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春 第52章 不愿信

小说:逢春 作者:冬天的柳叶 更新时间:2020-10-05 11:25:0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对于陆玄喜欢当红娘这个毛病,冯橙阴影犹存,看向他的眼神难免带出几分警惕。

  陆玄困惑了。

  他虽说只是因为追查弟弟失踪线索与冯大姑娘产生了一些交集,可这番提醒也算好意,冯大姑娘这是什么眼神?

  好像他害她似的。

  这个发现令少年有些气闷。

  不过他长到十六岁,并无与小娘子打交道的经验,或许女孩子就是这么奇怪?

  这般想着,少年又气顺了些,矜持道:“那冯大姑娘慢走,若是有事再联系。”

  冯橙点点头,快步走出了茶馆。

  陆玄重新坐下来,默默喝了一口茶,招来伙计吩咐:“安排人盯着那个与冯大姑娘见面的年轻人,若是那人惹出什么乱子,及时报我。”

  “是。”伙计忍了忍,试探问,“您指的乱子,是给冯大姑娘惹麻烦?”

  陆玄看着他,没说话。

  “小的明白了!”伙计赶紧跑了。

  等陆玄起身离开,伙计轻轻拍了拍胸口,暗骂自己糊涂。

  这么明显的事就不该问,这下好了,公子被说破心事,害羞了。

  钱三很快就联系上了李嬷嬷。

  李嬷嬷颇为不悦:“不是让你安分待着,这边有事自会联系你。”

  钱三眼神游移,表情踟躇:“小的是听您的吩咐安分待着,就是发现了一件事,不知道该不该说——”

  李嬷嬷拧眉:“什么事?”

  凭经验,一旦有人说“不知道该不该说”这种废话,就没好事。

  但这种事与汀兰苑有关系的话,就不得不问了。

  钱三犹豫了一下,小声道:“小的昨日下午无意中瞧见二老爷进了一条巷中的民宅,等二老爷从那家出来后,小的因为好奇一直盯着,然后发现——”

  李嬷嬷心里咯噔一声,沉声问:“发现什么?”

  上衙的时间,巷中的民宅,总是令人第一时间产生不好的猜测。

  “小的瞧见一只皮球从那户民宅的围墙内飞了过来,紧跟着那家院门打开,跑出来个十来岁的男童——”

  “男童?”李嬷嬷急切打断钱三的话,脸色变得十分难看,“你没瞧错?”

  钱三笑了:“小的眼神好着呢,那么大个孩子还能瞧错了?”

  李嬷嬷缓了缓心神,接着问:“之后呢,你还瞧见了什么?”

  “那名男童跑出来不久,就从里边追出来一名年轻妇人——”钱三顿了一下,面上带了感慨,“那妇人生得十分美貌,简直让人移不开眼。”

  李嬷嬷脸色发黑:“那妇人是男童什么人?”

  “那妇人追出来,训斥男童不该跑出来,男童管她叫娘。”

  李嬷嬷沉默了。

  钱三打量李嬷嬷表情,小心翼翼道:“您说那美貌妇人与男童该不是二老爷的——”

  “住口!”李嬷嬷疾声厉色,打断钱三的猜测。

  钱三嘴一捂:“小的乱说的,您别生气!”

  李嬷嬷已经听不进钱三说什么,整个人卷入了惊涛骇浪的震惊中。

  老爷竟然偷偷养外室,连孩子都这么大了!

  还是一个哥儿!

  “钱三,你确定没看错,老爷真的进了那户人家?”

  钱三哭笑不得:“小的又不傻,没有把握的事哪能跑来跟您说。”

  “那户民宅在何处?”

  “平春街石头巷。”

  李嬷嬷咬了咬牙,强作镇定吩咐道:“你记着,这件事不得对旁人提起一个字,不然——”

  “您放心,小的铁定不乱说!”

  “你先回去吧,这两日随时可能找你。”

  钱三一口应下,对李嬷嬷露出个讪笑:“小的这几日手头有些紧张,您看——”

  李嬷嬷表情一瞬扭曲,很想抬手给这贪得无厌的东西一耳光,可想到他的发现到底忍了下来,丢了一角碎银快步走了。

  钱三收好银子,盯着那道匆匆离去的背影啧啧摇头。

  接下来可有好戏看了。

  不过谁让汀兰苑先得罪了大姑娘呢。

  想到大姑娘,钱三隐隐畏惧的同时又生出几分钦佩。

  大姑娘一点没说错,二太太果然又给他发钱了。

  虽说双面细作这份差事的风险有点高,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想赚钱怎么能不担风险呢。

  钱三摸着荷包,心满意足走了。

  比起钱三的美滋滋,李嬷嬷的心情简直阴云密布。

  她甚至不知如何向杨氏开口。

  “奶娘有事?”瞧出李嬷嬷脸色不对劲,杨氏屏退其他人问道。

  李嬷嬷暗暗吸口气,轻声道:“太太,老奴有件事向您禀报。”

  感觉到李嬷嬷的凝重,杨氏下意识坐直了身子。

  她在侯府经历的那些刀光剑影,乳娘给了她很多照应,她对李嬷嬷不但信任,还依赖。

  “今日钱三来报,说瞧见老爷在上衙的时间去了平春街石头巷……”

  听李嬷嬷说到美貌妇人与男童,杨氏面色铁青:“不可能!”

  李嬷嬷不说话了,担忧望着杨氏。

  杨氏眼前阵阵发黑,眩晕袭来,下意识用手撑住桌面。

  “太太,您没事吧?”

  杨氏攥了攥拳,长长指甲嵌入掌心带来的刺痛令她找回了声音:“那个小厮……没瞧错?”

  李嬷嬷沉默着,露出心疼神色。

  杨氏闭了闭眼。

  室内一时死寂般沉默,仿佛连空气都忘了流动。

  半晌后,杨氏缓缓睁开眼睛,眼中风云暗涌:“这件事不能只听一个小厮的片面之词!”

  李嬷嬷听了,暗叹口气。

  说到底,太太是不愿相信老爷养了外室。

  谁又愿意相信呢。

  这么多年来老爷和太太可是出了名的和睦,屋里连个通房都没有过。

  早年太太有孕的时候老爷曾流露过收个通房的意思,被老太爷听说了臭骂一顿,从此再没提过这一茬。

  要说起来,当年老太爷能知道老爷想收通房,是太太不着痕迹透露出去的。

  老太爷曾有一个婢妾,生下三老爷不久就病死了,从那之后不但自己没再收过通房,就是儿子有这个意思也会有一顿臭骂等着。

  算算那个外室子的年纪,该不会就是在太太怀着三公子时闹出来的事吧?

  “奶娘,平春街那边,我想让你亲眼去看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