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春 第47章 利欲熏心

小说:逢春 作者:冬天的柳叶 更新时间:2020-10-05 11:25:0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冯橙往摆在墙边的那张矮榻上一坐,懒懒吩咐:“把人提过来。”

  小厮开始还不明白“提”是个什么意思,等小鱼揪住他后边衣领把他拎到冯橙面前,便什么都懂了。

  “钱三是吧?”冯橙悠悠问。

  “是小的。”小厮心中直打鼓,“大姑娘,小的怎么会在这里?”

  冯橙没准备隐瞒,指了指小鱼:“哦,被我的丫鬟打晕了提过来的。”

  小厮一听“提”这个字,就觉头皮一紧。

  “大姑娘,小的没有冒犯您啊,您——”发现少女俏脸一沉,不知怎的,小厮后面的话就说不下去了。

  “没有冒犯我?”冯橙挑眉冷笑,“这是什么时辰?你一个外院的小厮出现在后花园,冒犯的岂止是我!”

  小厮一下子没了话说,连连磕头:“大姑娘饶命,大姑娘饶命,小的以后再也不敢了,就求大姑娘饶过小的这一次吧——”

  “行了!”冯橙不耐烦打断小厮的讨饶,“我没闲工夫看你装腔作势,便直接问吧,是谁指使你夜里去花园假山的?”

  小厮心中慌乱,眼珠转个不停想着该怎么说。

  “撒一句谎,我便让小鱼扎你一次。”冯橙说得没有丝毫烟火气,却那般自然。

  小厮暗暗攥拳,终于意识到这位大姑娘不是那种娇娇弱弱的正常闺秀。

  说一句慌就扎一针,催赌债的都没这么狠啊!

  人家是以威胁为主,可在大姑娘这里他才醒,就已经挨了两针了。

  小厮跪在地上,抬头看着随意坐在矮榻上的少女,犹豫着要不要死撑到底,忽见少女眉头一皱。

  “寻常针扎可能不行。”少女琢磨着,抬了抬白皙如玉的下巴,“小鱼,扎他下面。”

  小厮捂着下面腾地跳起来。

  小鱼抬脚把人踹翻,踩在小厮身上缓缓亮出长针。

  小厮骇得魂飞魄散:“小的说,小的说!”

  让小丫鬟拿针扎他下面——只要一想,就要昏过去了。

  大姑娘还是人吗?

  书房外,冯桃与白露正贴着耳朵听。

  听到这里二人对视一眼,各自飞快别开视线。

  白露:完了,完了,让三姑娘知道姑娘的离经叛道了!

  冯桃:糟糕,看白露吓成这样,是不是无法接受大姐出人意料的行?那以后对大姐不够忠心了怎么办?

  二人各怀心思,继续听壁脚。

  屋内,小厮瘫在地上,已经彻底放弃了挣扎。

  “说说吧,幕后指使是谁?”

  不疾不徐的语气,落入小厮耳中森然如刀。

  “是李嬷嬷。”

  “哪个李嬷嬷?”

  小厮眼神闪烁:“汀兰苑的李嬷嬷。”

  冯橙缓缓把手搭在矮榻靠背上,心中一派平静。

  从三妹把那张字条交给她,她便有所猜测。

  知道三妹心悦陆墨的,只可能是尚书府内宅的人。

  或许是三妹对她提起陆墨时被有心人听了去,报给了主事的人知晓。

  这个人不会是祖母。

  祖母最怕尚书府名声有损,若是知道三妹有不合规矩的地方,定会叫去敲打训斥,而不是设下这么一个毁掉三妹清白的圈套。

  尚书府三姑娘与小厮夜里私会,对祖母来说是丢了大脸。

  小厮提到的汀兰苑是二房住处,李嬷嬷是二婶杨氏从娘家带来的乳娘,心腹中的心腹。

  二婶算计三妹的目的,现在也很明白了。

  无非是为了二哥的利益。

  本来,大哥学业出众,又占着嫡长孙的名分,谁都没想过二哥会有机会。

  可是她出事了,母亲大受打击,大房岌岌可危。

  二婶就如见到鱼腥的猫,嗅到了机会。

  二婶了解母亲的秉性。

  在她私奔传得沸沸扬扬的时候闹出三妹与小厮私会的事,母亲完全无法承受这种难堪。

  母亲羞愧自尽,大哥因为守孝错过了今年秋闱,而二哥却不受影响。

  二哥中了举,转年春闱更进一步,从此步入仕途。

  而大哥要守孝三载,到时候就算一切顺利,也比二哥晚起步三年。

  谁知道三年会有什么变化?

  如果二哥运气好,走得特别顺当,焉知祖父不会倾力培养二哥?

  就算祖父依然看重大哥,大哥后来居上在官场出了头,难道不照顾同在官场的堂弟?

  说到底,二婶是为二哥争一个出头的机会。

  成了,是意外之喜;不成,也没损失。

  可对方毫无损失争的这个机会,却是害了她母亲与妹妹的命换来的!

  冯橙凉凉目光落在小厮面上。

  是个眉清目秀的腌臜货。

  “二太太许了你什么好处,让你这么做。”

  小厮被那双清凌凌的眼盯着,只觉压力如山。

  一不合大姑娘心意,是要被扎下面的!

  略一迟疑,小厮便认命道:“小的在外欠了几十两银子的赌债,李嬷嬷说事成会赏我百两纹银。”

  冯橙轻笑:“二婶倒是大方。”

  小厮流着冷汗不知如何接话。

  “那你有没有想过今晚胡嬷嬷带人撞破你与三姑娘,你会是什么下场?”

  小厮不敢对上那双眼睛:“李嬷嬷说夜里瞧不清楚,等胡嬷嬷带人到了,看到三姑娘与男子私会,就让我立刻从假山另一端逃走,这样众人能确定三姑娘与小厮私会,却不知道小厮是哪个,追查之时二太太会为我遮掩,我就没有危险了。”

  冯橙嗤笑出声:“这样的话你也信?”

  小厮抬头看她,不明所以。

  “你难道不知道,三姑娘认识你?”

  小厮大吃一惊:“前些日子小的捡了三姑娘掉的绢花交给她的丫鬟,可三姑娘不应该知道小的名字啊!”

  说到这里,小厮瞳孔一缩。

  好像就是那次不久,李嬷嬷找上他的。

  想到这里,小厮登时冷汗淋漓。

  “这么说,今晚你能出现在花园,也是汀兰苑安排的?”

  “小的从白日就藏进后院了,方便藏身的地方是李嬷嬷指点的……”

  冯橙抿了抿唇。

  果然不出所料,内宅入夜就会落锁,只有提前混进来才成。

  见少女面色如雪,小厮不断磕头:“大姑娘,您原谅小的吧,小的是被赌债逼得没办法,才鬼迷心窍——”

  冯橙皱眉:“你也不是小孩子了,以为道歉就能得到原谅?与其浪费这个口水,不如替我办几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