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春 第53章 眼见为实

小说:逢春 作者:冬天的柳叶 更新时间:2020-10-05 11:25:0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尽管对小厮传来的消息杨氏内心深处已是信了,可不派心腹去看一看如何甘心。

  秘密知道的人越少越好,李嬷嬷自然是最合适的人选。

  李嬷嬷立刻点头:“老奴这就去办。”

  “奶娘去吧。”

  等李嬷嬷退出里间,杨氏抄起桌上茶盏狠狠掷到了地上。

  李嬷嬷听到里头传来的动静暗暗叹气,很快找来钱三吩咐一番:“你继续去平春街那边盯着,一旦看到老爷过去立刻来报。”

  “行,包在小的身上。”钱三对李嬷嬷来找他早有准备,而接下来如何做,大姑娘已交代过。

  李嬷嬷见钱三应得痛快,递过去一角碎银:“不可走漏风声,把事情办妥当,太太不会亏待你。”

  还有这种意外之喜?

  钱三忙把银子接过去,用力拍着胸脯:“您放心,小的知道该怎么做。”

  事情交代完,李嬷嬷懒得再与钱三费口舌,一心等消息。

  钱三转头就照着冯橙的吩咐安排上了。

  这日冯二老爷提前下衙,敲开平春街石头巷第二户人家的大门。

  开门的是个青衣丫鬟。

  冯二老爷养外室一养十来年都没传出什么风声,离不开他的谨慎。

  在他看来,粗使婆子大多嘴碎,不如年纪小些的丫鬟嘴巴牢靠,因而只买了两个小姑娘伺候外室母子。

  今日一进门,冯二老爷便觉得气氛有些不对劲。

  “哭了?”打量着迎出来的美貌妇人,冯二老爷皱眉问。

  外室名叫茜娘,闻忙摇头:“没有,沙子眯了眼。”

  冯二老爷扫了丫鬟一眼,板着脸问:“怎么回事?”

  丫鬟正替茜娘义愤填膺呢,男主人这么一问,自然不会瞒着:“还不是巷子口那户人家,住进来一个泼皮无赖——”

  “阿红!”茜娘瞪了丫鬟一眼。

  “让她说,到底怎么回事儿!”一听泼皮无赖,冯二老爷脸色更沉了。

  茜娘咬着唇垂眸不语,渐渐红了眼圈。

  丫鬟一股脑抖落出来:“巷子口的租户换了人,住进来一个老无赖。那日小公子在院中蹴鞠,不小心把球踢到了外面,小公子推门出去捡球,娘子追出去喊小公子进来,没想到就被那个老无赖瞧见了——”

  “然后呢?”听到这里,冯二老爷脸色黑得能滴出墨汁。

  丫鬟气愤道:“当日有人敲门,婢子开门一看,那老无赖站在外头问能不能借两头蒜。婢子一见他眼睛紧往里瞄就觉得不对劲,立刻便把大门关上了,谁知第二日他又来敲门……”

  另一个丫鬟跟着道:“娘子这两日吓坏了,夜里有一点动静就会惊醒,都是被那老无赖吓得。”

  “他今日也来过?”

  “来过。分明就是欺负咱家平时没有男人——”

  “阿红,不得乱说!”茜娘红着眼睛斥了一句。

  绝色的美人训起人来也是温温柔柔,惹人爱怜。

  “爹,您来啦。”从屋中跑出一个玉雪可爱的男童,开心抓住冯二老爷衣袖。

  冯二老爷恨不得立刻去找老无赖算账的心情一缓,对男童露出个笑容:“纯哥儿怎么没在院子里玩?”

  “儿子在屋中读书呢,听到您说话就出来了。”男童仰头望着冯二老爷,一脸孺慕,“我想爹爹了。”

  冯二老爷揉了揉男童头顶,笑道:“爹也想你了。”

  对于这个外室子,冯二老爷心疼且愧疚。

  明明是他的骨血,却因为父亲见不得他纳妾收通房只能偷偷摸摸养在外头,还不知道何时能认祖归宗。

  因着这份心思,冯二老爷对这个儿子难免有几分偏爱,在长子、次子面前的威严到了小儿子面前就全化为了慈爱。

  “进去再说。”冯二老爷对茜娘低低说一声,牵着男童的手走进屋中。

  一时其乐融融。

  等时间差不多了,冯二老爷拍拍男童的肩:“去读书吧,爹也该走了。”

  “儿子送您。”

  “不用,过两日爹就来了,你好好读书就行。”

  茜娘如往常那般送冯二老爷出去,到了院门处停下来。

  冯二老爷敛去笑容:“外头的事你别担心,我这就去找那个老无赖敲打一番。”

  茜娘有些不安:“老爷,您还是别去了吧,您身边连个跟着的人都没有,万一那无赖伤着您怎么办?”

  冯二老爷冷笑:“那种下三滥最是看人下菜碟,瞧着你一个美貌女子独居便生出花花肠子,等发现这户的男主人是个有身份的,比谁老实得都快。你放心,不会有事的。”

  有人惦记他的女人,当然一刻都不能忍。

  冯二老爷走到巷子口那处宅子门前,抬手敲门。

  很快门开了,一道懒散声音传出来:“谁啊?”

  门内站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长得竟还算齐整,眼神透出几分轻浮。

  冯二老爷有些出乎意料。

  他以为看到的会是一个形容猥琐的男子。

  这个发现令他越发正了脸色:“我是隔壁的男主人——”

  “啊,进来说。”冯二老爷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男子拉了进去。

  等关门声响起,冯二老爷警惕起来:“你要干什么?”

  他来茜娘这里都会提前在马车中换下官袍,但身上穿的也是锦衣华服,这无赖难道看不出来他身份不一般?

  男子笑得客气:“既然是街坊邻舍,怎么能在外头站着说话,您说是不?”

  冯二老爷见男子还算识趣,微松口气。

  男子手一伸:“进屋喝口茶吧。”

  “不必了。”冯二老爷冷着脸拒绝,“听伺候内子的丫鬟说你常去借蒜头,下次若是再缺蒜头,我给你送一车来,这么借着多麻烦。”

  “那就多谢您了。”男子明显听出警告之意,语气里透出几分忐忑。

  冯二老爷暗暗点头。

  不是那种混不吝就行,这种无赖就是有色心没色胆。

  不过有这么个人住隔壁到底膈应,回头安排人会一会这座宅子的主人,给些好处把这下三滥赶出去。

  “那你可要记住了,以后我若再听到什么,就不是一个人来找你了。”

  冯二老爷警告完,转身拉开院门走出去。

  不远处的隐蔽角落,李嬷嬷望着从巷口宅子走出来的冯二老爷面色沉沉。

  钱三小声道:“您看,小的没说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