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春 第68章 画像

小说:逢春 作者:冬天的柳叶 更新时间:2020-10-05 11:25:0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第68章画像

  婢女打扮的小姑娘?

  冯橙心头一动:“大哥不是说陶鸣家境普通,这个婢女应该不是他家里人吧?”

  “应该不是。在清雅书院读书的学生,家中打发下人来找的话,都是打发小厮来。”

  全是年轻学子的地方,哪有派丫鬟去的。

  “听说陶鸣是在金水河游玩时失足落水的,去寻他的婢女会不会是金水河上的——”冯橙话未说完,便见冯豫变了脸色。

  “妹妹还知道金水河?”

  冯橙:“呵呵。”

  “少打马虎眼,你一个小姑娘从哪里知道这些乱七八糟的?”冯豫真有些生气了。

  金水河是京城人们游玩消遣的好去处,等入了夜更是脂粉流香,莺歌燕舞。

  陶鸣夜游金水河溺水,对妹妹这样的小姑娘来说,完全不适合拿出来讨论。

  让他知道是哪个混账对妹妹说这些,定不轻饶!

  冯橙面不改色甩锅:“听三叔提过。”

  去金水河游玩对三叔来说是家常便饭,而大哥拿三叔没辙。

  冯豫一听,果然皱着眉头不知说什么好。

  若是有个这么不着调的弟弟,一顿胖揍少不了,可偏偏是他叔……

  侄儿打叔叔,那就是笑话了。

  “大哥,你还记得那名婢女的长相吗?”冯橙赶紧转移话题。

  冯豫想了想,起身道:“去书房吧。”

  进了西间书房,冯豫扫一眼摆在桌上的笔墨,示意冯橙磨墨。

  “大哥要画画?”

  冯豫谦逊道:“我试试看能不能画出来,时间有些久了,可能会有出入。”

  冯橙快哭了。

  都是一个爹娘生的,差别太大了。

  大哥不但有着超凡记忆力,还有一手出神入化的画技,这也是大哥能在人才辈出的京城才名远播的原因。

  冯橙守在一旁看兄长在纸上涂抹勾画,一名十四五岁的婢女渐渐跃然纸上。

  冯豫把笔搁下,打量着画上人物遗憾道:“可惜还是不能把脑海中的形象完全落在纸上。”

  笔墨画出来的人物,终归有些失真。

  “好在这名婢女有些特色,这里有颗痣。”他说着换了朱笔,在女子眼尾处轻轻一点。

  那落于纸上的婢女,瞬间鲜活起来。

  “大哥好厉害。”冯橙望着兄长,眸中生辉。

  她的哥哥有天资,也有勤奋,苦读多年只等着乡试一飞冲天,却因为杨氏的算计错过了这场秋闱。

  这一错过,便要再等到三年后。

  可哪还有什么三年后,随着尚书府的轰然倒塌,大哥也不在了。

  望着近在咫尺的兄长,冯橙有些想哭。

  冯豫看看泫然欲泣的妹妹,再看看桌上墨迹未干的画,有些傻眼。

  难道因为他画得太好了,给了妹妹压力?

  冯豫抬手拍拍冯橙肩头,努力安慰:“妹妹好好练,以后会比大哥画得还好的。”

  冯橙:“……”本来是感伤前尘,大哥这么一说,真想哭了。

  从冯豫这里得了画,冯橙思来想去,决定把它交给陆玄。

  陶鸣是在金水河出事的,出事前曾有婢女打扮的小姑娘找过他,按常理推测,这名婢女与金水河有关的可能性很大。

  金水河上画舫游船上千,花娘多得数不过来,这种不起眼的婢女就更多了。

  她留着这幅画没有多大用处,交给陆玄或许能派上用场。

  有了这个决定,冯橙按着先前约定打发人去成国公府送信。

  恰好这日陆玄没有出门,而是把自己关在书房里,整理近来搜集的讯息。

  书房门被敲响,传来来喜的声音:“公子,有人给您送信来。”

  “进来吧。”陆玄揉了揉眉心,身体往椅背上一靠。

  来喜推门而入,把一封信交给陆玄。

  信上简简单单,只写了见面时间与地点。

  看到落款,少年唇角下意识扬起,在小厮诧异的目光中又很快收敛。

  “把桌上整理一下。”陆玄交代完,大步走出书房。

  来喜一边整理案上纸张,一边暗暗纳罕。

  公子做事时很不喜欢被人打断,今日因为一封信居然立刻出去了。

  这是谁的信啊?

  陆玄赶到清心茶馆时,冯橙还没有到。

  当然这不怪冯橙不守时,而是还未到约定时间。

  伙计颠颠上了茶,冲陆玄露出个邀功的笑:“公子,小的有东西要交给您。”

  陆玄扫伙计一眼,面色淡淡。

  他想不出能有什么东西交给他,让这伙计敢笑得这么欠揍。

  伙计很快打开摆在雅室中的柜子,拿出一个帷帽:“公子您看,冯大姑娘的帷帽!”

  陆玄默了一下,扬眉问:“然后呢?”

  就给他看这个?

  伙计愣了:“这是冯大姑娘的帷帽啊。”

  “金丝做的?”陆玄看了看。

  伙计一下子凌乱了。

  陆玄皱眉:“既然是冯大姑娘的帷帽,你拿给我做什么?”

  想讨赏钱?

  伙计:“……”

  他错了还不行,就公子这样,要是能抱得美人归他从二楼窗子跳下去!

  “放这里,你退下吧。”

  伙计心里哇凉退了出去。

  陆玄这才拿起帷帽,仔细看起来。

  看来看去就是一顶普通帷帽,若是落下一个装满小鱼干的荷包,还令人惊喜些。

  回味起那日尝到的小鱼干,少年抿了抿唇。

  回去后他还起过让厨房做些小鱼干的念头,后来一想不就是小鱼干,似乎没什么好吃。

  那日可能是饿了。

  陆玄喝完第二杯茶的时候,外面终于传来脚步声。

  轻盈利落,不同于寻常女子。

  这是冯大姑娘的脚步声。

  冯橙进来后,便看到陆玄坐在老位置,坐姿那个挺拔。

  再然后,就发现了上次落下的帷帽。

  “这间雅室没有别的客人来吗?”冯橙走过去坐下,随口问道。

  陆玄睨了她一眼。

  他开的茶馆生意有这么差?

  “伙计收起来了,冯大姑娘以后可别再丢三落四。”少年小小还击一下。

  冯橙诧异:“是因为你抱我跳窗,帷帽才落下的。”

  少年那张清俊的脸不受控制热了一下。

  明明是事急从权,她为什么能脸不红气不喘说得那么奇怪?

  陆玄决定说正事:“冯大姑娘今日约我有什么事?”

  冯橙把画卷放在桌面上,缓缓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