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春 第76章 收获

小说:逢春 作者:冬天的柳叶 更新时间:2020-10-05 11:25:0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彩云长得好看吗?”

  陆玄皱眉:“一直蒙着皂纱,看不出来。冯大姑娘为何关心这个?”

  现在要查的重点难道不是彩云与学子陶鸣之间的关联么,她长得好不好看有什么要紧?

  冯橙诧异看陆玄一眼:“这不是顺便就问到了。”

  陆玄略一沉吟:“冯大姑娘若是好奇彩云长相,明日有时间的话可以与我一起来金水河游船。”

  “陆大公子约了彩云?”

  陆玄颔首:“嗯。”

  “那好啊。”冯橙笑盈盈应下。

  “走吧,去那边看看。”陆玄往莺莺的坟头方向抬了抬下巴。

  那里两个人正忙碌着,来喜用陆玄带回来的黑布围住灯光,以防有人无意间往土山这边瞧发现异常。

  冯橙低声问:“陆大公子带来的是什么人啊?”

  “年轻的那个姓林,是刑部查案的好手,年长的那个是名仵作。请他们过来看看莺莺的死有没有蹊跷。”

  白日官差虽来过,可那些人是个什么水平就不必说了。

  再者每到这个时节总有人溺水,或是寻短见,或是意外失足,人们发现溺水的尸体报官后,若查不出身份,便由官府把尸体送去义庄安置。

  没有明显外伤的溺死者,谁会费心查呢。

  “等会儿若是问起,我就说你们都是我的手下。”走过去时,陆玄低声道。

  冯橙点点头,示意明白。

  随着走近,尸体散发出的特有气味越发浓郁。

  “林兄,查得怎么样?”陆玄开口问。

  姓林的年轻人走过来,分出眼风看了看冯橙,道:“没有外伤,不过小腿处有不太明显的擦伤。另外,老王从尸体中检出了药物残留。”

  “药物?”陆玄挑眉,没想到还有这种意外收获。

  “对,老王利用一种药粉可以检测出来尸体内有无药物残留。如果有,滴入溶了药粉的水中后颜色会发生变化……”林姓男子简单解释了一下,“是老王多年摸索研究出来的,具体就不说了,总之女尸生前应该服用了某种药物----”

  “应该是迷药。”散发着独特味道的老王走过来,接话道。

  陆玄虽觉这味道十分不友好,面上却半点不露:“这是不是说明女子是服用了迷药后被人丢入水中的?”

  老王点点头:“可以这么说,毕竟昏睡的人不可能自己跳进水里。”

  “今晚劳烦你们了。”陆玄拱手。

  老王忙侧开身:“公子折煞小民了。”

  在大魏,仵作是贱业,老王虽是一等一的仵作,却不敢受陆玄这一礼。

  林姓男子与陆玄是朋友,态度就随意多了:“接下来陆兄如何打算?若没有别的安排,我要把这女尸带回去,好好查一查这桩命案。”

  一个溺死者查出体内有迷药,这就是凶案,那他就要管一管了。

  “这女子的身份我知道,不过暂时还请林兄不要打草惊蛇,我还有别的安排。”

  听陆玄这么说,林姓男子很给面子答应下来。

  陆玄又道:“这么热的天尸体无法久放,为了留住证据将来与人对质,回头我送些冰过去。”

  林姓男子一笑:“这样当然好,我正发愁呢。”

  夏日的冰块金贵得很,他可用不起。

  “那就趁着天还未亮把尸体运走吧。来喜----”

  来喜双眼含泪望着陆玄:“公子----”

  公子您好好看看啊,小的还是个眉清目秀的孩子!

  面对无助的小厮,少年面无表情:“又不是让你直接背尸,不是有棺材么。”

  “小的一个人背不动啊。”

  小鱼一声不吭走向黑棺。

  来喜一看,险些跳起来,追过去连声道:“我来,我来!”

  要是让小鱼背动了,不显得他太无用了。

  最后二人合作,抬着棺材离开了山林。

  路上黑漆漆的,连金水河上的丝竹声都歇了,好在京城没有宵禁的规矩,一行人顺利把装着莺莺尸体的棺材弄了回去。

  林姓男子难掩疲惫:“陆兄,那我先等你那边的安排。”

  “今夜辛苦了。”陆玄道了谢,与林姓男子告别。

  走到岔路口,冯橙停下来:“陆大公子,我们也在这里分开吧。”

  “我送你回府。”

  “不用,这个时候遇不到人,再说还有小鱼和来福。”

  想想小鱼的身手,陆玄没再坚持:“那明日我在老地方等你。”

  “好。”

  目送冯橙远去,陆玄转过身:“走吧。”

  来喜终于忍不住问:“公子,来福是谁啊?我怎么瞧着只有冯大姑娘与小鱼两个人?”

  陆玄看来喜一眼,唇角微扬:“来福是那只花猫。”

  来喜:“……”

  缓了一下,小厮神色复杂问:“公子,冯大姑娘那只猫……该不会是您取的名儿吧?”

  少年语气淡淡:“我怎么可能给一只猫取这种名儿。再说,那是冯大姑娘的猫。”

  “呵呵,这也太巧了。”来喜干笑,不知说什么好。

  忽然觉得“来喜”这个名字没法要了。

  “公子,您是不是对冯大姑娘说过小的叫来喜?”想到山林中那声熟络的唤,来喜有些感动。

  公子还会特意告诉冯大姑娘他的名字,这说明他在公子心中的地位比自己想得还高呢。

  陆玄淡淡瞥小厮一眼:“你想得太多了。”

  眼见少年大步往前走,来喜急忙追上去。

  嗐,公子还不承认。

  晚秋居中,白露已经等得望眼欲穿,总算等到了冯橙回来。

  “什么味道?”白露动了动鼻子,一脸嫌弃看着小鱼,“小鱼,你不会是掉臭水沟了吧?”

  等等,姑娘和来福好像也不香了。

  白露正疑心,小鱼平静解释:“尸臭。”

  “什么?”白露急忙捂住嘴,堵住尖叫。

  “去打水吧,我们都要洗一洗。”冯橙困意袭来,吩咐白露。

  沐浴更衣后,冯橙已经困得睁不开眼,犹不忘叮嘱白露:“白天还要出门,到时间记得叫醒我。”

  “是。”白露应了,问起另一件事,“那早上长宁堂的请安姑娘还去吗?”

  “不去了,就说我身体不舒坦……”话没说完,少女已经呼呼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