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春 第40章 同食

小说:逢春 作者:冬天的柳叶 更新时间:2020-10-05 11:25:0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礼部尚书兼任翰林掌院也算是当朝惯例,一般并不真的管事。

  但既然查到翰林院那里,就有必要先和冯大姑娘通个气。

  陆玄洗完跨出木桶,拿起来喜早早放在一边的雪白软巾把身上水珠拭去,换上一身干净中衣。

  门拉开,一股凉风吹进来。

  守在外面的来喜忙上前:“公子洗好了。”

  “去给我拿一套外出的衣裳。”

  来喜一愣:“公子还要出去?”

  陆玄扫他一眼,微微点头。

  来喜手脚麻利取来一套黑衣服侍陆玄换上,嘴上碎碎念个不停:“您才回来,好歹歇一歇再出去啊,这样身体怎么受得住……”

  “什么时辰了?”陆玄穿好衣裳,突然问起。

  “啊,快到酉时了。”

  还不到酉时?

  陆玄走至窗前,向外看去。

  窗外乌云低垂,天色黑沉,似是提前入了夜,亦似他连日来的心情。

  这些日子国公府一直没闲着,倾尽全力追查二弟下落,却毫无结果。

  二弟仿佛凭空消失了。

  这让他有了不好的预感:二弟可能不在了。

  人活着,总会留下蛛丝马迹;若是死了,就难找了。

  比如冯大姑娘,如果他不是恰好在那一刻发现了昏迷的她,谁会知道堂堂尚书府的大姑娘躺在荒郊野岭近人高的草木中悄然死去了呢。

  早一刻,二弟生还的希望或许就大一分。

  陆玄大步向外走去。

  此时的晚秋居,刚刚摆好晚膳。

  自从长公主府的赏花宴带了小鱼回来,晚秋居的晚膳就悄悄好了起来。

  为此,白露没少冷笑。

  咚咚咚。

  有节奏的敲窗声响起。

  白露听着这熟悉的敲窗声猛然想到什么,一把拉住小鱼:“小鱼,我忽然想起给你新裁的衣发下来了,你随我去拿吧。”

  小鱼纹丝不动,盯着窗子道:“有人敲窗。

  白露见拽不动人,不由去看冯橙。

  在她心里,对这个才来到姑娘身边的丫鬟可没什么信任,要是让小鱼看到黑灯瞎火有男人翻窗来找姑娘——

  天哪,完全不敢想!

  “去开窗。”冯橙放下筷子,冲白露抬抬下颏。

  白露担忧看了小鱼一眼,快步跑去耳房提来一壶开水。

  窗子被打开了,外面墨色浓重,凉风瞬间灌进来。

  窗外黑衣少年视线落在白露手中的开水壶上,沉默着看向屋中少女。

  “白露,去给陆大公子倒茶。”冯橙站起身来。

  “嗳。”白露应了一声,提着水壶转了身。

  陆玄利落跳进来,把窗子关好。

  “小鱼,你去门口守着,莫要别人进来。”

  小鱼犹豫一下,默默退出去。

  “你这个丫鬟倒是懂得听话了。”陆玄走过来,笑着对冯橙道。

  另一个丫鬟有些不懂事,都第二回了,还提着开水壶。

  “陆大公子怎么这时候过来了?”随着少年走近,冯橙嗅到淡淡的皂香。

  这是刚沐浴过?

  她下意识扫向陆玄的头发,果然见散落的一缕发丝犹带着湿气。

  来见她……还要洗澡?

  闪过这个念头,冯橙看向少年的眼神多了几分古怪。

  陆玄被那古怪的眼神盯得皱眉:“看什么?”

  “就是挺意外陆大公子会来。”

  商量好的大柳树一次还没用上,翻窗倒是勤快。

  “在吃饭?”陆玄扫了一眼饭桌,这一扫,目光就忘了移开。

  一碟酥肉、一碟雪菜黄鱼、一碟鲜蘑菜心,青瓷碗中盛的是酸笋老鸭汤,白瓷碗中装的是香米饭。

  一旁椅子上蹲着一只花猫,正有滋有味吃着小鱼干。

  陆玄这几日都没怎么休息,吃饭更是应付,如今饥肠辘辘,看着这色香味俱全的饭食就有些难受了。

  早知道先用了饭再来。

  冯橙见陆玄盯着她晚饭看,客气问一句:“陆大公子用晚饭了么?要不要吃一点儿?”

  “那吃完再说。”陆玄顺势坐下来。

  冯橙呆了呆。

  这种客气话大魏人都挂在嘴边的,她真的只是客套一下而已。

  见她没反应,少年淡淡瞥了一眼。

  冯橙回神,把没用过的筷子递过去,再把还没来得及碰的香米饭也推过去。

  “冯大姑娘不吃?”

  冯橙笑笑:“天气闷热,本来就没什么胃口,我吃菜就够了。”

  陆玄不是啰嗦的人,见她这么说,埋头吃起来。

  端着茶水进来的白露见到这情景险些把热茶泼了,晕乎乎把茶水奉上,又晕乎乎退下。

  见守在外间门口的小鱼神色如常,白露低声问:“小鱼,你不吃惊?”

  小鱼茫然:“吃惊什么?”

  “有外人翻窗来找姑娘,还吃姑娘的晚饭——”

  “姑娘有危险?”

  白露被问愣了,迟疑着:“没有吧。”

  姑娘说陆大公子是她的救命恩人,那肯定不会有危险。

  小鱼纳闷看了白露一眼,意思很明白:没危险你还操心什么?

  白露身子往墙壁上一靠,陷入了沉思。

  突然有点怀疑怎样当好一个合格的大丫鬟了。

  陆玄风卷残云填饱肚子,几口热茶入腹,登时觉得舒坦了,雪玉般的面庞染上几分暖意。

  “陆大公子出门了?”冯橙捧着茶盏,问了一句。

  “嗯,去了一趟平城。”

  冯橙心头微动,斟酌问道:“有令弟的消息了?”

  她当来福的时候,陆玄为了寻找陆墨没少奔波,整个人瘦了一圈。

  然而找了那么久却始终没找到。

  一个人如果悄无声息死在某个角落里,甚至被有意掩埋,谁能找到呢。

  她知道眼前的少年注定徒劳,却什么都不能说。

  那时候,陆玄每一次失望而归,听完成国公世子夫人的埋怨便会抓一把小鱼干耐心喂猫。

  陆玄沉默了一瞬,道:“还没有。我来找冯大姑娘,是你舅舅那边问出了情况。”

  “问到了什么?”

  陆玄把情况说了,定定看着冯橙:“如果冯尚书知道你外祖家这般算计尚书府,令慈恐怕会处境艰难。冯大姑娘有什么想法?”

  冯橙垂眸沉默许久,一字字道:“做了恶事的人若得不到惩罚,是对无辜者最大的不公!”

  母亲她会保护,但舅舅一家对她犯下的罪,绝不能这么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