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春 第23章 找到

小说:逢春 作者:冬天的柳叶 更新时间:2020-10-05 11:25:0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咣咣的凿墙声传出去,惊动了四邻八舍。

  陆续有人走出家门,好奇往巷子深处张望。

  “什么声音啊?”

  “不知道啊,听动静可不小。”

  “我怎么听着像在砸东西?”

  “不是吧,砸东西能有这么大动静?”

  热闹不能错过,众人很快就聚到了那家门口。

  令人遗憾的是院门紧闭,人们好奇心再重也不好推门而入,只好站在外头议论纷纷。

  “翠姑,外面聚了不少邻舍。”留意外头动静的一名护卫过来禀报。

  女官盯着被砸开的墙壁眼睛眨也不眨:“不必理会。”

  比起迎月郡主的下落,别说那些看热闹的人,就算这座民宅的主人都无关紧要。

  哪怕宅子主人在此,这墙也要砸。

  “停一下!”一名护卫突然喊了一声,“墙里有东西!”

  女官箭步冲到近前,看清墙壁中的情景,脸上血色褪个干净。

  那是一副还看不到全貌的人骨,那双空洞洞的眼眶正对着她。

  女官是随永平长公主上过战场的,尸山血海都见过,可这一刻却忍不住踉跄后退。

  如此失态,自然是因为这副骸骨可能的身份!

  在女官忘了反应时,护卫们继续扒墙,只是动作小心了许多。

  不久后,一具尚算完整的人骨呈现在人前。

  院中一时鸦雀无声,众人皆看向女官。

  女官终于缓过神来,轻轻上前几步,目不转睛盯着嵌在墙中的骸骨。

  她努力想辨认骸骨身份,却无异于痴人说梦。

  许久后,女官哑声道:“去……去顺天府请仵作来!”

  一名管事模样的人低声问:“要不要先派人回去禀报殿下?”

  “不成!”女官断然否定这个提议,脸色苍白如雪,“先请仵作看过再说。”

  她怎么忍心让殿下看到这般情景。

  据说好的仵作能从骸骨推断出死者性别、身高、年龄甚至死因,万一不是郡主呢?

  不知等了多久,仵作带着两名帮手匆匆赶来,一同前来的还有一名推官。

  因为迎月郡主的失踪,推官记得女官身份,忙上前来打招呼。

  女官无心说话,摆摆手道:“等仵作查完再说。”

  仵作带着两名徒弟忙碌起来。

  从墙壁中小心翼翼起出骸骨放在地上拼凑出完整人形,仵作负责检查骸骨,两名徒弟则负责一寸寸翻找墙土。

  时间仿佛被无限拉长,女官有种透不过气来的感觉。

  仵作终于直起身,缓缓道出发现:“死者是一名年十二三的少女,身高四尺出头,舌骨有骨折,初步判断是颈部受力而死……”

  随着仵作说下去,女官脸色越来越难看。

  郡主失踪时十二岁,年龄与仵作说的符合,身高亦符合。

  “这样也不能判断白骨身份吧?”女官喃喃,依然无法相信眼前白骨是迎月郡主。

  郡主金尊玉贵,就算掉了一根头发丝伺候的人都会心疼,要她如何相信这名被人掐死的小姑娘就是郡主。

  令女官没想到的是,听了她的话仵作竟给了回应:“如果运气好,或许能判断白骨身份。”

  “怎么说?”推官迫不及待问。

  仵作一指骸骨右手处:“骸骨右手呈握拳状,受害者临死前很可能握了某物在手中。”

  推官闻点点头,接话道:“不错,凭经验能被死者握在手中之物要么与凶手有关,要么是对死者而很重要的东西。”

  无论是前者还是后者,往往就能顺着这条线索查到凶手。而捉到凶手,受害者身份自然就知道了。

  “那他们——”女官看向满头大汗翻找墙土的二人。

  仵作解释道:“右手指骨没有被破坏,由此推测死者当时握在手中之物很大概率没被取走,血肉腐化后就可能落在这些墙土中。”

  这话才说不久,翻找墙土的一名年轻人就兴奋喊道:“有发现!”

  “呈上来!”推官吩咐道。

  “大人请看。”年轻人摊开手,掌心处是一枚小小铃铛。

  女官看到铃铛神色一变,厉声道:“拿过来!”

  年轻人看向推官,见推官微微点头,把铃铛呈到翠姑面前。

  女官劈手夺过,拿雪白的帕子用力擦拭铃铛上的泥污,等铃铛渐渐露出几分本色,立刻看向铃铛内壁。

  内壁不起眼的角落,刻着一轮满月。

  “是郡主!”女官脱口而出,已是泪流满面。

  推官一时没敢吭声。

  失踪三年的迎月郡主,骸骨竟然在东城这么一户民宅的墙壁里找到,他已经可以想象会引起怎样的轰动。

  女官缓了许久都无法冷静,颤声吩咐下去:“去棺材铺拉一口棺材来,把……把郡主的骸骨收殓好,带回长公主府。”

  想了想,女官又吩咐一人:“你立刻去清雅书院,告诉驸马郡主找到了……”

  永平长公主的夫君是曾名闻天下的才子杜念,现任清雅书院山长。

  夫妇二人原是令人羡慕的一对佳偶,只可惜迎月郡主失踪后长公主对杜念有了心结,从此杜念便长住书院。

  女官情愿过后被斥责,也不忍让主子独自面对如此惨痛。

  上好的一口棺被抬进院中,又默默抬出。

  女官命两名护卫留守此处,脚步沉重随棺远去。

  聚在外面看热闹的人久久未散,猜测着情况。

  快到晌午开宴的时间了,往年这个时候长公主已经离开,任由贵女们吃酒玩乐,现在却还在与冯大姑娘喝茶。

  面对这种反常众女已经懵了,不知哪个小声道:“怎么看也不像好奇吧。”

  能留冯大姑娘喝这么久的茶,长公主若真是因为好奇,那这好奇心也忒重了。

  永平长公主一直闭着眼没有说话,令她满意的是同在亭中的小姑娘亦不曾开口。

  对一位焦灼等待失踪爱女消息的母亲来说,此刻别说有人在耳边聒噪,就是那风吹花木的簌簌声响都令她心烦。

  熟悉的脚步声传来,永平长公主蓦地睁开眼,看着女官走进来。

  她的视线落在女官苍白的面上,一颗心拧紧:“如何?”

  女官下意识扫了冯橙一眼,低声道:“回禀殿下,确实在冯大姑娘所说的民宅墙壁中发现了一副骸骨——”

  永平长公主身子晃了一下,强撑着问:“还有什么发现?”

  女官咬着牙,缓缓摊开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