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春 第31章 讹诈

小说:逢春 作者:冬天的柳叶 更新时间:2020-10-05 11:25:0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男子掩上门,忙跟上去,小心翼翼问道:“您是——”

  江湖卖艺的少不了眉眼灵活,一眼便看出走进来的少年不简单。

  陆玄没有理会男子的话,环视院中。

  巴掌大的院子堆满了杂物,一只猴儿卷着尾巴挂在木架上,正目光炯炯看过来。

  陆玄打量那只猴儿片刻,这才看向男子:“前两日官府找过你吧?”

  “啊,是。”

  “我是刑部的,再来问问那日的事。”

  男子仔细看陆玄一眼,面露狐疑。

  少年看起来不过十六七岁模样,眉眼间青涩未褪,说是官府中人实在令人难以信服。

  “怎么,不信?”陆玄挑眉。

  男子被那锐利的目光笼罩,头皮发麻,忙笑道:“大人有话尽管问。”

  看这少年气质衣着都不是寻常人,对他这种活在最底层的来说,信与不信又有什么重要呢。

  重要的是惹不起啊!

  男子心中发苦,面上陪着笑。

  照着他的想法,那日之后就该立刻远走高飞,避避风头才是。可给他银钱的那人特意叮嘱过,要他如往常一样,不许露出反常。

  现在可好,被官府叫去问了一回话,如今又有人找上门来。

  让男子还算心安的是那些官差对他并没有起疑心,再熬一段时日把房子一退就自由了。

  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不难应付。

  男子定了定神,越发镇定。

  “那日你养的猴儿扑向人群引起骚乱,你把当时情景再给我仔细说说。”

  “当时……”男子说起来。

  陆玄静静听着,与从官吏那里了解的情况没有出入。

  “大人,事情就是这样。小民真的没想到因为小畜生一时失控惹出这样的乱子——”男子微躬着身,脸上内疚与恐慌交织。

  倒挂在木架上的猴子突然唧唧叫起来。

  男子一瞪眼:“吵着贵人看我不剥了你的皮!”

  “唧唧!”猴子叫着窜上墙头。

  男子没再理会猴子,赔笑看着陆玄。

  “你的猴儿养了几年了?”陆玄问。

  “有七八年了。”

  “驯了这么久的猴子,怎么还会出乱子?”陆玄再问。

  男子心头一紧,尴尬笑着:“养再久到底只是个小畜生,总不可能像人一样懂事听话,您说是不?”

  陆玄微微点头,淡淡道:“这次先这样,回头若有需要,再来叨扰。”

  男子暗松口气:“大人慢走。”

  一直把人送出门外,直到看不见少年身影,男子这才关上门。

  “二皮——”不见猴子踪影,男子随便喊了一声便置之不理。

  猴子是养熟的,平时并不拴上,时而会跑出去自己寻东西吃,倒是省了口粮。

  灰暗的巷中很快又出现了那道玄色身影。

  “咚咚咚。”敲门声再次响起,这一次敲的却是另一道门。

  开门的是个四十来岁的妇人,扶着门框警惕看着门外少年:“你找谁?”

  黑衣少年浅浅一笑:“大娘,请您帮个忙。”

  妇人被这一笑晃得眼晕,还没反应过来,手中就被塞了一块碎银,

  不多时,妇人气势汹汹去砸门:“耍猴的,你给我出来!”

  男子打开门,看着叉腰瞪眼的妇人一头雾水:“有事吗?”

  妇人上下打量他一眼,一脸凶横问:“你就是前两日住进来的耍猴的?”

  男子暗暗皱眉,嘴上还算客气:“是的,大姐有事?”

  “是就行了。”妇人用手把门一撑,“赔钱吧!”

  男子听愣了:“赔钱?”

  妇人冷笑:“你养的猴儿跑到我家捣蛋,把我家的几只鸡崽儿丢到水缸里淹死了。我告诉你,今日你要是不赔钱,咱们没完!”

  男子一听险些跳脚:“不可能!”

  妇人一瞪眼:“你还想赖账?”

  “我没想赖账,只是你说我养的猴儿把你家鸡崽儿淹死了,有什么证据?”男子第一反应就是不信,还算冷静问道。

  他养了七八年的猴儿自然了解,从不会干这种给他惹麻烦的事。

  妇人呸了一声:“还需要证据?这么多年四邻八舍相安无事,怎么你才住进来没两日,我家养的鸡崽儿就出事了?不是你养的猴儿干的,别人还能翻墙跑我家来做这种无聊事?”

  “大姐,事情可不是这么说——”

  妇人挺着胸脯逼近:“我告诉你,今日你要是不赔钱,咱们没完!”

  男子连连后退,暗暗叫苦。

  他讨生活见的人多了,最难缠的就是这种泼妇。

  这么一想,便不想惹事了。

  “大姐你说赔多少?”

  妇人伸出两根手指。

  “二十文?”男子皱眉。

  几只小鸡仔竟要二十文,这明显是讹人!

  不过看看一脸凶相的妇人,再想想前些日子得来的好处,男子不欲多事,忍气道:“行吧。”

  “二十文?”妇人声音拔高,斜睨着男子,“二十文就能换回我宝贝鸡崽儿的命?你知不知道那几只小鸡仔被我养得多壮实?它们以后长成母鸡一天至少下两个蛋。鸡蛋再孵出小鸡,小鸡再变成母鸡……”

  妇人越说越心疼:“亲娘啊,这么一算可是剜我的心啊!”

  “大姐觉得该赔多少钱?”男子咬牙挤出这句话。

  妇人再次伸出两根手指,险些戳上男子鼻孔:“二两银子,少一个铜板都不行!”

  “二两银子?”男子脸色大变,“几只鸡崽儿要二两银子,你怎么不去抢?”

  妇人啐了一口:“我为什么要抢?抢劫要杀头的!你的猴儿祸害了我的鸡崽儿,赔钱天经地义,就是闹到官老爷面前我也有理!”

  男子忍无可忍,冷笑一声:“大姐家的鸡崽儿怎么死的还是找找别的原因吧,与我无关!”

  “怎么,那猴儿不是你养的?”

  “是我养的不错,但我养了七八年的猴儿比七八岁的孩子还懂事,让它往东就往东,让它往西就往西,不可能去祸害你家鸡崽儿!”

  “一个畜生还能比人听话?”

  “猴子最有灵性,驯好了当然比人听话。”男子语气笃定。

  若是二十文也就罢了,竟然狮子大开口要二两银子,无论如何都不能被这黑心肝的妇人讹上!

  “比人还听话?”巷中响起少年冷清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