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春 第49章 让她来

小说:逢春 作者:冬天的柳叶 更新时间:2020-10-05 11:25:0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杨氏一见李嬷嬷表情,心中一沉:“怎么了?”

  “出去打听的人说长宁堂的胡嬷嬷带人去花园不知道寻什么,结果在假山那里被大姑娘养的猫儿挠破了脸。”

  杨氏愣了:“没撞见那个小厮与三姑娘,撞见了大姑娘养的猫儿?”

  李嬷嬷点头:“是。”

  杨氏往后靠了靠,留得长长的指甲划过椅子扶手,面上阴晴变幻:“这么说,三姑娘接到字条后压根没去,而是告诉了大姑娘。”

  最终,大姑娘养的猫去了。

  杨氏神色凝重起来:“奶娘,你说大姑娘瞧见那个小厮了么?”

  李嬷嬷迟疑:“这恐怕就要找到钱三问一问了。”

  “明日你就去问问那个钱三!”

  “老奴明白。”

  杨氏心中有事,一晚上都没睡好,第二日神色恹恹去长宁堂请安,遇见褪去病容气色不错的尤氏,生出偷鸡不成蚀把米的气闷。

  而她的奶娘李嬷嬷,寻了妥当时机见到了小厮钱三。

  面对小厮,李嬷嬷横眉怒目:“昨晚到底怎么回事儿?”

  小厮苦着脸道:“小的按着您的吩咐一早躲在后院,等入了夜就去假山那里等着。谁知左等也不来,右等也不来,离着约定的时间都过了,还是不见三姑娘踪影。小的寻思着不对劲,就躲进了不远处的花丛里,然后就看到一只猫过来了——”

  “一只猫?”

  “对,一只棕黑纹相间的花猫,挺肥的,许是出来抓老鼠吧。”小厮伸手比划着花猫体型。

  “只有那只猫,没别人?”

  “没有,小的看着那只猫钻进了假山。”

  “之后呢?”

  “之后胡嬷嬷就带人过来了,小的一看这种情况肯定不能出来啊,您说是不?”

  李嬷嬷铁青着脸没吭声。

  三姑娘没去当然不能跳出来,没有捉奸拿双,谁说得清楚小厮是奔着谁来的。

  昨夜的事一旦传扬出去,就是太太面上都没光彩,何况二姑娘的暗香居也在园子边上。

  想着这些,李嬷嬷一阵后怕,再看小厮心情由恼怒转为警惕:“昨晚之事,你给我管好嘴巴!”

  小厮手一竖:“小的铁定管好嘴巴,否则天打雷劈!”

  他当然不会说啊,不然汀兰苑找他麻烦不说,大姑娘还会派那个叫小鱼的丫鬟收拾他。

  李嬷嬷点点头,目光沉沉盯着小厮:“这几日你且先安分待着,随时听候吩咐。”

  这种见不得人的事,自然参与的人越少越好,钱三这条烂命还是要留着。

  小厮一颗紧绷的心攸地松了。

  大姑娘说得没错,真的没事。

  既然如此——

  小厮望着李嬷嬷的眼神露出几分热切。

  李嬷嬷眉头一拧:“怎么?”

  小厮讪讪一笑,紧张搓手:“小的还欠着不少赌债,就怕赌坊的人来寻小的麻烦,耽误了太太的正事——”

  李嬷嬷脸一黑,咬牙从荷包里摸出一张银票丢进小厮手里:“滚!”

  小厮抓着银票赶紧溜了。

  回到杨氏面前,李嬷嬷把情况禀明。

  杨氏揉了揉眉心,喃喃道:“这样看来,先前得到的消息有误。”

  三姑娘对成国公府二公子的情意恐怕没有几分。

  这个年纪的小姑娘,喜欢人这么敷衍的吗?

  “太太,接下来该怎么办?”

  “先缓一缓吧,若有机会再看。”杨氏倚着美人榻,轻抚指尖。

  怡馨苑那位会不会因为三姑娘出事大受影响,她并不敢肯定,之所以出手无非是试一试罢了。

  成了算意外之喜,不成也没什么损失。

  她还在闺中的时候,姐妹众多,能安安稳稳长大并嫁个不错的人家,靠的可不是运气,而是抓住一切能抓住的机会。

  哪怕可能性只有万一,只要结果是好的又无风险,便可以一试。

  杨氏想缓一缓,冯橙却不愿意。

  有些人习惯了损人利己,都忘了有报应这回事了。

  天不报,那就让她来。

  “姑娘,您打算怎么做?”看着神色平和给来福顺毛的少女,白露忍不住问。

  昨晚在书房门外她听得明明白白,二太太也太可怕了。

  二太太能这般对付三姑娘,有了机会就能对付她家姑娘。

  既然如此,还是让二太太早点倒霉吧。

  冯橙双目微闭,竭力想着前尘之事。

  阳光透过雕花窗洒在她面上,把那张脸照得近乎透明。

  墨黑的眉,雪白的肌肤。

  白露一时看入了神。

  明明是不够健康的面色,姑娘却好像越来越好看了。

  “平春街石头巷第二户民宅……”冯橙喃喃,终于想了起来。

  “姑娘您说什么?”

  “叫钱三去盯着那户人家,看看里面住着什么人。”

  白露有些迟疑:“钱三办事能靠谱吗?”

  冯橙笑笑:“这种人干正经事不成,做这些往往不错。让小鱼对他说,打听清楚了赏他二两银。”

  白露觉得不划算,想一想二太太,默默闭了嘴。

  钱三没想到大姑娘这么快就交代他任务了。

  面对小鱼那张面无表情的脸,钱三心里直发毛,态度越发端正:“平春街石头巷第二户民宅是吧?没问题,包在小的身上。”

  “要做好。”小鱼简意赅。

  钱三连连点头:“保证不出岔子。”

  见小鱼皱眉,钱三心一慌。

  看来不能空口说白话。

  他手一举:“若出岔子,就让我天打雷劈。”

  以前向爹娘保证不去赌,这种毒誓他不知发了多少次,如今做来毫无心理负担。

  小鱼点点头,回去复命。

  “他说若出岔子就天打雷劈?”冯橙听了,神色复杂。

  白露撇嘴:“姑娘别把这种话当回事,钱三那种人都是拿发誓当水喝的。”

  “这种人确实不少,不过你们莫要学他乱说话。”

  见冯橙说得郑重,白露点点头。

  钱三虽是小厮,却是那种拿钱混日子的。

  他的祖父曾给冯尚书当过随从,如今虽然不在了,一家人在尚书府也算根深叶茂,府里管事对他大半时间在外头胡混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自从小鱼来传话后,他就心意盯着那户民宅。

  不出三日,他非但知道了住在那宅子里的是什么样的人,还有了个惊人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