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春 第39章 套话

小说:逢春 作者:冬天的柳叶 更新时间:2020-10-05 11:25:0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这个时候尤大舅已经喝高了,一听对方提起儿子,立刻来了兴头,大着舌头谦虚着:“就是让他下……下场试试。”

  “令郎多大了?”

  “十七。”

  “才十七啊,那是不能给孩子太大压力,下场积累一下经验也好。”

  尤大舅醉眼扫对方一眼,莫名觉得不太痛快,因为喝多了,又想不出原因。

  既然不痛快,那肯定要喝酒。

  尤大舅又灌了一杯酒。

  朱姓男子呼着酒气,笑道:“科考可不是容易的事,那是千军万马走独木桥,十七岁想中举,除非是天纵奇才……”

  尤大舅喷着酒气反驳:“也,也有小小年纪中举的,还有当状元的呢!”

  朱姓男子连连摇头:“尤兄啊,那是别人家的孩子,咱都是普通人,孩子什么资质心里能没数吗?不能喝了几口酒就白日做梦——”

  “谁白日做梦了!”尤大舅眼一瞪,成功被激将,“我儿子今年肯定能金榜题名!”

  “呵呵呵,尤兄真是喝高了,来来来,咱还是接着喝。”朱姓男子又给尤大舅倒了一杯酒。

  尤大舅一口干了,仍不服气:“你不信?”

  朱姓男子嘬了一口酒:“除了那些下凡的文曲星,有谁能拍着胸脯保证一定金榜题名?除非——”

  “除非什么?”尤大舅已经喝得脑子转不过弯,顺口问。

  朱姓男子扫一眼左右。

  光线微暗的酒馆中,三两桌酒客正在高声谈笑,推杯交盏,无人留意角落这桌的对话。

  “除非打通了关节。”朱姓男子顺势给尤大舅斟了一杯酒,“一般人可没这个能耐啊。”

  他看着尤大舅,神色难掩轻视:“我听说尤兄家境寻常——”

  喝高的人最听不得这个,尤大舅喝得通红的眼一瞪:“你怎么知道我没门路?”

  朱姓男子头往前一探,满脸热切:“尤兄莫非认识贵人?”

  残存的理智让尤大舅只是动了动嘴角,没吭声。

  朱姓男子脸上的热切立刻转为鄙夷:“尤兄,咱们也是好朋友了,在朋友面前没必要打肿脸充胖子。”

  “翰林院的戚大人——”尤大舅脱口说了半截话,身子一晃趴到了桌子上。

  很快就响起鼾声。

  朱姓男子一愣,伸手推了推:“尤兄,尤兄——”

  回应他的,是更响亮的呼噜声。

  朱姓男子暗叹口气。

  看来是灌太多了。

  凭经验这样倒有个好处,等酒醒了完全记不起来当时说过什么。

  见叫不醒人,朱姓男子喊来一个伙计:“我这朋友喝高了,能不能劳烦小哥帮我把人送回家去?”

  说着话,一角银子塞进伙计手中。

  伙计原本的拒绝立刻转为热情:“没问题,这是咱们酒馆的熟客了,家离得不远,保证给您平安送到家。”

  朱姓男子拱拱手:“那就有劳了。我朋友喝这么醉,我这怪不好意思送的——”

  伙计忙点头:“我懂,我懂。”

  两个朋友一起喝酒,一个喝得烂醉如泥回家,另一个定会被人家家里怪罪。

  他这种酒馆伙计就无所谓了。

  朱姓男子与伙计一起出了酒馆,送上几步路,把一位朋友的情谊适当表现出来,这才离去。

  天空渐渐堆积出厚重云山,仿佛随时有雨来。

  三日不曾回家的陆玄刚进家门把牵马绳交给下人,成国公世子夫人方氏便得到了消息。

  少年还没来得及洗去一身风尘,华璋苑那边就来了人请:“大公子,夫人请您过去。”

  陆玄低声交代来喜:“让白六去书房等我。”

  说罢,他便随华璋苑的人往外走。

  “公子,您还没喝水呢——”来喜喊了一声,见人已走远,长长叹口气。

  三日前公子得了一点关于二公子的线索,立刻快马加鞭赶去平城。

  这一去一回可不轻松,谁知进了家门连口水都没来得及喝,就被夫人叫去了。

  二公子失踪了夫人焦急,可也要心疼一下公子啊。

  “母亲找我。”

  方氏目光灼灼盯着陆玄:“可有你二弟的消息?”

  陆玄微微摇头:“没查到。”

  “你不是得了消息去了平城!”

  陆玄垂眸,不去看方氏因为失望显得有些扭曲的表情:“消息有误,平城没有找到与二弟有关的线索。”

  “那不是白白耽误了时间!”方氏用力咬唇,望着陆玄的眼里满是失望。

  她知道长子这些日子为了寻找墨儿已经很累了,可她没办法不急、不怨。

  墨儿已经失踪半个月了,久得令她绝望。

  每个夜里的辗转难眠,胡思乱想,都让她在见到这张与墨儿一模一样的脸时无法保持心平气和。

  “玄儿,你祖父上了年纪,父亲不管事,找你弟弟就全靠你了,你知不知道!”

  少年干裂的唇翕动,吐出几个字:“儿子知道。”

  “好了,你回去吧。”

  “儿子告退。”

  陆玄离开华璋苑回到住处,来喜迎上来:“公子,喝水。”

  陆玄伸手接过,仰头大口大口喝着。

  “白六到了么?”

  “在书房等您呢。”来喜把喝空的水杯接过,见陆玄要往书房去,忙拦着,“公子,您还是先洗漱一下吧。”

  “你先命人准备热水。”

  陆玄快步走进书房,等在里面的男子立刻行礼:“见过公子。”

  陆玄坐下来,开门见山问:“套出话了么?”

  原来这个白六就是那位朱姓男子,只不过样貌、音色、打扮都有所变化,若是在大街上与见过朱姓男子的人遇到,不必担心被认出来。

  听冯橙说舅舅好酒,陆玄便设了这个局。

  酒后失,贪杯误事,这些话都是有道理的。

  如果运气不错,就能得到自己想知道的,还不会惊动背后之人。

  “回禀公子,那人酒后提到了翰林院戚大人,可惜说了这么一句,就醉得不省人事了。”

  陆玄微敛墨眉,淡淡道:“有这一句就不错。你退下吧,暂时少出去。”

  等白六离去,陆玄抬脚去了浴室。

  热水早已准备好了,见陆玄进来,来喜十分有眼色退了出去。

  陆玄利落脱下衣裳,迈入水汽缭绕的木桶。

  身体沉入热气腾腾的水中,昼夜兼程的疲惫稍稍缓解,少年放松舒了口气。

  冯大姑娘的祖父冯尚书,兼任翰林院掌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