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春 第27章 再相见

小说:逢春 作者:冬天的柳叶 更新时间:2020-10-05 11:25:0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冯橙背向树干,淡淡道:“说吧。”

  薛繁山本有一肚子话对冯橙说,见她这般态度心一慌,脱口道:“橙橙,我不想退亲!”

  冯橙神色越发冷淡:“亲事已经退了,你再说这些有什么意思。薛繁山,我也有话对你说。”

  “你说!”

  “我们的亲事是父母做主,退亲也是长辈的决定,我一点都不怪你。”

  她与薛繁山,是真正快快乐乐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

  他曾爬树掏鸟蛋烤熟了与她分享,也曾采了野花编成花环戴在她头上。

  所有年少时能经历的趣事,他们都一同经历过。

  对这样一个人,她怎么可能去恨。

  薛繁山的眼睛在听到冯橙的话后亮了起来,像是星子在闪烁:“橙橙,你不怪我太好了!”

  望着喜不自禁的少年,冯橙攥了攥拳,认真道:“我虽不怪你,但亲事已退,覆水难收,以后我们不要见面了。”

  薛繁山急了:“我不答应!橙橙,你等等我,我一定会说服我母亲的!”

  “伯母不会答应的。”

  少女笃定的语气令薛繁山一窒,神色一下子颓丧。

  比起冯橙,他当然更了解自己的母亲。

  可很快少年又打起了精神,望着少女目光灼灼:“橙橙,不如我们私奔吧!”

  正听得入神的陆玄神色有些古怪。

  难道现在私奔这么流行了?

  少年目光透过繁茂枝叶,落在少女面上。

  那张莹白的脸瞬间染上红霞,眼神闪着怒火:“薛繁山!”

  冯橙是真的怒了。

  私奔,私奔,她前后两辈子难道就和这两个字绑定了?

  薛繁山一见冯橙恼了,手足无措:“橙橙,你别生气,那咱们不私奔了,不私奔!”

  冯橙瞧着少年语无伦次的样子骂不下去了,缓了缓心情,认真道:“薛繁山,你也长大了,不要无理取闹。”

  少年怔怔反驳:“可我才十六岁,离加冠还有四年呢。”

  在大魏,男子二十加冠才算成年。

  如果不能与橙橙在一起,他情愿不要长大。

  想到这里,少年红了眼圈,目露祈求问:“橙橙,如果家中大人改了主意,我们还在一起好不好?”

  冯橙拢了拢拳,面上没有半点犹豫:“不好。”

  她还记得薛府迎亲那日的热闹。

  她蹲在树上,亲眼瞧着身穿喜服、头戴红花的薛繁山骑着高头大马去接新娘。

  尽管这些事现在还未发生,却在她的记忆里深刻存在着。

  她不能接受打上别的女子烙印的男人,亦不能抢夺属于别人的姻缘。

  “橙橙——”

  冯橙冷了脸:“薛繁山,你若还念着我们这么多年的交情,过去的事就不要再提了。”

  薛繁山张张嘴,满心不情愿。

  可从小一起长大他还是知道的,橙橙平时性子软,一旦打定主意却很难更改。

  少年低了头,垂头丧气道:“那我听你的,以前的事不提了。”

  冯橙语气软下来:“那你赶紧回府吧,以后别来找我了。”

  “知道了。”薛繁山恋恋不舍看她一眼,一步步往薛府走去。

  薛府与尚书府相邻,少年走得再磨蹭,还是进了家门。

  冯橙见薛繁山没有闹出别的事,收回目光转身欲走。

  一道黑影从天而降。

  冯橙顾不得看清掉下来的是什么,箭步躲到树后。

  她这反应反倒让从树上跳下的陆玄愣了愣。

  不远处一直盯着这里的小鱼冲过来,警惕瞪着他。

  陆玄眯了眯眼。

  小丫鬟散发出的杀气,他自然感觉到了。

  冯大姑娘身边还有这样的人?

  他面无表情看了刚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窜到树后的少女一眼。

  冯橙见是陆玄,从树后走出来。

  陆玄无视死死盯着他的小鱼,淡淡道:“冯大姑娘,要不要聊聊?”

  虽是征询的语气,却透着不容置喙。

  冯橙点了点头。

  陆玄是个不达目的不罢休的,她现在拒绝,以后只会有更多麻烦。

  何况能与陆玄熟悉起来是好事,将来她还想拦着他别作死呢。

  皇上被雷劈死这种意外怪不了谁,可不能杀太子啊。

  “小鱼,我与陆公子有话说,你还是去那里等我。”

  听了冯橙的吩咐,小鱼却没有动,目不转睛盯着陆玄道:“他身手很好。”

  好到令她汗毛竖起,不敢妄动。

  “陆公子是个好人,你不必担心。”

  小鱼依然没有动。

  陆玄不耐烦了,伸手向小鱼抓去。

  小鱼虽感受到了威胁,却半步不退。

  二人很快打到一起,动静不大,动作却快得令人眼花缭乱。

  冯橙刚开始还想拦,最后颇有自知之明躲到树后观战。

  好在没过多久胜负揭晓,陆玄制住小鱼,寻觅少女身影。

  人呢?

  冯橙再次从树后走出来。

  少年捏着竭力挣扎的小丫鬟,冷笑道:“这种不听话只会添乱的丫鬟,要来何用?”

  冯橙看小鱼一眼,没吭声。

  有小鱼在身边,对她的安全大有好处,但指使不动确实令人头疼。

  但这其实怪不了小鱼,小鱼效忠的主人本就不是她。

  小鱼听了陆玄的讥讽,怒瞪着他。

  “怎么,不服气?”陆玄挑眉,指指冯橙,“刚刚你主子让你一边去,你非要与我硬碰硬。那你可想过,原本我可能与你主子说几句话就算了,却因你的挑衅令我心生恼火干脆伤了她,那你究竟是保护她还是害她?”

  小鱼一愣,表情茫然。

  她生来木讷,不喜语,相伴最多的不是人,而是刀枪棍棒。

  翠姑叮嘱她以后的任务就是保证冯大姑娘的安全,她做错了吗?

  冯橙这时终于开口:“小鱼,我有判断力,如果有人能威胁到我的安全,我肯定不会支开你。而陆公子——”

  她看了黑衣少年一眼,道:“陆公子心地善良、怜贫惜弱、急公好义,肯定不会伤害我。你现在去那边等我,不要给我添麻烦了。”

  小鱼咬了咬唇,随着制伏她的人松开手,默默向尚书府的方向走去。

  陆玄定定望着面前的少女,心情复杂。

  心地善良、怜贫惜弱、急公好义,这说的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