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春 第12章 来客

小说:逢春 作者:冬天的柳叶 更新时间:2020-10-05 11:25:0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管家箭步挡在陆玄面前。

  少年一双眼黑白分明,平静看着他。

  “大公子,您可不能去礼部尚书府!”

  “为何?”

  管事压低声音:“您想啊,您与二公子长得一样,这时候过去别人会以为冯大姑娘与二公子私奔后悔跑了回来,二公子纠缠不放又追过去了。”

  少年面色微变。

  “大公子,人可畏啊,世人只相信自己感兴趣的……”管事唯恐拦不住人,又加了一句。

  陆玄暂且歇了去尚书府的心思,径自回府。

  成国公府此时已经接到尚书府送来的信。

  花厅中,世子夫人方氏语气难掩激动:“照冯家的说法,墨儿失踪与他家毫无关系了?”

  “如果冯府所不虚,至少证明墨儿没做糊涂事。”成国公夫人道。

  方氏却觉无法接受:“不少人都瞧见墨儿与冯大姑娘在一起,现在冯大姑娘回来了,尚书府就推得干干净净!”

  陆玄走进来,听了方氏的话道:“儿子今日去试探了那些小贩,他们根本没认出我。这说明他们那日看到的不是二弟,只是穿着打扮与二弟相似的人。”

  成国公皱眉:“这么说,是有人故意把墨儿扯进来。”

  陆玄颔首:“孙儿也是这么觉得,或许就是想把陆、冯两府卷入风波。”

  成国公捋捋胡子:“那冯大姑娘——”

  “儿媳不信冯大姑娘的失踪与墨儿毫无关系!”

  陆玄有些奇怪:“母亲昨日不是还对我说不要相信弟弟与人私奔的闲话么?”

  方氏一滞,被噎得心口痛。

  在方氏心里,儿子那般出众,就算与公主私奔她都不信。

  可同日失踪的两个人,别人的女儿回来了,她儿子却没回来,方氏的心态便发生了微妙变化:儿子该不会出事了?若是这样,她情愿相信儿子的失踪与冯大姑娘有关系。

  凭什么只有她儿子出事呢?

  这是方氏内心深处的念头,也因此,面对问出这话的长子恨不得呼一巴掌。

  见公婆都瞧着她,方氏平复了一下情绪,道:“墨儿到现在都没有消息,儿媳觉得无论如何都该见见那位冯大姑娘,而不是得了尚书府送来的信就算了。”

  成国公夫人微微点头:“能见一面最好,不过尚书府送来的信上说冯大姑娘受了惊吓病倒了——”

  病了?

  陆玄微抬眉梢。

  倘若他遇到的那位姑娘就是冯大姑娘,可不像会受到惊吓病倒的样子。

  所以说,还是要确认一番。

  “儿媳亲自去见。”方氏语气坚定,“冯大姑娘不方便出门,那我就去一趟尚书府。”

  所谓病倒十有八九是尚书府嫌丢人找的借口,等这场风波过了,冯大姑娘恐怕就要悄无声息“病逝”了。

  对令家族蒙羞的女子,这是一些高门大户惯用的手段。

  听了方氏的话,成国公夫人看向成国公。

  成国公把头一偏。

  他才不会登尚书府的门,老酸儒揪他胡子还没道歉呢。

  成国公夫人抿了口茶。

  她也不去,她与那位尚书夫人不大合得来。

  这样看来只能儿媳去了。

  得了成国公夫人点头,方氏便要去准备出门的事,

  陆玄开口:“母亲,我陪您一起去。”

  方氏看陆玄一眼,断然拒绝:“我去见的是女眷,你跟着像什么话。”

  玄儿常由着性子来,不像墨儿那般懂事。

  少年干脆闭了嘴。

  晚秋居里,冯橙还在睡。

  尤氏红着眼圈守在一旁,满脸担忧。

  “母亲,您别担心,大夫说妹妹只是太累了,好好休养几日就没事了。”

  开口劝慰的是个十八九岁的少年,模样俊朗,气质温润,正是冯橙的兄长冯豫。

  他昨日回来太晚,不好来见妹妹,今日一早赶来晚秋居,等到现在都不见冯橙醒来。

  望着静静躺在床榻上的少女,说不担心是假的,但在母亲面前却不能表露出来。

  “我就是想到你妹妹吃得苦,心里难受。”

  少女缩在锦被里沉沉睡着,只露出巴掌大的小脸,黛眉乌发衬得面色越发苍白。

  昨晚橘色烛光下,可没觉得女儿脸色这么差。

  忽然双目紧闭的少女神色起了变化,似是从梦魇中挣脱,猛然坐起身子。

  “橙儿(妹妹)!”

  冯橙定了定神,对尤氏与冯豫露出笑容:“母亲,大哥。”

  尤氏忍不住拭泪,冯豫则松了口气,温声问:“妹妹觉得怎么样?”

  冯橙感觉了一下,如实道:“挺好的。”

  “真的没事么?若有不舒服的地方一定要告诉我们。”

  “真的挺好的。”见兄长追问,冯橙心中奇怪。

  冯桃出了声:“可是大姐脸色好差。”

  小姑娘捧来梳妆镜:“大姐你看。”

  琉璃镜中清晰照出少女的模样:白瓷般的面庞,黑得纯粹的双眸,以及淡到没有颜色的唇。

  冯橙恍然。

  这副病恹恹的样子难怪兄长会那般说。可实际上她感觉甚好,没有任何不适。

  “这两日精神高度紧张,许是太累了。”冯橙只好胡乱扯了个理由。

  “大夫也是这样说,妹妹可要好好休养。”

  冯橙一愣:“大夫来过了?”

  见长姐一脸茫然,冯桃道:“大姐,你睡得太熟了。”

  “是么?”冯橙心头一动,问道,“现在什么时候了?”

  “现在都巳正十分了。”冯桃笑道。

  冯橙吃了一惊。

  竟睡了这么久?

  “那我不是错过了给祖母请安。”

  尤氏握着冯橙的手,安慰道:“老夫人知道你不舒坦,免了你的请安让你好好休养。”

  “那我就放心了。”少女松了口气的样子,垂下的剪羽遮住了眸底冷意。

  对牛老夫人来说,没等来冯橙请安正合心意。

  那丫头不来碍眼也好,以后以大姑娘要静养为由,正好把她拘在晚秋居中不见人。

  大丫鬟婉书挑帘进来:“老夫人,成国公府递来帖子,说成国公世子夫人要来拜访。”

  成国公世子夫人来拜访,不用想是奔着大丫头来的。

  盯着那精致拜帖,牛老夫人神色沉郁,却知道不好拒绝。

  两家孩子一起卷入流,冯家姑娘回来了,国公府定然要上门见一见人。

  “给我梳头,换上见客的衣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