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春 第62章 拒绝

小说:逢春 作者:冬天的柳叶 更新时间:2020-10-05 11:25:0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冯橙快步走过去,冯桃自然而然挽住她胳膊。

  小姑娘眉眼间的快活毫不遮掩,小声道:“大姐,我听说二婶的事了。”

  冯橙扬唇:“消息传得这么快啊。”

  “这种事哪有传得慢的。”冯桃笑弯了眼,“看到恶人有恶报,心情原来这么爽。”

  发生花园假山的事后,她只要一想落入圈套的后果就会吓出一身冷汗。

  如今那个害她做噩梦的人倒霉了,可真是神清气爽。

  “不过我还听说二叔的外室进府了。”小姑娘眉又皱起来,“虽然二婶罪有应得,可好像便宜了二叔的样子……”

  冯橙往前走着,语气淡淡:“早晚会进府的。”

  无非是提前了一年罢了。

  而卷入尚书府这个漩涡的所有人,当大祸临头时,有的死去,有的生不如死,没有一个好结局。

  不只是尚书府。

  冯橙目光放远,看着满园锦绣。

  到最后国亡城破,谁不惨呢?

  到那时,什么名声,什么规矩,在活着面前都是狗屁。

  冯桃走在冯橙身边,忽然觉得长姐心事重重。

  “大姐。”

  冯橙收回思绪,看向妹妹。

  “大姐,你是不是担心二婶察觉钱三被咱们收买了?”

  冯橙笑了:“怎么突然想到那里去了?”

  “不是吗?二婶冷静下来一想,肯定就知道钱三传给她的讯息有误。”

  “我觉得不会。”

  冯桃眨眨眼,满是不解。

  “养着外室一心想让外室子认祖归宗的夫君,年少单纯来往不多的侄女。二婶若察觉这是一场阴谋,你觉得她会怀疑哪个?”

  “二叔!”冯桃脱口而出。

  冯橙颔首:“这次的风波,明面上二叔是最大得利者。在二婶看来,这便是二叔的动机。”

  “大姐,你好厉害。”冯桃目光灼灼,望着长姐。

  冯橙抿了抿唇,谦虚道:“也不是很厉害吧。”

  只是因为涉及到最在乎的亲人,超常发挥一下而已。

  “退一步说,就算二婶真的怀疑到我们头上,又能如何?”冯橙唇角挂着讥讽,“短时间内祖母都见不得二婶再出来,二婶恐怕要与青灯古佛为伴了。”

  冯桃没了担忧,又问起钱三:“那个小厮也是个麻烦,万一乱说怎么办?”

  “汀兰苑和我们一样,不想把钱三推到人前来。钱三除非想不开,才会自找麻烦。”

  冯桃彻底放下心来,挽着长姐的手说说笑笑往前去了。

  钱三是到了快傍晚时才敢回来的。

  磨磨蹭蹭一进屋,就迎来一顿骂。

  “混账东西,你是不是又出去赌了?”钱三娘拿着个鸡毛掸子,往钱三身上招呼。

  钱三一边躲一边解释:“儿子没去赌,只是不敢回。”

  钱三娘拎着鸡毛掸子,很是纳闷:“为什么不敢回?”

  “儿子在街上遇上一场热闹,没想到热闹的主角竟然是二太太!”

  钱三娘骇了一跳:“你给我小点声!”

  钱三苦笑:“娘,这事是不是挺吓人?儿子想着今日府中肯定是一场暴风骤雨,能避开就先避避呗。”

  钱三娘把鸡毛掸子一扔,没好气道:“就算是暴风骤雨也刮不到你身上来。最近少出去惹祸,主子们心情不好,万一触了霉头有你好果子吃。”

  钱三胡乱应了,心中依然忐忑不安。

  娘真是无知者无畏,他就是那暴风眼啊!

  结果第一天过去了,第二天过去了,就连在清雅书院读书的大公子和二公子听说家里出事都赶回来一趟,也没麻烦找到他头上。

  钱三那颗提着的心彻底放下来,甚至生出一种错觉:掺和了这么大的事,不但事了拂衣去,还攒了不少赏钱,他一定是天选之子吧?

  之后的发展就如牛老夫人所料,礼部尚书府又一次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而就在这波八卦传得正起劲时,突然一个消息传出,彻底转移了人们的关注:失踪三年的迎月郡主找到了!

  原来迎月郡主落入了拐子手中,长公主府与官府三年来锲而不舍追查,终于找到了拐走迎月郡主的人。

  经过审问,才知道迎月郡主早就被他们害死了。

  消息传到牛老夫人耳中,牛老夫人暗暗念了一声阿弥陀佛。

  淡化一则八卦最有效的法子,就是出现另一则更大的八卦。

  那对夫妇凌迟示众那日,京城万人空巷,无数百姓涌去围观。

  直到很久之后,人们聚在一起还少不得感慨几句。

  感慨迎月郡主的不幸,感慨人贩子的可恨与可怕下场,感慨永平长公主府这样的门第依然避免不了惨事发生。

  迎月郡主属于夭折,长公主府不能正经办丧,各府大多是女眷过去一趟,表达哀思。

  礼部尚书府原是杨氏应酬这些人情往来,如今杨氏只能在汀兰苑礼佛,牛老夫人决定亲自去一趟。

  这日牛老夫人换了一件素面暗纹长衣,打发大丫鬟婉书去晚秋居请冯橙过来。

  “祖母叫孙女过来有什么事?”冯橙见过礼,问道。

  牛老夫人上下打量着孙女,语气难得和善:“你回去换一身素净衣裳,陪我出趟门。”

  冯橙面露不解,心中有所猜测。

  果然就听牛老夫人道:“永平长公主痛失爱女,于情于理咱们家都该过去悼念一下。”

  “祖母亲自去吗?”

  牛老夫人觉得大孙女话有点多,一想长公主府,斥责的话便说不出了。

  难怪永平长公主对大丫头另眼相看,缘由竟出在迎月郡主身上。看到大丫头,永平长公主定是想到了同样被拐的女儿。

  万没想到大丫头还有这等运气,被拐明明是毁了一辈子的事,却机缘巧合得了贵人怜惜。

  放在之前,牛老夫人觉得永平长公主对冯橙的青睐并无令人信服的原因,便如水上浮萍,说散就散。

  现在不一样了。

  永平长公主很可能把对女儿的疼爱移情到了大孙女身上!

  “快回去收拾吧,祖母等着你。”

  冯橙站着没有动。

  牛老夫人微微皱眉:“怎么,莫非没有合适的衣裳?”

  冯橙看着态度和蔼的祖母,平静拒绝:“孙女不想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