之恩无以为报,唯有以身相许,他转头就走。

  问清楚了,才能减少莫名其妙的麻烦。

  陆玄不由想到了弟弟。

  他实在难以理解弟弟面对那些向他掷帕子、香囊的女子还能保持微笑,也因此纵得那些女子胆子更大,到后来都敢掷香瓜了。

  若是他,直接把香瓜丢回去,砸那乱丢的女子一头包,看以后谁还敢丢。

  冯橙听陆玄这么问,立刻警惕起来。

  他这是给她挖坑呢,若回答不好,肯定转身就走。

  若有选择,她也不想厚脸皮跟定陆玄,可有了那段附身猫儿的离奇经历,她早已不是单纯天真的冯大姑娘了。

  她这个模样敢一个人上路,那和找死没有区别。

  冯橙垂了眸,软声道:“救命之恩,无以为报,唯有——”

  陆玄准备走人,就听少女悠悠道:“唯有把我攒了十五年的月钱都给公子了。”

  陆玄听了嘴角一抽,打量着少女恳切神色姑且信了,这才问道:“你怎么变成这样的?”

  他说着,微冷视线落在少女手腕上。

  少女肌肤胜雪,手腕上的淤痕很是显眼,那应该是被绳索捆绑过留下的痕迹。

  冯橙下意识缩了缩手,道:“逛街时遇到拍花子的了,我趁拐子不备挣脱逃跑,失足跌下了悬崖……”

  那一次醒来,她确实以为遇到了拐子,只不过等到了京城听到她与成国公府二公子私奔的传闻,还有之后那些变故,才知道她哪是遇到了拐子,这分明是吴王一派为了拉拢祖父而设的阴谋。

  有口说不出,还总被陆玄逼着亲近母猫,她真的太难了。

  陆玄皱眉。

  这女子为何又用那种奇怪眼神看他?

  他抬眼看了看不远处的山峦,倒是挑不出少女话中漏洞:“这么说你是京城富户的女儿,要我带你回京?”

  冯橙忙点头。

  陆玄望着容色无双的少女,忽然笑了:“可你怎么知道我是去京城呢?”

  冯橙一怔,暗骂一声狡诈,面上自然不敢流露,试探道:“因为你是成国公府二公子,自然是要回京的吧?”

  陆玄眸光微闪。

  他可没有忘记刚才他问眼前少女是人是鬼时,她张口吐出的那个“陆”字。那时他就怀疑这女子认识弟弟,好在她没有耍小聪明隐瞒。

  “陆公子出行,掷果盈车,我见过几次,所以知道你的身份。”

  少女又是那副恳切神色,看着单纯又老实。

  陆玄沉吟片刻,微微颔首,算是答应了冯橙的请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