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春 第43章 审问

小说:逢春 作者:冬天的柳叶 更新时间:2020-10-05 11:25:0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听到脚步声,那对男女警惕看过来。

  闪着寒光的刀尖令他们面露恐惧,呜呜叫着。

  永平长公主抬了抬下颏,女官走过去取下塞着二人嘴巴的破布。

  “你们是什么人?”男人嘶声问。

  永平公主提着刀一步步走过去,居高临下盯着二人。

  二人手脚被缚着吃力往后退,看着永平长公主的眼神仿佛见到厉鬼。

  “说说吧,你们如何拐走的迎月。”空荡的室内响起幽幽声音。

  一袭素衣的永平长公主面无表情,仿佛一抹游魂。

  男人浑身发冷,哆嗦着道:“什么迎月,我们不认识——啊——”

  惨叫声响起,一只血淋淋的耳朵掉在地上。

  男人想去捂住耳朵,奈何手脚被绑着,疼得在地上打滚挣扎。

  永平长公主空洞幽深的眼神望向妇人,染着血的刀尖指向她:“你说。”

  简单两个字,却把妇人骇得魂飞魄散,一张脸青白交加:“我,我——”

  她说什么呀,一个不对耳朵就要掉了!

  “永平!”一声喊传来。

  杜念快步走过来,握住她持刀的手腕。

  “放开。”

  杜念没有松手。

  “我让你放开!”永平长公主手腕一翻挣脱那只手的束缚,刀尖对准丈夫,“杜念,不要以为本宫不会伤你。”

  杜念伸手落在永平长公主肩头,把她揽过去,也把那柄长刀揽入怀中。

  “永平,让我来问吧,你这样问不出来的。”

  永平长公主抱着沾血的刀不断颤抖,毫无反应。

  杜念却明白她这是默许了,举步走到妇人面前。

  “你们,你们到底是谁?”妇人颤着唇问。

  杜念没有理会妇人的疑问,盯着她缓缓开口:“三年前你们拐了一个小姑娘,她对你们说她是郡主,要你们放她回家。”

  妇人一愣,立刻否认:“我们夫妇从来老实巴交,怎么会做这种丧天良的事!”

  杜念弯腰捡起那只耳朵,放入妇人手中。

  妇人骇得尖叫一声,手一扬把耳朵甩了出去。

  可她手上已经沾了血,无论如何都甩不掉了。

  “内人性子急,再出刀就不是斩下一只耳朵了。”空荡的室内,温润如玉的男子说得平淡,却令妇人吓破了胆。

  原来,面对那些苦苦哀求的孩子时磨练出的冷硬,此刻并不能化为勇气。

  “你们听她说是郡主害怕了,于是杀人灭口——”杜念只要一想被封在墙中的女儿,便五内俱焚。

  他的声音听起来还是平静的:“如果我们没有查到这些,今日你们就不会在这里。现在我只想知道,当年你们是如何拐走她的。”

  妇人听杜念说出这些,彻底没了侥幸。

  连那个小姑娘说了什么话都知道,这些人太可怕了!

  “说!”杜念声嘶力竭吼道。

  当世大儒,君子如玉,旁人何曾见过杜念这般模样,就是永平长公主都望着眼睛通红的丈夫发愣。

  杜念却觉得自己要支撑不住了。

  三年来,他无数次想:女儿是怎么丢的?

  想得走火入魔,痛入骨髓,偏偏当着妻子的面只能不露声色。

  因为他知道,失去了孩子,谁能比母亲更痛呢?

  作为一个不合格的父亲与丈夫,他没资格把痛苦流露出来。

  妇人瑟瑟开了口:“那日我出门,打算物色一个合适的孩子,很快发现一个特别漂亮的小姑娘在街上徘徊。我过去问她,她说迷路了,我就借着送她回家的由头把她带回了芝麻巷……”

  杜念静静听完,一个字都不信:“你是说在芝麻巷附近遇到她?”

  “真的是出门不久就看到了。”妇人陷入了回忆,“那个小姑娘生得太好,我一眼就瞧见了。本以为会卖个好价钱,没想到她说自己是郡主——”

  “不可能!”杜念紧紧盯着妇人,“她是在清雅书院失踪的,清雅书院位于西城小青山下,怎么会在东城芝麻巷附近徘徊?”

  感受到危险,妇人忙叫起来:“小妇人真的不敢说谎啊,确实是在家附近瞧见的……”

  杜念皱眉,回身揽住永平长公主:“既然他们不见棺材不掉泪,那就命人先审审吧。咱们出去等,不要让他们污了你的眼。”

  永平长公主一动不动:“我就要看着。来人——”

  很快几名侍女拿着长鞭、拶子等刑具进来。

  妇人大惊:“你们这是滥用私刑——”

  永平长公主充耳不闻,定定看着她。

  很快一声声惨叫响起。

  不知过了多久,二人奄奄一息,口中不停重复着:“小民没有撒谎,真的是在东城遇见的……”

  永平长公主濒临崩溃,举刀欲砍。

  “永平,你冷静点!”

  永平长公主定定看着杜念:“你听到了么,他们到现在还不承认。”

  “永平,你先随我出来,我有话对你说。”杜念抓着她的手,把人拉出去。

  新鲜的空气冲淡了萦绕在鼻端的血腥味。

  杜念艰难吐了口气,在永平长公主面前又变为那个内敛的男人。

  再苦再难,他也要站着,这样妻子才不会倒下。

  妻子对他的恨,何尝不是一种支撑。

  他心甘情愿被她憎恨。

  “永平,他们只是寻常小民,受不住拷问,用刑后还是那么说,你应该明白意味着什么。”

  永平长公主眼帘微动。

  当年领兵出征,捉到敌军细作她也曾亲自审问过,自然明白经过训练的细作与寻常人的不同。

  那对黑心肝的男女没有再隐瞒。

  可女儿就算贪玩跑出书院,也不可能跑到东城来。

  这说明有人故意让灵儿进入拐子的视线,等拐子把人远远卖了,神不知鬼不觉实现灵儿的失踪。

  “永平,灵儿的失踪……可能是一场阴谋。”杜念望着苍白如纸的妻子,一字字道。

  灵儿在书院丢了后,当时来向他请教学问的学生因为自责变得沉默寡,学业一落千丈,后来退了学。

  如今想来,真的是因为自责吗?

  “永平,我们一起去查,一定把害灵儿的真凶找出来,好不好?”

  不知过了多久,永平公主轻轻点了点头。

  杜念蓦然红了眼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