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春 第70章 泛舟河上

小说:逢春 作者:冬天的柳叶 更新时间:2020-10-05 11:25:0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冯锦西甩开折扇,笑呵呵道:“就去莫忧湖吧,离得也不远。”

  “莫忧湖?”冯橙蹙眉。

  “怎么,不想去那里?”冯锦西有些意外。

  莫忧湖就在城西,水质清澈,垂柳婆娑,是游湖的好去处。

  冯橙扬唇笑:“三叔,不如我们去金水河吧。”

  金水河!

  冯锦西因为吃惊忘了摇动折扇:“橙儿怎么想去金水河?”

  “三叔不是常去嘛。”

  冯锦西猛咳嗽两声:“橙儿听谁说的?”

  让他知道哪个乱说话,定要那混账好看!

  冯橙笑盈盈道:“祖父不是常说,三叔再去金水河就打断你的腿。”

  冯锦西:“……”

  “三叔喜欢去的地方定然好玩儿。”冯橙拉了拉冯锦西衣袖,“三叔带我去开开眼界吧。”

  “这个——”冯锦西使劲扇了扇折扇。

  现在是白日,带侄女去金水河玩一玩不是不可以,可要是父亲大人知道了——

  一股寒气爬上脊背。

  “三叔若是为难——”冯橙咬了咬唇。

  冯锦西没敢吭声。

  要是侄女说他若为难就不去了,那就顺着台阶不去了吧,总比冒着被父亲打死的生命危险强。

  就是稍稍有点对不住侄女……

  冯锦西刚升起那么一丝内疚,就听大侄女道:“三叔若是为难,那我有机会自己去。”

  “不成!”冯锦西差点跳起来。

  少年看着比自己小不了两岁的大侄女,头疼不已。

  “三叔——”少女声音拉长,眼中闪着希冀。

  冯锦西无奈应下来:“就这一回,不许对别人说,也不许自己偷着去”

  “知道了。”冯橙乖巧点头。

  冯锦西吩咐白露:“去我那里找小厮拿两套未穿过的男装来。”

  等到冯橙与小鱼换上男装,冯锦西仍不忘叮嘱:“千万不要把我带你去金水河的事传到你祖父耳中,不然你就会失去我这个叔叔了。”

  冯橙忍俊不禁:“三叔放心,我知道。”

  白日的金水河波澜壮阔,浮光跃金。

  画舫游船来来往往,人们或靠着栏杆,或立在船尾,享受夏日游河的乐趣。

  冯锦西租的是一艘小船,头戴斗笠的船夫熟练划着船桨,安安静静不打扰客人游兴。

  冯橙环顾打量,不由感叹:“三叔,这里好热闹。”

  白日里都有这样的热闹,可想而知到了夜晚有着“不夜天”之称的金水河会是怎样一番景象。

  那名婢女倘若真是金水河上的人,想要找到说是大海捞针一点都不夸张。

  听了冯橙的话,冯锦西折扇一甩,叹道:“这算什么热闹,等到了晚上——”

  说到这里,吓得赶紧住嘴。

  侄女要是让他晚上带着过来,那可真是要他的命。

  冯橙倒没有为难叔叔的心思。

  白日三叔答应带她来金水河玩已经不容易,晚上绝对不可能。

  对于不可能的事,求也没用。

  先熟悉一下地形,万一将来有需要,可以自己来嘛。

  一阵歌声随风传来,嘹亮悠远,令人动容。

  冯橙闻声望去,带着几分稀奇道:“原来是船夫在唱歌,唱得真好听。”

  一直默默划桨的船夫一听不干了,清清喉咙,张嘴唱起来。

  冯橙微愣,看看大声唱歌的船夫,再看看冯锦西。

  冯锦西朗声大笑。

  一时笑声伴着歌声飘远,惊起停在水面上的飞鸟,也引来或粗犷、或悠扬的歌声加入。

  冯橙微微仰着头,迎接那扑面而来的阳光与微风。

  亲人俱在,盛世太平。

  这可真是最好的日子。

  也因此,把那些魑魅魍魉找出来的心越发坚决。

  “橙儿。”

  冯橙回神,看向冯锦西。

  “金水河好不好玩?”风吹衣衫动,俊俏无双的少年笑容满面。

  冯锦西不是个纠结的人,既然带侄女来了,就不再想那些世俗规矩,玩得开心最重要。

  冯橙点头:“不虚此行。”

  冯锦西笑得越发灿烂。

  冯橙随意放远目光,突然发现许多船只向一个方向游去,视线下意识追逐,就见那处岸边已经围了不少人。

  隐约有惊呼声传来:“死人了,死人了!”

  船夫立刻停下引吭高歌,看向冯锦西。

  凭经验,金水河有热闹时这些游玩的客人都会赶过去看看。

  冯锦西脱口而出:“过去看看!”

  话说完想到侄女也在船上,他忙改了主意:“算了,不看了。”

  好像有死人,吓着侄女怎么办?

  啊,好想看热闹,又要照顾侄女,他可太难了。

  少年遥望着岸边,满心遗憾。

  “三叔,我们去瞧瞧吧。”

  “可能有人溺水,看到会做噩梦的。”

  “三叔原来这么胆小。”冯橙讶然。

  冯锦西翻了个白眼:“我怕你做噩梦。”

  “我不怕啊。”迎着冯锦西质疑的眼神,冯橙一脸淡定,“我真不怕。”

  “那——”冯锦西小小动摇了一下。

  有热闹瞧,谁不想呢。

  冯橙趁热打铁:“三叔,来都来了。”

  冯锦西一听,顿觉有道理。

  也是,来都来了。

  “那就去看看吧,你要是害怕就捂住眼。”

  “行。”

  冯锦西赶紧指挥着船夫把船划过去。

  岸边已经围满了人。

  冯橙看不到里边情形,灌了一耳朵议论。

  “可惜了,瞧着还挺年轻呢。”

  “是呀,不知道是来游河的小娘子,还是金水河上的姑娘。”

  “看穿着不像金水河上的姑娘啊。”

  “啧啧,看样子溺死没多久,这么热的天要是在水里泡久了,还不像个吹了气的皮球似的。”

  “这你也知道?”

  “等你在河边住久了自然就知道了,或者你往家里水井丢头死猪试试。”

  先前说话的人啐道:“我疯了么,往自家井里丢死猪!”

  ……

  冯橙终于挤进去,看到了躺在河边的尸体。

  那是一具侧趴着的女尸,湿漉漉的长发铺散在一边,露出一张青白的脸。

  就像人们议论的,女尸泡在水里的时间应该不会太久,面容还没发胀到辨认不出来的地步。

  而原因也从围观之人的口中知道了:两个朋友来河边钓鱼,突然觉得有点不对劲,再然后就把女尸拽上来了……

  冯橙鼓起勇气打量女尸,突然眼神一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