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春 第59章 恶果

小说:逢春 作者:冬天的柳叶 更新时间:2020-10-05 11:25:0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冯尚书抓着鞋子看向昏过去的牛老夫人。

  冯二老爷趁机脱身,狼狈揉脸。

  “快请大夫来!”胡嬷嬷吩咐一旁丫鬟。

  丫鬟急慌慌点头,就往外冲。

  “不必了——”牛老夫人颤了颤眼皮,缓缓睁开眼。

  一群人围上来表示关心。

  “扶我起来。”

  牛老夫人在胡嬷嬷的服侍下坐直身子,眉头紧锁看向冯尚书:“当务之急是要把事情弄清楚,拿鞋底抽人有什么用!”

  冯尚书瞪二儿子一眼,冷笑:“事情要搞清楚,人也要抽。”

  牛老夫人没有与老头子争执的心情,紧紧盯着冯二老爷:“外室又是这么回事儿?”

  冯二老爷还想狡辩,就见冯尚书又亮出了鞋底。

  “说不说!”

  冯二老爷直接放弃了抵抗,讪讪道:“是有这么回事儿。”

  杨氏眼一红,指甲用力掐着掌心。

  这个杀千刀的男人,她真是恨啊!

  “什么时候的事,孩子多大了,那母子二人现在何处?”冯尚书一连三问。

  冯二老爷不敢对上老父亲的视线,低垂着眼道:“杨氏怀耀儿的时候,孩子如今九岁了,住在平春街石头巷那里。”

  冯尚书气个倒仰:“混账东西,当年我不许你纳妾,你竟然立刻在外头找,你是不是当我是死的?”

  冯二老爷不敢吱声,心里却十分不平。

  父亲还收过一房美妾呢,不然年纪比他小了二十来岁的三弟怎么来的?

  结果那美妾生下三弟不久就没了。

  父亲若是伤心,以后自己不纳妾就罢了,却管着他与大哥从此不许再纳妾。

  大哥屋里好歹还有个通房,他屋中只有杨氏,时间久了在外头养上一个外室多么寻常。

  只有父亲还把他当个小孩子教训,也不想想他长子都到了娶妻的年纪。

  牛老夫人听冯二老爷提到石头巷,问杨氏:“你是得了消息,去寻那对母子的?”

  杨氏忍着愤恨点点头。

  冯二老爷看着杨氏,眼底怒火涌动。

  他本没有让小儿子早早认祖归宗的念头,想着等父亲百年之后再说。

  那也是他的骨血,说不定到那时都娶妻生子了,却因为见不得人的身份挑不到好岳家。

  想到这些他便愧疚,而这恶妇却连如今这般光景都容不下。

  作为枕边人,杨氏哪里看不懂冯二老爷的眼神,憋屈得险些喷血。

  她明明不想挑破外室母子的存在,却不得不说出来,这感觉比钝刀子割肉还难受。

  可没办法,两害相权取其轻,说出外室母子的存在总比背负与人私会的名声强。

  “怎么得来的消息?”牛老夫人再问。

  杨氏不由看向李嬷嬷。

  李嬷嬷暗暗发愁。

  这个问题可不好回答。

  钱三那种见钱眼开的货色她太了解了,把他推到老夫人面前,挨上一顿打就什么都招了。

  若只有吩咐钱三盯着石头巷的事也就罢了,偏偏还有花园假山的事。

  一旦让老太爷、老夫人知道太太设计毁三姑娘清白,那太太的处境就更糟了。

  李嬷嬷与杨氏刚才一样,面临着艰难选择。

  犹豫了一瞬,李嬷嬷以额贴地重重磕了一下:“那日老奴路过石头巷,无意间发现老爷从那里出来,老奴悄悄打听到那边住着一对母子,便把这件事告诉了太太。太太想看看那对母子什么样,若是个好的便求一求老夫人,干脆把人接回府算了,于是今日带着老奴过去——”

  说到这,李嬷嬷用力打了自己一巴掌:“老奴一时糊涂记错了地方,害太太误进了泼皮的住处。都是老奴的错,太太是无妄之灾啊!”

  “奶娘!”

  李嬷嬷拼命打着自己嘴巴,不停磕头:“求老夫人饶过太太,要罚就罚老奴吧!”

  牛老夫人冷笑:“自然该罚。来人,把这刁奴拖下去,给我重重地打!”

  杨氏脸色瞬间惨白:“老夫人,奶娘她年纪大了,受不住打,求您网开一面——”

  后面的话被那冰冷的眼神逼了回去。

  李嬷嬷很快被几个婆子拖出去,外头传来惨叫声。

  杨氏对李嬷嬷是有感情的,见求牛老夫人不成,立刻跪爬到冯尚书面前求情:“今日儿媳想去看看那个外室,奶娘只是奉命行事,求您让人停手吧。”

  冯尚书沉着脸吩咐下去:“让外头的人停下,把李嬷嬷送回汀兰苑。”

  外面的板子声停了。

  牛老夫人那口气只出了一半,面上阴云密布:“来人,送二太太回汀兰苑。”

  “老夫人——”

  牛老夫人冷冷看杨氏一眼:“以后你就在汀兰苑好好待着吧。”

  杨氏虽早就想过牛老夫人的无情,这一刻还是无法接受。

  牛老夫人冷笑:“你是不是要说只是误会?就算接回了那对母子证明你走错了地方,难道世人就不会揣测那无赖对你做了什么?”

  这番语犹如利剑,刺入杨氏心口。

  她承受不住往后退了一步,面上毫无血色。

  牛老夫人盯着她,一字字道:“就算为了辉儿他们着想,你暂时也该少出来见人,免得别人见到你便想起这些乱七八糟的事!”

  杨氏用力攥拳,咬牙道:“儿媳知道了。”

  看着杨氏步履沉重往外走,牛老夫人暗暗冷笑。

  当着这么多人,尤其是老头子的面,有些话她不好直说,免得老头子又和她争。

  杨氏回了汀兰苑,就别想再踏出汀兰苑的院门!

  至于让杨氏去死?当然不行。

  辉儿马上就要参加秋闱,若是没了母亲便要守孝三年,而科举顺利踏入仕途后就更不能因为守孝耽误了前程。

  杨氏死不得。

  不过活着和活着可不一样,杨氏害尚书府出了这么大的丑,自该承担恶果。

  “胡嬷嬷,你随二老爷一起去石头巷,接那对母子入府。”

  杨氏还没走出屋门,便听到了牛老夫人这句吩咐。

  怒火从心头升起,令她险些失控。

  到最后,她还是咬着牙忍了下去。

  只要她活着,只要熬死了老妖婆,只要孩子们都争气,她总有翻身那一日!

  杨氏突然转身,走到冯二老爷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