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春 第67章 她活该

小说:逢春 作者:冬天的柳叶 更新时间:2020-10-05 11:25:0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冯豫兄妹随着尤氏回了怡馨苑。

  尤氏切切叮嘱:“豫儿,你在书院莫要与人交恶,学业上也别有太大压力,你还年轻呢。”

  “母亲放心,儿子知道。这些日子儿子一切都好,就是二弟听了些风雨……”

  尤氏想到冯辉,心生同情:“辉儿是不容易。“

  说到这里,她轻叹口气:“你们二婶其实也不容易。”

  “是啊。”冯豫点头。

  “不是。”冯橙说得干脆。

  冯桃见大姐这么说了,忙附和:“不是。”

  尤氏与冯豫皆愣了一下,看向冯橙。

  少女俏脸紧绷,下巴微扬:“她活该。”

  冯桃紧跟着点头:“大姐说得对,她活该。”

  尤氏与冯豫面面相觑,一时以为姐妹两个说胡话。

  “橙儿,桃儿,你们二婶毕竟是长辈,这样的话以后可不要说了。”尤氏一手牵起一个,无奈提醒。

  杨氏是喜欢拔尖,对她这个大嫂也不算周到,但终归没有大恶。

  活在深宅大院的女人有几个容易的,就连杨氏这样管家多年的,因为一个失误就落得青灯古佛的下场。

  说起根由,却是因为男人养外室。

  尤氏内心深处,对杨氏其实是有几分同情的。

  冯橙听尤氏这么说,越发觉得选在今日挑明不是坏事。

  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的,何况她若不说出真相,母亲与兄长连防备之心都没有。

  “母亲,我说二婶活该,并非图口舌之快,是她真的活该。”

  见冯橙语气认真,冯豫重视起来:“妹妹为何这么说?”

  冯橙一拉冯桃:“还是让三妹说吧。”

  冯桃口齿伶俐说起来龙去脉,最后怒道:“那个小厮都承认了,就是二婶指使的!”

  看着听傻了的母亲与兄长,冯橙冷笑道:“她当婶婶的使出这么恶毒的手段对付三妹,有今日下场是老天开眼,不是活该又是什么?”

  为免吓到母亲与大哥,回击杨氏的事就不提了。

  而这已经足够尤氏好一阵回不过神来。

  冯豫还算镇定,望着两个妹妹面露惭愧:“没想到家里出了这么多事,而我这个当大哥的整日在书院抱着书本啃,却什么都不知道。”

  “大哥别这么想,你好好读书也是为了家里。”

  冯桃连连点头:“大姐说得对。大哥你好好读书,将来支撑门户,就没人敢欺负我们了。”

  冯豫抬手刮了一下冯桃鼻子,笑问:“三妹一日要说几遍‘大姐说得对’?”

  冯桃眨眨眼:“我说过吗?”

  冯豫忍不住笑了。

  他们虽然早早没了父亲,好在母慈子孝,兄妹友爱。

  他要更加努力读书,早早为母亲与妹妹们遮风挡雨。

  听到儿子的笑声,尤氏这才回神,苍白着脸问冯橙:“你二婶真这么做了?”

  “这样的事,女儿怎么会冤枉人。”

  尤氏怔怔看着女儿,落下泪来。

  “母亲——”兄妹三人纷纷变色。

  尤氏擦了擦眼泪,笑容苦涩:“是母亲太没用了,才让你们去承担这些。”

  冯橙伸手握住尤氏的手:“母亲不必自责,我们已经长大了。”

  一样米养百样人,不可能每个人都坚强如铁,精于算计。

  母亲不擅长这些,但对他们兄妹的疼爱却是满满的,也愿意聆听他们的想法。

  比如她说了二婶的事,母亲并没有觉得她行事出格,不合规矩。

  而对她来说,母亲的信任与尊重比打着为她好的幌子胡乱替她做主要好得多。

  见孩子们面露担忧,尤氏忙道:“母亲没事。既然你们二婶是这样的人,那以后就少与汀兰苑那边打交道。”

  兄妹三人点头称是。

  从怡馨苑离开后,冯橙喊住冯豫:“大哥,你能不能去一下我那里?”

  冯豫笑着答应,走进晚秋居,望着墙角的橙子树不由感叹:“再过上几个月,就有橙子吃了。”

  “到时候我摘了橙子给大哥送去。”冯橙笑呵呵道。

  兄妹二人在院中石桌旁坐下,白露端来茶水,识趣避开。

  “妹妹叫大哥来,是有话要对我说吗?”冯豫这么问时,想到了杨氏。

  莫非还有别的事,妹妹不便说给母亲听?

  冯橙一开口,却与冯豫所想差得甚远:“大哥去清雅书院有三年多了吧?”

  冯豫点点头:“有了。”

  “大哥知不知道一个叫陶鸣的学子?”

  “陶鸣?”冯豫越发意外了,深深看冯橙一眼,“妹妹怎么问起这些?”

  “大哥先告诉我,知不知道陶鸣这个人。”

  妹妹一撒娇,冯豫顿时没了脾气:“是有这么个人。那时我才去书院不久,陶鸣是当时书院中比较出众的学生。”

  说到这,冯豫神色多了几分严肃:“不过他后来失足落水死了,妹妹怎么会知道这个人?”

  他与陶鸣没有交集,却因陶鸣是书院风云人物,多少知道一些对方情况。

  陶鸣出身寻常,按说妹妹没有什么途径能接触到。尤其这人已经死了三年,却被妹妹问起,这就更令人费解了。

  冯橙却没办法给兄长解惑。

  说出原因,必然会把陆玄扯进来,说出陆玄——兄长再开明也会敲她的头。

  她只好再次使出撒娇大法:“暂时不方便说,以后我再告诉大哥原因行不行?”

  “这个暂时是多久?”冯豫笑问。

  “大哥——”

  “好吧,这次我先不问。”冯豫脸色一正,“但以后再遇到二婶那样的事,一定要对大哥说。”

  冯橙忙点头。

  “还想问什么?”

  “陶鸣死前有没有什么特别行,或者身边出现过特别的人?”

  冯橙没有问与陶鸣平时走得近的人有谁这类问题。

  陶鸣在清雅书院读书,而迎月郡主的父亲杜先生就是清雅书院的山长。长公主府既然查到陶鸣,这些肯定都掌握了。

  而线索断了,证明暂时没发现异常。

  她问兄长只是抱着试试看的念头,兄长记忆力超凡,或许会记得其他人不记得的细节。

  冯豫听了冯橙的话拧眉回忆:“我与陶鸣没什么交集,见面顶多点头之交,要说他有什么反常行,那大哥不清楚。”

  说到这,他顿了一下:“不过我曾无意间看到一个婢女打扮的小姑娘来找过他,那时只有他们二人在,这算特别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