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春 第69章 她的幸运

小说:逢春 作者:冬天的柳叶 更新时间:2020-10-05 11:25:0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展开的画卷上是一名十四五岁模样的婢女。

  陆玄打量一番,看向冯橙。

  冯橙解释道:“陶鸣出事前,这名婢女曾去书院找过他。”

  陆玄面露惊讶:“冯大姑娘从何处得来的消息?”

  无论是他这边还是长公主府那边,这些日子一直围绕着清雅书院调查,这个线索却没进入过视线。

  冯橙对陆玄没打算隐瞒,笑道:“我大哥无意中看到的,说当时只有陶鸣与这婢女两人,别人不知道也正常。”

  陆玄看冯橙一眼。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冯大姑娘好像有点得意。

  “那这画像——”

  “我大哥画的。”冯橙扬唇。

  陆玄确定了,冯大姑娘就是在得意。

  他目光再次落在画像上,一副漫不经心的语气:“这种画像一般都不会太像——”

  见对面少女收了笑,不知怎的就转了话音。

  “不过令兄是有名的才子,作的画还是可以参考的。”

  冯橙懒得与口不对心的某人计较,指着画像道:“反正线索断了,那就死马当活马医吧。陆大公子试试能不能找到画上婢女,要是运气好找到人,说不定会有收获。”

  这话陆玄赞同。

  很多繁琐的调查,都是为了那万一的可能。也许会做很多次无用功,但只要有一次是有用的,那就值得。

  这世上哪有那么多天上掉馅饼的美事。

  陆玄仔细把画像收起,放在手边:“那我试试吧,若有进展就知会你。”

  “好。”把画像送出去,冯橙也算完成了此次出门的目的。

  “冯大姑娘,有件事我很好奇。”

  “你说。”

  少年点点桌上画卷:“你为何对迎月郡主的事这么关心?”

  “大概是同病相怜吧。那日若没有遇到陆大公子,我会与迎月郡主一样早早死去,至死都不会知道真正害我的人是谁。所以我想为找出害迎月郡主的真凶出些力,也看看与害我的人有没有关联。”

  少女眉眼平静,神色坦然。

  陆玄看着这样的她,心中突然生出几分异样。

  这个喜欢吃小鱼干的女孩子,那日若是就这么悄无声息死在荒郊野外——这么一想,竟有些难受。

  还好,她遇见了他。

  欢喜如春日的野花,在少年心头绽放。

  悄悄然,洋溢着芬芳。

  “冯大姑娘运气不错。”少年说这话时没有笑,不想让对方察觉他没来由的好心情。

  冯橙却认真点了点头,望着那双清凌凌的眼由衷道:“对啊,遇到陆大公子是我长这么大运气最好的一次。”

  无论是成为来福,还是做回她自己,遇到陆玄都是她最大的幸运。

  能活下去,才有更好的可能。

  陆玄默默移开视线。

  怎么突然就认真起来了?

  “咳咳,冯大姑娘不必太往心里去,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冯橙:“……”

  忍住笑后,她反问:“那陆大公子呢?”

  “我什么?”

  “陆大公子为何一直在查迎月郡主的事?”

  陆玄深深看她一眼,道:“与冯大姑娘理由差不多,查出害迎月郡主的人,或许能有我弟弟的线索。”

  “希望陆大公子能早日找到令弟。”

  就算陆墨已经不在人世,寻到尸骨也好。

  生不见人死不见尸是令至亲最痛苦的,永远都无法放下。

  “那我回去了。”冯橙起身,拿起帷帽。

  她拿起的是进来时随手取下的帷帽,先前落下的帷帽还摆在桌上。

  看着那孤零零的帷帽,少年默默想:冯大姑娘不方便带走的话,他勉强收起来也行。

  纤纤素手伸出,把那顶帷帽拿起来。

  陆玄抬眸,不解看着拿起两顶帷帽的少女。

  冯橙把两顶帷帽叠起来戴在头上,整理好双层面纱冲陆玄摆手:“陆大公子,回见。”

  陆玄:“……”

  转眼又是七八日过去,天热了起来,藏在繁茂枝叶间的蝉鸣令人无端烦躁。

  从送出画像后,冯橙一直没等到陆玄那边的消息。

  她渐渐不再抱太大希望。

  笔墨画出来的人物有些失真在所难免,何况过去了三年,那婢女容貌没准有不小改变。

  也或者她猜错了,那名婢女与金水河毫无关联,陆玄在金水河上找人自然不会有收获。

  甚至还可能人已经离开了京城。

  可能性太多了,想找到这个婢女本就是大海捞针。

  需要花功夫,更需要一些运气。

  “小鱼,快下来吃西瓜。”耳边传来白露的喊声。

  西瓜是浸在井水中冰过的,吃起来格外甜。

  小鱼正在树上粘知了,闻利落跳了下来。

  冯锦西走进晚秋居时,看到的就是小鱼从树上往下跳的情景。

  他登时惊了:“橙儿,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不用梯子,直接从树上往下蹦吗?

  “知了有些吵,小鱼在粘知了。”

  冯锦西更惊了,伸手比划着:“粘知了不都是站树下拿长竹竿吗?”

  “小鱼会爬树啊。”

  冯锦西顿时无以对。

  大侄女说得有道理。

  这时白露已经把西瓜切开了。

  冯锦西眼一亮:“好瓜!”

  冯橙笑道:“那三叔多吃一点。”

  冯锦西接过白露递来的西瓜吃了一口,有些遗憾:“在这里吃可惜了。”

  “吃西瓜还要讲究地方吗?”冯橙知道小叔叔常常语出惊人,配合问道。

  这也是冯锦西喜欢和大侄女玩的一个原因。

  侄女多好,不但不会大惊小怪他说什么,还很贴心。

  “游着湖吹着风吃着甜丝丝的西瓜,岂不美哉?”

  他今日来,就是约侄女一起去游湖的。

  冯橙也猜到了,笑容更甜:“三叔要带我去游湖?”

  “是啊,天热了,在屋子里待着多闷,橙儿去不去?”

  冯橙忙点头:“去!”

  “那赶紧换衣裳吧。”

  冯橙回屋换衣裳,冯锦西吃着西瓜等着,不多时就见换好衣裳的侄女抱着一个大西瓜走过来。

  冯锦西呆了呆:“这瓜沉不沉?”

  “啊,沉!小鱼,快把西瓜接走。”

  冯锦西神色这才恢复如常。

  他就说一定很沉,侄女怎么可能抱得动。

  叔侄二人往外走,冯橙笑盈盈问:“三叔,咱们去哪里游湖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