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春 第63章 冯大姑娘掩耳盗铃

小说:逢春 作者:冬天的柳叶 更新时间:2020-10-05 11:25:0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牛老夫人大为意外:“为何?”

  冯橙一脸纳闷:“这种事情,孙女没必要去吧?”

  除非很亲近的关系,未出阁的姑娘鲜少会跟着长辈去吊丧。

  牛老夫人被孙女理直气壮的回答给噎了一下,缓了缓道:“永平长公主很喜欢你,见到你说不定就没那么难受了。”

  冯橙摇头:“孙女觉得恰恰相反,永平长公主见到我说不定触景伤情更难过了,所以孙女还是不去了。”

  先前她以说出迎月郡主的下落换来长公主庇护,自问很公平。

  但现在要她借着与迎月郡主相似的处境引得长公主另眼相待,利用一位痛失爱女的母亲的感情,她做不出来这样的事。

  “叫你去,哪来这么多话。”

  冯橙坚定摇头:“我不去。”

  “冯橙!”牛老夫人一拍桌子,“我已经管不了你了么?”

  这个死丫头,真真是气死她。

  “闹什么呢?”冯尚书慢悠悠踱步进来。

  “老爷不是出门了?”牛老夫人有些意外。

  今日正值休沐,冯尚书一早便出门会友喝茶去了。

  冯尚书袖子一甩,气哼哼道:“遇到了成国公那个老匹夫,竟笑我治家不严,哪还有喝茶的心情!老二呢?”

  与其在外面生气,不如回来打一顿儿子。

  “锦南出去了。”牛老夫人可不想再看到冯尚书拿鞋底抽儿子的情景。

  “那你刚刚在说什么呢,那么大声?”

  没等牛老夫人开口,冯橙便快快语道:“祖母叫我随她一起去长公主府吊唁,孙女不想去,惹祖母生气了。”

  冯尚书登时一皱眉:“去长公主府吊唁,带她一个小姑娘干什么?”

  牛老夫人想说因为永平长公主对孙女另眼相待,若是带着孙女多往长公主面前凑,尚书府与长公主府说不定就亲近起来了。

  到那时,自有儿孙的好处。

  可她了解老头子,真把原因说出来,老头子定不给她好脸色。

  牛老夫人扫冯橙一眼,淡淡道:“既然不想去,你就回屋吧。”

  冯橙屈膝:“孙女告退。”

  “既然老二不在家,我再出去溜达溜达。”冯尚书一个转身也走了。

  牛老夫人被祖孙二人气个倒仰。

  “橙儿。”冯尚书对着少女背影喊了一声。

  冯橙停下脚步,转过身来:“祖父叫我?”

  “刚刚你祖母说要带你去长公主府,你为何不想去?”

  冯橙回道:“孙女与迎月郡主一般大,又都遇到了拐子,我觉得这个时候去长公主府不合适。”

  她说得坦然,那双眸子通透如琉璃,明澈纯净。

  冯尚书默了默,抬手揉了揉孙女发顶:“橙儿是个好孩子。”

  冯橙弯唇笑:“您也是好祖父。”

  “橙儿这么觉得啊?”冯尚书登时高兴了。

  当长辈的,谁不希望被小辈爱戴呢。

  何况这个孙女很对他胃口。

  “孙女一直这么觉得。”冯橙夸完老祖父,话题一转,“您今日又和成国公打架了啊?”

  什么叫“又”?

  冯尚书一听尴尬了,板着脸道:“祖父怎么可能打架呢,没有的事。”

  打架是打不过那老匹夫的,骂架还有机会胜出。

  冯橙趁机道:“前些日子孙女出事,成国公府二公子也在同一日失踪,很快就传出乱七八糟的流。祖父,您说是不是有人推波助澜,让咱们尚书府与成国公府交恶。”

  冯尚书眼神微闪:“是谁对橙儿说的?”

  他记得大孙女今年刚十五岁,这可不像一个小姑娘能说出来的话。

  “没人对孙女说,是孙女看到的事实。”

  “看到的事实?”

  “是啊,从发生那件事后,您与成国公不就不和了吗?”

  冯尚书笑了:“小丫头不要想这么多,去玩吧。”

  冯橙从那张清瘦苍老的面上瞧不出情绪,只好点头。

  在沉浮官海多年的祖父面前,说太多没有必要。

  “那孙女告退了。”

  “去吧,若是以后你祖母再让你做不愿的事,就告诉祖父。”冯尚书笑眯眯道。

  冯橙一愣,而后露出甜笑:“多谢祖父。”

  能得祖父这句话,倒是意外之喜。

  眼看着孙女提着裙摆脚步轻快走了,冯尚书捋了捋胡须。

  长子早逝,长媳懦弱,没想到他们的女儿倒是个眼明心亮的。

  眼明心亮少祸端,好事啊。

  冯橙回了晚秋居,抱起路过的来福亲了一下。

  白露掩嘴笑:“姑娘心情真好。”

  冯橙觉得白露这话意有所指,瞥她一眼。

  白露凑过来,压低声音:“姑娘是不是收到了陆大公子的绿丝带,才这么高兴?”

  陆大公子翻了两次窗,她也想通了。

  翻窗这种事,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有第二次就有无数次。

  既然姑娘不反对,她与其每次心惊肉跳,还不如努力接受。

  说不定那就是准姑爷呢。

  成国公府大公子,俊俏无双的美少年——小丫鬟突然有种打了鸡血的振奋。

  这要真成了她们姑爷,姑娘不吃亏啊!

  看着丫鬟隐隐发亮的眼,冯橙嘴角一抽:“你想太多了。”

  曾经稳重的大丫鬟,好像变得有些奇怪。

  不过听白露提到绿丝带,冯橙也有些好奇。

  陆玄今日找她,是为了什么事?

  牛老夫人这边出了门,冯橙带着小鱼也出去了。

  清心茶馆的雅室内,临窗而坐的少年看到施施然走来的少女抬头向窗口看,扬眉示意她快上来。

  冯橙轻车熟路上了二楼,留小鱼守在门外走进雅室。

  “带着帷帽不热么?”陆玄随口问一句。

  冯橙在对面坐了,摘下帷帽坦然道:“是挺热的。可谁让我是个女子,生得又不丑,常跑来同一个地方见你总要遮掩一下。“

  少年目光下意识落在她面上。

  冯大姑娘……确实不丑。

  可想到后面的话,陆玄不由皱眉。

  什么遮掩不遮掩,倒像是他们见面会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似的。

  可他不是冯大姑娘这种自来熟,这话说不出口。

  少年瞥一眼桌上帷帽,淡淡道:“冯大姑娘,你这是掩耳盗铃。”

  遮住脸,别人就看不出来她不丑了吗?

  又不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