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春 第14章 大姑娘弱不禁风

小说:逢春 作者:冬天的柳叶 更新时间:2020-10-05 11:25:0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送走方氏,牛老夫人立刻拉下脸:“大丫头,你刚刚怎么与成国公世子夫人说话的!”

  少女杏眸微微睁大,满是无辜:“世子夫人安慰孙女,孙女觉得她说得对,不是一直在附和她的话吗?”

  牛老夫人拧了拧眉。

  长媳尤氏柔柔弱弱,大丫头也养成了单纯性子,怎么这遭回来每次对上好似一拳打在棉花上,无端令人憋闷。

  看着神色茫然的少女,牛老夫人眼底冷意流转,语气却平和:“你这番折腾伤了身体,以后就好好养着。万嬷嬷——”

  一名四十岁左右的妇人走上前来:“老奴在。”

  牛老夫人看向冯橙:“你院中那些下人都不经事,万嬷嬷是我身边得用的,以后就替你管着晚秋居,免得琐事影响到你养身体。”

  冯橙抱着猫儿的手拢了拢。

  祖母这话貌似体贴,实则是把她拘在晚秋居中从此出不得门。等时间一久,万嬷嬷寻个机会对她下杀手,对外甚至都不必放出冯大姑娘没了的消息。

  一个消失在人们视线中许久的人,外人谁会关注呢。

  而真正疼爱她的母亲却无法与祖母抵抗。

  兄长在祖父、祖母面前倒是有些分量,可祖母只是让她好好休养,兄长也没理由干涉。

  作为内宅的掌控者,想要磋磨一个小辈,办法太多了。

  大丫头,你没听见祖母的话么?”

  面无表情的老太太,落在冯橙眼中比恶鬼还丑陋。

  大魏民风开放,就算真的私奔,那些寻常百姓家也没有把人捉回来后沉塘的酷刑。

  她只是“被拐”,放到高门大户觉得丢脸,远远打发她嫁人她还能理解,可祖母却非要置她于死地。

  说到底是祖母本性凉薄,眼中看到的只有利益。

  这样的凉薄,也彻底斩断了她对祖孙之情的幻想。

  少女扬唇,唇畔梨涡浮现:“孙女听见了,多谢祖母关心。”

  牛老夫人怔了怔。

  看这丫头反应,先前的感觉似乎是多心了。

  不管怎么说,这丫头不闹腾是好事,牛老夫人睨了万嬷嬷一眼:“扶大姑娘回晚秋居吧,以后照顾好大姑娘。”

  是。”万嬷嬷走至冯橙身边,面上带笑,“大姑娘,请吧。”

  她长了一张容长脸,眉梢微挑,哪怕笑着也显得严肃。

  一个由老夫人安排的不苟笑的嬷嬷,对晚秋居从主子到下人的威慑不而喻。

  冯橙也很客气:“以后就有劳嬷嬷了。”

  看着乖顺老实的少女,万嬷嬷心中不由起了轻视,等到了晚秋居便一脸严肃道:“大姑娘,您身体不好,以后就在这屋中好好养着吧。”

  白露面色微变,去看冯橙反应。

  万嬷嬷这是连屋门口都不许姑娘出吗?

  白露比蒹葭性子沉稳,听了这话虽愤怒,却还是等着主子发话。

  冯橙靠着屏风打了个呵气:“是啊,我是要好好养一养,总觉得昏昏欲睡。”

  万嬷嬷露出笑意:“那大姑娘就睡吧,老夫人已经交代下去,近日有来找大姑娘的都推了,免得影响您歇息。”

  不知道大姑娘是单纯还是识趣,竟如此省心,也省得她多话了。

  万嬷嬷这般想着,便听少女道:“可总在屋子里也憋闷,等我睡醒了,白露陪我去花园走走。”

  白露立刻应是,万嬷嬷却脸一沉:“大姑娘还是不要去园子里散步了,若是吹风受凉,老奴无法向老夫人交代。”

  倚着屏风的少女语气温柔:“万嬷嬷说什么,我没听清。”

  万嬷嬷上前一步,把话重复一番。

  二人距离拉近,娇弱纤细的少女越发衬得妇人身材壮硕,配上那拉长的脸,压迫感十足。

  白露伸手去摸摆在高几上的长颈花瓶。

  万嬷嬷若敢对姑娘动手,她拼死也不让她好过!

  冯橙抬腿,一脚把壮硕的老嬷嬷踹飞了。

  飞出去半丈才落到地上的老嬷嬷整个人都是懵的。

  手抓着花瓶细颈的大丫鬟也是懵的。

  少女看起来弱不禁风,似乎只有靠着屏风才有力气站着。

  白露眨眨眼,觉得刚才眼花了。

  可万嬷嬷还在地上呢。

  万嬷嬷爬了起来,气势汹汹逼近:“大姑娘,你——”

  又是一脚飞快踹出,这次老嬷嬷飞得更远,摔在了门口处。

  门外两个小丫鬟听到动静满心好奇,想到脸比马脸还长的老嬷嬷,没敢偷看。

  冯橙倚着屏风,语气依然轻柔:“万嬷嬷有话好好说,不然我心慌。”

  被踹得头昏眼花的万嬷嬷:“……”

  好一会儿后,老嬷嬷艰难起身,望向少女的表情既惊且怒:“大姑娘,您一个大家贵女怎能如此粗鲁?就不怕老奴去禀报老夫人吗?”

  冯橙慢条斯理拉了拉裙摆:“万嬷嬷说什么胡话呢,我哪里粗鲁了?”

  大姑娘刚刚——”

  刚刚怎么了?”少女微笑着问。

  万嬷嬷沉着脸道:“大姑娘不承认就能当没发生过?老奴只是让您好好歇着,您就把老奴踹飞了!”

  冯橙俏脸微沉:“万嬷嬷还说没有说胡话,你一个人顶我两个重,我如何踹飞你?”

  万嬷嬷一滞,下意识看向白露。

  性情沉稳的大丫鬟脸色一正:“嬷嬷是不是癔症了,我们姑娘弱不禁风,怎么可能踹飞你?嬷嬷从长宁堂来晚秋居,心中有想法乃人之常情,但不能因为有想法就诬陷我们姑娘啊。”

  万嬷嬷僵着脖子缓缓转向冯橙。

  冯橙轻咳几声,苍白着脸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

  一丝寒气从万嬷嬷心头冒出。

  大姑娘这副病恹恹的模样,她若跑到老夫人面前说被大姑娘一脚踹飞到门口,恐怕要被老夫人骂出去。

  白露。”

  婢子在。”

  忽然不困了,扶我去外面透口气吧。”

  是。”

  冯橙由白露扶着走到门口,脚步一顿。

  万嬷嬷被踹了两次,条件反射往后一退。

  冯橙笑笑,声音放低:“我不喜欢别人对我指手画脚,尤其是当下人的对我指手画脚。嬷嬷可要记住了,不然——”

  少女下巴微扬:“不然我还会踹你的。”

  天知道她用多大的毅力克服,才改挠为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