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春 第34章 约定

小说:逢春 作者:冬天的柳叶 更新时间:2020-10-05 11:25:0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陆玄说着话,目光不离少女面上。

  冯橙垂眸沉默了片刻,轻声道:“我也怀疑过。”

  对世人来说,姻亲算是最亲近的亲戚,承认外祖家害她需要勇气。要知道当出嫁女的子女与家里人发生纠纷,舅父是能替孩子出头的。

  听她如此说,陆玄没了顾虑,问道:“冯大姑娘回来后可见过你那位表姐?”

  冯橙摇头:“还没见过。”

  陆玄抿了口茶,道:“还是尽快见一见。就算你表姐有问题,这件事也不是她一个女孩子能办成的。”

  到现在事情已经很明朗,有人暗中对冯大姑娘与二弟出手,制造他们私奔的假象,从而算计国公府与礼部尚书府交恶。

  二弟的失踪至今毫无线索,倒是冯大姑娘这边有些端倪,这也是他急着来见她的原因。

  听了陆玄的话,冯橙沉默了。

  陆玄说得对,就算设计她出现在那里的是表姐,真正与幕后凶手打交道的定然另有其人。

  那应该是尤府的长辈。

  想到这个答案,冯橙心里针扎般疼。

  “冯大姑娘,能不能说说你外祖家情况?”

  冯橙抿了抿唇,微微点头。

  “我外祖父早逝,外祖母拉扯着一双儿女长大。现在尤府主人有我外祖母、舅舅、舅母、表哥与表姐……”

  陆玄静静听冯橙讲着尤府情况,问道:“你觉得最能打动你外祖母、舅舅、舅母的是什么?”

  冯橙愣了一下。

  少年语气淡淡:“能对外孙女下手,终归不是小利。”

  冯橙陷入了回忆。

  本来这场阴谋是成功了的,既然外祖家参与其中,那最大的改变是什么呢?

  最大的且是好的转变——冯橙认真想着,颤了颤眼帘。

  她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表哥中举。

  今年正是三年一次的秋闱之年,再过上几个月表哥下场,让尤府迎来一件天大喜事。

  十年寒窗苦,能金榜题名者寥寥,对任何一家来说出了个举子都是大喜事,而对尤府来说尤甚。

  她印象里表哥资质平平,别说在十七岁的年纪中举,就是三十七岁中举都算出人意料。

  说白了,表哥就是止于秀才的水平。

  可偏偏表哥桂榜有名,而才名远播的兄长却因为母亲的死失去了科考资格。

  这样出乎意料的发展,足以令她印象深刻。

  那表哥中举与现在的事有关,还是单纯的撞大运呢?

  冯橙不能肯定。

  “想不出么?”见她久久不语,陆玄问。

  他是不是有些强人所难了?

  少年暗暗寻思。

  灯光下,少女巴掌大的脸苍白如雪,显出几分可怜。

  少年难得起了几分内疚,张口道:“要是想不出就算了,我再查查看。”

  冯橙回神,虽不能肯定,却不想放过任何可能:“若说最能打动外祖母他们的,应当是功名。”

  “功名?”

  “对。我外祖父与我祖父是同科进士,脾气相投,才有了我父母的亲事。祖父出身寒门,论家境比外祖家还差一些,后来仕途顺利连连高升,外祖父却英年早逝,导致尤府家道衰落。对外祖母来说,她最盼着舅舅金榜题名,光耀门楣。”

  “那你舅舅——”

  冯橙苦笑:“舅舅连秀才都没考中,外祖母便把希望放在了表哥身上。可惜表哥也资质平平,为此外祖母没少烦心。”

  陆玄默默听着,手指微扣轻敲桌面。

  一对同年成为了儿女亲家,眼睁睁看着亲家公平步青云成为六部尚书,而自家因为顶梁柱早逝家道衰落,越差越远。

  而明明一开始二人一样,甚至尤家更能助力。

  对尤老夫人来说,期待子孙成才恐怕成了执念。

  其实不说尤家这种情况,放到任何人家,谁不期待儿孙鱼跃龙门呢。

  “我回头会从这方面着手查一查。不过为了调查不走错方向,冯大姑娘还是尽快与你表姐见一面,试探一下她的反应。”

  冯橙想了想,道:“要试探我表姐的反应,还要陆大公子帮个忙。”

  “你说。”

  敞开的窗进了风,吃饱了小鱼干的花猫懒洋洋摆着尾巴。

  二人说完正事,屋中一时静下来。

  陆玄扫了一眼来福,笑道:“几日工夫,这猫儿胖了不少。”

  花猫斜他一眼,大摇大摆走了。

  陆玄起身:“今日打扰了。”

  见他要走,冯橙忍不住道:“陆大公子,我们要不要定一下以后如何碰面?”

  陆玄后知后觉点点头:“冯大姑娘说得对,是该定一下。”

  爬尚书府墙头不是长久之计。

  “我看贵府门外有一株柳树长得不错,以后我若有事找你,便命人悄悄在那柳树枝上系一条绿带。你每日上午打发人去看一眼,若见到绿带,就在隔街的清心茶馆碰面。你若有事也如此做,我同样会安排人每日上午来看一看。冯大姑娘觉得这样如何?”

  冯橙仔细想了想,提出疑义:“这个法子有隐患。若有人盯着我发现端倪,效仿你系了绿带哄我去茶馆怎么办?”

  “短时间内应当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长久来看,等查出二弟下落,他还见冯大姑娘干什么。

  不过既然对方担心,谨慎一些更好。

  “我们约定好绿带上的特殊标记。你的人拿回绿带后,你亲眼确定过绿带上的标记再去茶馆。”

  冯橙点点头,又提出疑义:“万一有急事呢?”

  陆玄嘴角微抽:“我若有急事就翻墙。你若有急事,直接以朋友的身份打发人去安国公府送信就是。”

  听陆玄报出一个人名,冯橙默默记下。

  “没别的事了吧?”

  冯橙眨眨眼:“还有一个问题。”

  “你说。”

  “现在那株柳树枝繁叶茂,系上绿带不惹眼,等秋日柳树叶子掉光了怎么办?”

  处变不惊的少年神色一瞬扭曲。

  这丫头怎么有这么多稀奇古怪的问题!

  可对方还微睁着一双清亮的眸子,认真等着他回答。

  少年忍无可忍,咬牙道:“到柳树叶子掉光还有小半年时间,那时或许早已查明一切,我们应该不用见面了。”

  不见面?

  冯橙深深看了少年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