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春 第42章 冯大姑娘可能暗恋我

小说:逢春 作者:冬天的柳叶 更新时间:2020-10-05 11:25:0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是她的回来让陆玄改变了想法?

  原本她与陆墨一同失踪,在私奔的流笼罩下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对冯、陆两家来说还是有个念想在。

  而现在,陆玄清楚知道她的遭遇,反而明白了陆墨的处境。

  一时间,冯橙不知道是该为陆玄难过,还是松口气。

  陆玄微微眯眼。

  这丫头是在同情他?

  “走了。”陆玄撂下一句话,起身离开。

  走到街上,他鬼使神差抬眸看了一眼。

  茶馆二楼临街的那道窗,冯大姑娘果然正目不转睛看向这边。

  少年立刻收回视线,心中涌出一个念头:冯大姑娘莫非暗暗倾慕他?

  冯橙托腮望着窗外,发现陆玄突然加快脚步很快消失在拐角,慢悠悠下了楼往尚书府走去。

  尚书府门外停靠着一辆翠帷马车,冯橙脚步微顿,仔细看一眼。

  这好像是永平长公主府的马车。

  走到门口,门人老王赶紧道:“大姑娘,长公主府来人了。”

  尚书府上下都知道大姑娘得了永平长公主青眼,如今长公主府来人,肯定与大姑娘有关系。

  “知道了,多谢王伯。”

  冯橙随口道了谢,不疾不徐往里走,迎面撞见胡嬷嬷。

  “哎呦,我的大姑娘,您这是去哪了,老夫人急着找您呢!”

  冯橙眼波往胡嬷嬷面上一转,胡嬷嬷脸上的急切登时凝滞。

  被那只该死的野猫挠花的脸,印子才下去没多久,如今面对大姑娘莫名有点紧张。

  “祖母急着找我做什么?”冯橙一边往长宁堂的方向走,一边问。

  “长公主府来人,请您过去玩。”胡嬷嬷这般说着,越发不敢大意。

  大姑娘这是走了什么狗屎运,一次赏花宴得了长公主青眼就罢了,今日长公主府居然特意打发人来接大姑娘去玩。

  “哦。”冯橙表示知道了,依然不紧不慢走着。

  胡嬷嬷忍不住催促:“大姑娘,您快点吧。”

  冯橙横她一眼,淡淡道:“祖母不是教导过行举止要有规矩,急慌慌像什么样子?”

  胡嬷嬷被噎得想翻白眼。

  大姑娘现在说行举止要有规矩了,那日诬赖她一个老婆子摸她的胸,又怎么说?

  冯橙才走到长宁堂门口,丫鬟立刻禀报:“大姑娘来了!”

  屋内一静。

  牛老夫人看着脚步轻盈走进来的少女,眉头一皱:“怎么才来?”

  “出去玩才回。”

  牛老夫人面色微沉,碍于长公主府的女官在场,不好发作。

  胡嬷嬷更是目瞪口呆。

  当着长公主府女官的面,大姑娘说什么呢!

  冯橙神色自如向牛老夫人与女官问好。

  女官笑道:“殿下在牡丹园中赏花,突然想起了冯大姑娘,所以命我来贵府问一问大姑娘今日是否得闲。”

  “她一个小丫头没什么事。”怕冯橙乱说,牛老夫人忙道。

  女官却等着冯橙开口,眼神意味深长。

  “祖母说得是,我今日很闲。”

  女官露出笑意:“冯大姑娘没事的话,愿不愿意去陪一陪殿下?”

  牛老夫人紧紧盯着冯橙,唯恐她来一句不去。

  自从大孙女回来,说不出来哪里不对,可那种脱离掌控的感觉不会骗她。

  “能陪殿下是臣女的荣幸。”

  女官颔首:“那就请冯大姑娘随我走吧。尚书夫人,您看——”

  牛老夫人自然求之不得,不忘叮嘱冯橙:“到了长公主府要规规矩矩,不得给长公主添麻烦。”

  女官笑道:“尚书夫人放心,大姑娘是个懂事的孩子,我们殿下很喜欢她。”

  牛老夫人暗暗心惊,等女官带着冯橙离去,一口接一口喝着茶水。

  活到这把年纪她竟有些糊涂了,长公主到底看中大丫头什么?

  长公主为何派女官来请,冯橙心中隐隐有数,特别是从坐进马车后女官收了笑,就更不难猜了。

  那对害死迎月郡主的男女,估计是有消息了。

  车厢内静了片刻,女官缓缓开口:“冯大姑娘,今日请你过去,是有事劳烦。”

  冯橙静静看着她。

  女官面色凝重,没了先前在长宁堂时客气的笑容:“冯大姑娘先前提到的那对拐子夫妇,今日出现在东城芝麻巷,如今人已经在长公主府。请冯大姑娘过去,就是认一下人。”

  怕小姑娘害怕,女官声音放柔:“只是躲在屏风后看一下,冯大姑娘不必担心。”

  冯橙点点头。

  这个时候长公主府的人心情都好不到哪里去,她自然不会多话惹人烦。

  女官见她安安静静,好感顿生。

  想到小郡主的死,想到那对该千刀万剐的夫妇,她现在确实没有哄小姑娘的心情。

  殿下更是如此。

  气氛沉闷了一阵子,长公主府便到了。

  “殿下,冯大姑娘到了。”

  冯橙微微抬眸,映入眼帘的是一道比赏花宴时更消瘦的身影。

  永平长公主一袭素衣宽松空荡,神色是令人压抑的平静。

  “冯大姑娘来了。”

  明明没有风,永平长公主一开口,悲凉便扑面而来。

  冯橙默默屈了屈膝。

  永平长公主起身走至她身边,声音沙哑:“随本宫来。”

  二人从一扇门进去,入眼是一排四季花开的屏风。

  永平长公主指了指屏风特意留出的缝隙,示意冯橙过去看。

  冯橙放轻脚步凑了过去。

  屏风内光线更好一些,也因此把捆绑在地上的一对男女瞧得分明。

  仔细看了好一阵,冯橙回到永平长公主面前,轻轻点头。

  永平长公主带着冯橙返回先前的花厅,目不转睛盯着她问:“冯大姑娘看清楚了?”

  “是他们。臣女当时很害怕,事后回想起他们的面容一片模糊,只记得男子右眼角有一道疤,今日一见却能肯定就是他们。”

  永平长公主沉默无。

  女官问道:“冯大姑娘当时没什么印象,如今能肯定么?”

  不是怀疑冯大姑娘,而是能不能确定这对男女身份太要紧。

  冯橙咬了咬唇,面色苍白:“一看到他们的脸,被恐惧掩埋的记忆就恢复了,那种害怕的感觉不会错。”

  永平长公主用力抓紧宽大衣袖,冲女官微微点头。

  女官心情沉重,对冯橙勉强露出个笑容:“今日多谢冯大姑娘了,等咱们府上无事了,再请冯大姑娘来玩。”

  送走冯橙,永平长公主提刀去了那间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