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春 第72章 认尸

小说:逢春 作者:冬天的柳叶 更新时间:2020-10-05 11:25:0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冯橙浑身瞬间紧绷起来。

  很快传来少年清朗的声音:“是我。”

  冯橙放松下来,偏头看去。

  陆玄在她身侧站定,眼底带着好奇:“冯大姑娘警惕性还挺高。”

  这般敏锐的反应,一般都是那些习武多年的人才有的。

  不过再想到眼前少女徒手抓鱼,他又觉得没毛病了。

  这或许就是冯大姑娘的特别之处吧。

  “这么巧,陆大公子也在。”担心被看热闹的人听到,冯橙往陆玄身边靠了靠。

  淡到若有若无的香气钻入鼻端,陆玄觉得有些好闻,又有些不适。

  靠这么近,不如在茶馆里自在。

  少年有些别扭想着,面不改色道:“冯大姑娘在这里才是巧。”

  这些天来他一直为了寻找画上婢女奔波,金水河这边是重中之重,会在这里有什么奇怪的。

  “去那边说话吧。”陆玄指指岸边垂柳。

  眼下人们都守在这边等热闹,那倒是个谈话的好去处。

  冯橙略一迟疑,交代小鱼:“三叔若是去上船的地方等我,你就去和他说一声。”

  以她对三叔的了解,三叔怎么也要等花娘来认过尸才会离开,叮嘱小鱼只是以防万一。

  小鱼微微点头,示意知道了。

  二人去了方便谈话之处,皆放松许多。

  “陆大公子看到那溺水女子的模样了吗?”

  陆玄颔首:“刚才看到了。”

  他是听手下报信说发现了溺死女子才赶过来的,刚刚站在人群中观察女尸,就见冯大姑娘那个不像叔叔的叔叔走了出去。

  常理来说,冯大姑娘不该出现在这里,哪有当叔叔的带着侄女逛金水河的。

  不过想到冯大姑娘也在关心那名婢女下落,又是白日,或许真来了也有可能。

  然后,他就发现了那张熟悉的面庞。

  “陆大公子,你觉得溺水女子像不像画上婢女?”

  “有些像。”

  冯橙看着岸边热闹处,有些期待:“希望今日没有白来。”

  陆玄默了默。

  为什么他觉得冯大姑娘十分好运?

  他整日派人守着这里都风平浪静,冯大姑娘一来,就遇到了疑似画上婢女的溺水女子。

  这时人群一阵骚动:“花娘来了!”

  陆玄用下巴点了点那个方向,示意冯橙跟上。

  二人悄悄混入看热闹的人群中,打量走来的花娘。

  花娘身姿婀娜,身量高挑,由一名十四五岁的婢女扶着款款走来,身后跟着两名壮汉。

  伸长脖子看热闹的人不由发出遗憾的叹气声。

  脸上怎么还覆着轻纱呢,看不清真容啊。

  花娘到了官差面前,福了福身子:“奴家见过差爷。”

  众目睽睽之下,官差不好仔细打量花娘,严肃问道:“可是彩云小姐?”

  花娘称是。

  “麻烦彩云小姐来看一看这具女尸是否认识。”官差侧开身子。

  花娘在原地犹豫着,一副恐惧不安的样子。

  “快看看啊。”围观者中有人喊道。

  花娘鼓了鼓勇气,看向地上女尸。

  看清女尸面容的一瞬间,花娘惊呼出声:“莺莺!”

  扶着花娘前来的小丫鬟也大着胆子看过去,小脸顿时变得煞白:“真的是莺莺姐!”

  似乎是因为认出了人,二人少了几分胆怯,多了几分悲痛。

  花娘靠近几步,频频擦拭眼角。

  小丫鬟也不停用手背抹泪。

  官差等了一会儿,开口问道:“彩云小姐,确定这是你的婢女莺莺?”

  花娘轻轻点头,声音带着哽咽:“是莺莺没错。”

  “那彩云小姐知不知道莺莺是什么时候不见的?”

  花娘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女尸,迟疑道:“许是后半夜,或是今早……”

  官差皱眉:“莺莺是你的婢女,大概从什么时候起没见到人,彩云小姐不知道吗?”

  花娘垂眸道:“我们这些人睡得晚,起床梳洗时就快到晌午了。我昨晚入睡大概在丑初时分,那时候莺莺还在。”

  丑初时分?这可够晚的,难怪快晌午才起来。

  官差心里嘀咕一句,问小丫鬟:“你最后见到莺莺是什么时候?”

  小丫鬟怯怯道:“也是晚上啊。刚刚差爷们过去时我们还在睡呢,都不知道莺莺姐不见了。”

  “那莺莺有没有得罪人,或者近来有什么反常?”官差看着花娘问。

  花娘微微蹙眉:“差爷莫非怀疑奴家?”

  官差笑笑:“不是这个意思,毕竟一条人命,总要问周些,彩云小姐不要多想。”

  花娘沉默了一下,道:“莺莺大半时间都在我身边,性子又好,应该没有得罪人。至于反常——”

  官差听出几分意思,忙道:“彩云小姐尽管说,我们会有判断。”

  “这个——”花娘环顾左右,露出为难之色。

  官差指指不远处的垂柳:“彩云小姐觉得不方便的话,我们可以去那里说。”

  花娘点点头。

  眼睁睁看着官差与花娘往那边去了,围观众人齐齐叹息。

  热闹看得好好的,怎么这样呢?

  这和吃独食有什么区别!

  人群中,冯橙与陆玄面面相觑。

  也是巧了,官差与花娘去的就是他们刚才谈话的地方。

  柳枝垂下千万条,恍如绿色帘幕。

  官差迫不及待问:“彩云小姐现在可以说了吧?”

  花娘幽幽叹口气:“莺莺最近是遇到了事。前些日子有位姐妹病了,而莺莺容貌可人,正是好年纪,妈妈就把主意打到了她头上。莺莺不愿意,找我哭诉了好几次,我也一直求妈妈高抬贵手,但妈妈没有松口的意思——”

  说到这里,花娘潸然泪下:“莺莺定是想不开,才投了河……”

  官差问到这里,觉得事情差不多清楚了。

  这种金水河上讨生活的人,想不开寻短见并不稀奇。

  “彩云小姐,莺莺的遗体——”

  花娘苦笑:“这就让人把她的遗体带走。莺莺好歹跟了我这么久,总要给她体面安葬。”

  官差点点头,走回去示意手下集合:“人是投河自杀的,走了。”

  盘问这么久,几名衙役早就满头大汗,闻迫不及待收了工。

  花娘吩咐两名壮汉抬走了莺莺尸体,留下乌压压一群人抓耳挠腮。

  到底为啥投河啊,不说清楚就都走了,这不是让人好奇死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