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春 第65章 别出声

小说:逢春 作者:冬天的柳叶 更新时间:2020-10-05 11:25:0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冯橙箭步退后,把雅室的门一拉闪身进去。

  正看向窗外的少年迅速转过头来,面露惊讶:“冯大姑娘怎么又回来了?”

  难怪没看到冯大姑娘走上街头。

  冯橙扶了扶帷帽,惊魂甫定:“我祖父来了!”

  “谁?”

  “我祖父。”

  陆玄快步走到门口。

  “看到你了吗?”

  隔着帷帽垂下的轻纱,冯橙苦笑:“没有啊,不然我还躲进来干嘛。”

  少年默了默,提醒道:“你好像把丫鬟落外面了。”

  这丫头是不是傻,自己藏起来,忘了贴身丫鬟。

  冯橙呆了呆。

  她是说少了点什么,原来把小鱼丢外面了。

  “我看看。”陆玄示意冯橙往旁边站,拉开一条门缝。

  门外并无小鱼踪影。

  “你的丫鬟应该躲起来了。”陆玄把门重新关好。

  冯橙松了口气,又有些困惑:“我祖父常来清心茶馆?”

  印象中,祖父常去的是一家名为雅客轩的茶楼。

  “我没碰见过,许是偶尔会来吧,毕竟茶馆离你们尚书府不远。”

  这时门外响起咚咚敲门声。

  冯橙心头一紧,盯着紧闭的房门。

  前不久她还是流中与成国公府二公子私奔的人,祖父因为那些流和成国公打了好几次,要是让祖父看到她与陆玄在一起——

  她瞥了少年一眼,更绝望了。

  陆玄还长得与陆墨一模一样!

  “小的来添茶水。”门外传来伙计的声音。

  “进来。”

  茶馆伙计推门而入,见自家主子与冯大姑娘都站在门口,明显愣了一下。

  他是来提醒公子冯大姑娘的祖父,冯尚书来了!

  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紧张,可他就是替公子紧张。

  总觉得一旦被冯尚书看到孙女与公子在一起,会发生很可怕的事情。

  但是冯大姑娘好像还不知道公子与清心茶馆的关系吧?

  这么一想,伙计就纠结了。

  那是提醒,还是不提醒呢?

  “冯尚书一个人来的?”陆玄问。

  伙计一听,登时反应过来:原来公子已经告诉冯大姑娘他是茶馆东家了。

  这就不用纠结了。

  伙计压低声音:“是一个人。”

  陆玄:“……”

  他还没慌,这伙计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干什么?

  “领去雅间了么?”

  二楼设有两个雅间,冯大姑娘等着冯尚书进了隔壁雅间再离开也不困难。

  伙计苦笑:“冯尚书在大堂坐下了。”

  陆玄看向冯橙。

  一个人坐在大堂喝茶,冯大姑娘的祖父很独特。

  “你先下去吧。”

  打发走伙计,陆玄问冯橙:“冯大姑娘要不再坐坐?”

  冯橙干脆把帷帽取下来:“那就再坐坐吧。”

  二人相对而坐,因为谈完了正事,一时大眼瞪小眼。

  沉默萦绕着二人,陆玄渐渐觉得有些不自在。

  冯橙其实还挺自在的。

  毕竟以前她待在陆玄身边也不能开口说话,大半时间是陆玄给来福顺毛,或是喂来福吃小鱼干。

  小鱼干——冯橙情不自禁捏了捏腰间荷包。

  不知何时养成的习惯,她会放些小鱼干在荷包里当零嘴儿。

  闲着也是闲着,那就吃点东西吧。

  少女熟练摸出一根小鱼干,放入口中。

  撒着白芝麻的香辣小鱼干吃起来有滋有味,打发时间最好不过。

  自认见过大风大浪处变不惊的少年,这一刻眼神都变了。

  冯大姑娘是怎么做到在他眼前面不改色吃小鱼干的?

  还吃独食!

  “咳咳。”少年以拳抵唇,轻咳一声。

  冯橙看他一眼。

  少年神色淡淡:“小鱼干没什么好吃吧。”

  “我觉得很好吃。”冯橙用帕子垫手,又摸出一根。

  “比那次的烤鱼好吃?”少年又问。

  回忆起来,冯大姑娘做的烤鱼还不错,至少比他啃的饼子强不少。

  少女细嚼慢咽把小鱼干吃下,给出负责任的答案:“好吃一百倍。”

  那天的烤鱼没有盐,有的地方还烤糊了,怎么可能比她的小鱼干还好吃。

  “辣吗?”

  “辣。”冯橙微微皱眉。

  陆玄今天问题好多,以前喂来福吃小鱼干时,明明是个安静的美少年。

  少年忍无可忍:“我尝尝。”

  这丫头一定是故意的!

  这么无聊坐着,楼下还守着她祖父,她居然一个人吃小鱼干,让他干看着。

  冯橙缓缓摸出一根小鱼干,递过去。

  陆玄伸手接过,瞥她一眼。

  瞧着这慢吞吞的样子就来气,他还不值一根小鱼干么?

  两刻钟后,二人分吃完小鱼干,再次大眼瞪小眼。

  伙计又借着添茶的机会禀报消息,不知怎的,一进屋就嗅到淡淡的鱼腥气。

  是那种一闻就知道好吃的味道。

  伙计视线往少年因为吃香辣小鱼干而变得红润的唇上一落,登时惊了。

  公子干了什么?

  他下意识去看冯橙。

  陆玄适时开口:“冯尚书走了么?”

  伙计收回视线,忙道:“不但没走,还来了一个朋友。”

  陆玄:“……”

  冯橙:“……”

  “小的先下去了。”伙计察觉二人心情不是很好,忙溜了。

  陆玄看向窗外。

  窗外阳光明媚,毫不吝啬洒进来。

  “再坐下去,就要吃午饭了。”

  冯橙也愁:“是啊。”

  她甚至都怀疑祖父知道她在楼上,故意等她自投罗网了。

  再坐下去,用不用午饭不重要,她想去净房……

  这般想着,冯橙深深看对面少年一眼。

  他们两个在一起待的时间久一些,似乎总有个人会尴尬。

  “冯大姑娘。”

  “嗯?”

  陆玄指指窗外,征询对方意见:“要不从这儿走吧。”

  冯橙眼一亮,忙探头看了看。

  许是快到晌午了,街上竟没有几个行人,若是找准机会,是个脱身的好办法。

  “我没从这么高跳过,不知道会不会弄出太大动静。”望着二楼到地面的距离,冯橙稍稍犹豫。

  不过想想身体的变化,她又有了自信。

  应该问题不大吧——

  陆玄神色古怪:“你要自己跳?”

  冯橙不解看他。

  不然呢?

  陆玄起身,再次问道:“同意从这里离开?”

  冯橙点头。

  “别出声。”随着少年突然靠近,熟悉的气息瞬间把她包围。

  少年抱着微愣的少女,利落从窗子跳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