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春 第8章 母女相见

小说:逢春 作者:冬天的柳叶 更新时间:2020-10-05 11:25:0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冯桃拽着冯橙衣袖,神情激动:“大姐,你可算回来了,我还以为——”

  冯橙冷静得多:“三妹从哪里来?”

  冯桃道:“我在怡馨苑伺候母亲,听小丫鬟禀报说姐姐回来了,就跑过来了。”

  “母亲知道我回来了?”

  冯桃摇头:“母亲病着,我寻思大姐直接去见母亲更好,叮嘱丫鬟先别和母亲说。”

  冯橙微微颔首。

  在不知道她什么状况的情况下,不刺激病中的母亲是聪明的做法,而她现在的狼狈样子确实不宜让母亲瞧见。

  “我先去晚秋居梳洗一下,三妹也回房换衣裳吧。”

  “嗯。”冯桃目光不离冯橙左右,似乎到现在仍不敢相信冯橙回来的事实。

  冯橙所住的晚秋居与冯桃所住的长夏居相邻而建,姐妹二人并肩往前走去。

  迎面立着一名素衣少女,是二姑娘冯梅。

  见冯橙到了近前,冯梅神色有些复杂:“大姐回来了。”

  冯橙点头,淡淡道:“等我见过母亲,再与二妹叙话。”

  眼见冯橙走远,冯梅抿了抿唇。

  她听闻大姑娘回府就赶了过来,本以为见到的会是羞愧不安的冯橙,没想到非但没从冯橙面上瞧出半点羞愧,还瞧出了几分傲慢。

  就是以前,冯橙在她面前也傲不起来啊。

  尚书府三位姑娘,三姑娘是庶女不提,大姑娘令人称道的是美貌,二姑娘令人称道的是才气。

  对清贵人家来说,推崇有才比推崇美貌总显得脱俗些。

  何况冯橙早早丧父,就算占着大姑娘的身份,比之冯梅父母俱在且恩爱有加又差了些。

  “梅儿。”一声轻唤令冯梅转了头。

  二太太刘氏弯了弯唇:“别傻站着了,随母亲回房。”

  “母亲,大姐她——”

  “回去再说。”

  长宁堂外恢复了平静。

  这个时候冯橙在长宁堂中说的那番话尚未传开,左右无人,冯桃低声问:“大姐,你真的与陆二公子——”

  冯橙不动声色反问:“三妹怪我么?”

  冯桃一愣,似乎这问题很离谱:“大姐说什么呀,我怎么会怪你,要怪也怪那个陆墨不要脸……”

  听冯桃把陆墨数落一通,冯橙有些诧异:“三妹不是心悦陆二公子?”

  冯桃冷哼:“本来是心悦的,可他竟拐了大姐私奔,就不喜欢了。”

  十四岁的少女,在信任的人面前丝毫不掩饰情绪,把嫌弃全挂在了脸上。

  冯橙失笑:“可我记得以前三妹说特别特别喜欢,若不是怕人瞧见,还想画了陆二公子的画像贴墙上。”

  冯桃脸微红:“嗐,以前鬼迷心窍,现在清醒了。”

  冯橙这才道出实情:“我是遇到了拐子,与陆二公子没有丝毫关系。”

  “真的?”冯桃脚下一顿,眼睛都亮了。

  冯橙微抬下巴,嗯了一声。

  她虽没长篇大论解释,冯桃却立刻信了,嘴角忍不住高高扬起:“大姐,我忽然觉得又喜欢陆二公子了。”

  冯橙默了默,到底没有说什么。

  三妹心悦也好,不喜欢也罢,至少她附身来福的那段经历中,成国公府从未放弃对陆墨的寻找。

  她想,陆墨应该是死了。

  吴王一方既然做了这个局,就不可能留活口。她是因为来福相救才侥幸逃离那辆马车,饶是如此,也没摆脱横尸荒野的结局。

  她的尸身被陆玄发现,对陆玄来说只是举手之劳让一个倒霉鬼入土为安,却不知道他埋葬的是谁。

  也因此,冯大姑娘与陆二公子“私奔”后,二人就再没出现过。

  说话间晚秋居到了。

  冯桃一拉冯橙衣袖,小心翼翼道:“大姐,我和你说件事。”

  冯橙看着她。

  小姑娘似乎怕刺激到长姐,竭力放轻语气:“祖母恼怒蒹葭没有照顾好大姐,命人打蒹葭板子,蒹葭没受住没了——”

  冯橙有两个自幼陪她长大的丫鬟,一个叫蒹葭,一个叫白露。

  蒹葭性情活泼,冯橙出门一般都会带着她。

  也连累了她。

  失去生命,失去感情亲厚的丫鬟,失去妹妹,失去母亲,直到尚书府轰然倒塌,失去所有在乎的人。

  一次次的心痛,冯橙早就尝过了。

  她压下泪意,问冯桃:“白露呢?其他人呢?”

  她出了事,同是贴身丫鬟的白露亦免不了受罚,只不过她还是来福的时候对这些细节无从得知。

  冯桃见冯橙还算冷静,暗松口气,小声道:“祖母审问白露没问出什么,把她关进了柴房。晚秋居里其他人还好,只是被停了数月到一年不等的月钱。”

  怕冯橙担心,小姑娘忙补充道:“大姐放心,白露没有挨板子。”

  “嗯。”冯橙点了点头。

  她虽挂心白露,但先去见母亲是更要紧的事。

  “三妹换了衣裳来晚秋居等我,我去看母亲。”

  冯橙与冯桃分开,走进晚秋居。

  晚秋居中一片寂静,明明是阳春三月,却有种暮气沉沉之感。

  自从冯橙出了事,晚秋居的人夹着尾巴做人,消息闭塞,现在还不知道冯橙回来了。

  见冯橙走进来,正洒扫的小丫鬟一愣,而后尖叫道:“姑娘回来了!”

  眨眼间院中就聚了不少人:两个二等丫鬟,四个小丫鬟,一个婆子。

  冯橙没解释什么,吩咐道:“准备热水,我要沐浴更衣。”

  众人虽有无数疑惑,瞧着少女冷凝的面色却不敢多嘴,红着眼圈忙碌起来。

  冯橙痛快洗了一个澡,换上干净舒适的衣裙,安顿好来福,与冯桃一起去了宁馨苑。

  宁馨苑中弥漫着淡淡药香,才喝过药闭目靠着引枕的尤氏听到动静,问道:“是桃儿吗?”

  一道轻柔声音传入尤氏耳畔:“母亲。”

  那面带病容的美妇人猛然睁开了眼,望着冯橙热泪盈眶:“我的橙儿,是我的橙儿吗?”

  冯橙快步向前,侧坐在床边握住尤氏冰凉的手:“母亲,是我。”

  尤氏紧紧搂住冯橙,放声痛哭。

  宁馨苑这边沉浸在母女相见的喜悦中,长宁堂那边,牛老夫人又糟心了。

  冯尚书被老成国公给打了,是被人扶回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