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春 第77章 开门见山

小说:逢春 作者:冬天的柳叶 更新时间:2020-10-05 11:25:0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阳光洒满了闺房,白露挽起雨过天青色的幔帐,俯身轻喊:“姑娘,该起了。”

  冯橙翻了个身,背对着侍女继续睡。

  白露无奈笑笑,声音微微抬高:“姑娘,该起了,您不是还要出门吗?”

  “什么时辰了?”冯橙猛然坐起,睡眼朦胧问。

  “巳初时分了。”

  少女眼神渐渐恢复清明,打着呵气下了床榻。

  离着约定的时间还早,不急。

  陆玄挺体贴,知道金水河上的人起得晚,约彩云的时间也晚,便宜了她多睡一会儿。

  一番洗漱,冯橙带着小鱼准备出门。

  白露有些不安:“早上才去长宁堂说您身子不适,您这时出门的话,若是传到老夫人耳里恐怕不太好。”

  冯橙蹙眉:“说得也是,那就翻墙出去吧。”

  “翻墙?”白露以为听错了。

  虽说昨夜姑娘就是翻墙进来的,可那是大半夜,青天白日姑娘把“翻墙”说得这么云淡风轻合适吗?

  “正好不用到外面再换男装了。”

  眼见利落换了男装的自家姑娘往外走,白露死死拽着她衣袖:“姑娘,万一让人看见怎么办!”

  “园中花木繁茂,方便遮掩身形。后门出去就是一条小巷,平时少有人走,我和小鱼从那边翻出去。”

  白露依然抓着冯橙衣袖不放:“姑娘,婢子还是担心被发现----”

  万一被发现呢?事情总有个万一不是。

  “被发现----”冯橙认真想了想后果,“祖母鲜少出长宁堂,二婶在礼佛,母亲与三妹发现了肯定站我这边,只有二妹有些麻烦,不过昨日祖母不是答应她今日去万福寺上香,恐怕等我回府她还没回来呢。”

  白露晕乎乎听着,竟觉得自己在瞎操心。

  “万一被下人发现呢?”

  冯橙笑笑:“丫鬟婆子更不必担心,到时候你抱着来福守在那里,见谁往那边走就放来福,对方就留意不到别的了。”

  白露险些哭了。

  姑娘想得太“周全”了。

  这个时候,负责庭院洒扫的下人早已干完了活,离着各院去大厨房领午膳又还早,园中鲜少见到下人经过。

  眼见冯橙与小鱼顺利翻过墙头,白露大大松了口气。

  可算是没出意外。

  “白露姐姐,你怎么在这里?”

  一道声音响起,白露立刻感觉到怀中花猫蠢蠢欲动。

  现在不用扑啊!

  白露死死抱紧来福,冲说话的小丫鬟笑笑:“我在遛猫呢。”

  小丫鬟吃惊看了扭动身体的花猫一眼:“原来猫还需要遛啊?”

  “是呢,来福吃得多,精力好,需要遛一遛。”

  “喵?”

  感觉到怀中花猫的不悦,白露忙道:“好了,不和你说了,来福等急了。”

  “白露姐姐慢走。”

  白露回头看了一眼笑容甜美的小丫鬟,暗松口气。

  这丫头可不知道自己多幸运,再早来那么一会儿,来福就要扑她脸上了。

  冯橙与小鱼落在偏僻的长巷中,大大方方往外走去。

  长巷的出口就是繁华街道,街上行人来来往往,无人留意这样随处可见的巷子。

  冯橙随意扫了眼四周,扬起的唇角突然凝住。

  糟了,是三叔!

  “小鱼,换个方向走。”冯橙镇定转身,快步往前走。

  小鱼默默跟上。

  冯锦西往那个方向扫了一眼,面露狐疑。

  怎么瞧着往那边走的那道背影挺熟悉?

  嗯,估计是哪个朋友吧。

  冯锦西很快抛开疑惑,走进了尚书府。

  冯橙在清心茶馆与陆玄汇合,一起前往金水河。

  游船早已准备好了,是一座中等画舫,比起昨日冯橙坐的那只小船要宽敞气派多了。

  趁着来喜去云谣小筑接人,冯橙谈起昨夜的发现:“陆大公子,我有个问题想不通。”

  “等会儿人来了,就不要叫我陆大公子了。”陆玄提醒道。

  冯橙想了想,试探问:“陆兄?”

  “嗯。”陆玄点点头,不知怎的,突然想到那个雷雨交加的夜晚,少女追到窗边急急喊的那声“陆玄”。

  “陆玄”好像比“陆兄”更好听。

  “那陆大公子可以叫我‘冯兄’。”

  “你刚刚不是说有问题想不通么?”少年无奈扯了扯唇角。

  一个称呼而已,怎么觉得她还挺雀跃?

  “假如害死莺莺的是彩云,她为何不直接推人下水,还要用迷药?毕竟在金水河上推人下水很方便。”

  陆玄显然考虑过这个问题,道:“或许莺莺水性好,落水后淹不死。哪怕不会水,落入水中难免挣扎呼救,万一引来旁人就暴露了。保险起见,在她失去意识后把人丢入水里最稳妥。”

  冯橙不由点头:“陆兄说得有道理。”

  少年轻咳一声:“稍作分析便知道了。”

  这也不值当夸赞。

  冯橙深深看他一眼。

  某人的得意都要扑出来了,可惜没有尾巴。

  陆玄意识到这样有打击人家小姑娘的嫌疑,忙转移话题:“冯兄昨日睡得还好吧?”

  话一出口,又尴尬了。

  对面坐的毕竟不是真的“冯兄”,讨论睡觉这个问题不大合适。

  好在这时来喜终于领着彩云上了画舫,扬声道:“公子,彩云小姐到了。”

  陆玄暗松口气,脸上笑意不由真了几分:“请过来吧。”

  来喜瞧在眼中,想翻白眼。

  公子您还假戏真做了是不,见到花娘笑成那样,有没有考虑过与您有着共同爱好的小娘子的心情?

  “这是我们公子。”到了近前,来喜对彩云道。

  彩云面上依然覆着皂纱,对着陆玄福了福:“奴家见过公子。”

  说罢她一双美目从冯橙面上扫过,眸中疑惑一闪而逝。

  “坐。”陆玄没有向彩云介绍冯橙的意思,冲她冷淡点头。

  彩云在不远处的锦凳坐下来。

  “彩云小姐可以把面纱取下了吗?”

  彩云柔顺点头,取下皂纱,露出一张清丽可人的面庞。

  少年面无表情盯着那张脸。

  彩云一时不知该害羞还是若无其事,正纠结着,就听少年凉凉问:“彩云小姐认识陶鸣吗?”

  在花娘愣住的瞬间,陆玄淡淡补充:“在清雅书院读书的陶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