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春 第79章 分开审讯

小说:逢春 作者:冬天的柳叶 更新时间:2020-10-05 11:25:0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彩云脸色雪白望着鸨母:“妈妈,发生什么事了?”

  “你是彩云?”未等鸨母开口,林姓男子问。

  “我是,你们----”

  “一起带走。”林姓男子淡淡吩咐一声,大步往前走去。

  立刻有两名衙役上来去拉彩云。

  “妈妈,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鸨母这才找回声音:“彩云呐,这些差爷非说莺莺是被谋害的,莺莺是服侍你的丫鬟,你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吗?”

  彩云心中一沉,立时想到了那位陆公子的话。

  那位陆公子才怀疑过她,她刚回来便遇到了来抓人的官差,这一切定然不是巧合!

  她这般想着,面上一脸无助:“我也不知道啊,莺莺不是投河自尽的吗?”

  鸨母使出千斤坠身子往下沉:“大人怎么能随便抓人呢?大人可能不知道,韩首辅家的公子很喜欢我们彩云,今晚说好要过来的。”

  林姓男子微微挑眉:“韩首辅家的公子?”

  “没错。”鸨母顿觉腰杆直了。

  林姓男子冲画舫上一名小丫鬟招手。

  小丫鬟怯怯走过来,不明所以。

  “今晚韩首辅家的公子若来这里找彩云,就请他去刑部衙门找,我林啸在那里等着。”

  鸨母顿时惊了。

  这位过分年轻的大人是什么来历啊,竟连韩首辅家的公子都不惧?

  一名衙役忍不住道:“妈妈还是省省吧,我们大人也不是吓大的。”

  鸨母双眼翻白,就要晕过去。

  “晕了会被拖着走。”那衙役再次提醒。

  鸨母:“……”

  被带到衙门后,令鸨母与彩云没想到的是,二人竟被分开关了起来。

  审问鸨母时,在场除了林啸,还有陆玄。

  “昨日莺莺的尸体被发现,人们都说是你把她逼死的。”林啸平静开口。

  鸨母激动啐了一口:“呸,谁嘴里乱喷马粪呢!”

  “这么说的人很多,说你逼迫莺莺接客。”

  鸨母一滞,激动的表情转为讪讪:“花船上的事儿,怎么能叫逼呢?”

  花船是什么地方?本就是青楼妓馆,装什么出淤泥而不染的白莲花!

  “再说,大人不是说莺莺是被人谋害的吗,那可与奴家无关了。”鸨母想到被带到这里的原因,底气又足了起来。

  林啸眸光微闪。

  看鸨母的反应,应当不是害莺莺的凶手。

  他紧紧盯着鸨母:“那你说说,谁最可能害莺莺?”

  鸨母张嘴要说,突然反应过来:“大人,昨日莺莺的尸体被捞上来时已经有差爷检查过,连一点外伤都没有,您凭什么说她是被谋害的?”

  林啸余光扫一眼陆玄,面不改色道:“昨夜有人去盗莺莺的坟,被人发现报官,本官出于习惯命仵作验尸,发现莺莺体内有迷药残留----”

  “迷药?”鸨母大惊,“这都能查出来?”

  林啸看她一眼,语气冷淡:“害怕了?”

  鸨母忙摇头:“人又不是奴家杀的,奴家怕什么?奴家是太吃惊了。”

  “莺莺体内查出迷药,证明她死于谋杀。本官问你的话若胆敢隐瞒,以重罪论处,你可明白?”

  鸨母惊惧点头。

  “那你便说说莺莺与谁有矛盾,与谁走得近。”

  鸨母拧眉思索:“没听说与谁有矛盾呀,她一个婢女能与人有什么矛盾,又不是想当行首的花娘。至于与谁走得近----”

  鸨母下意识看了看林啸,面带迟疑。

  林啸面无表情看着她。

  鸨母心想:这年轻人简直是个没有感情的木头。

  “莺莺是彩云的婢女,当然与彩云以及另一个服侍彩云的小丫鬟走得近。不过这不能代表什么吧,彩云平时待莺莺很不错,完全没有理由害她。”

  “根据莺莺的大致死亡时间,她是最具有行凶条件的人。”

  “你什么时候动的让莺莺接客的心思?”一直默默不语的陆玄突然开口问。

  鸨母看了陆玄一眼,咦了一声:“公子,咱们是不是见过?”

  林啸震惊看着陆玄。

  “哎呀,您不是今日约了彩云游湖的那位富家公子嘛!”

  林啸:?

  “直接回答我的问题。”

  少年面如冰雪,令鸨母不由自主打了个寒颤。

  原来这位也是查案的大人。

  “就几日前吧。船上有个花娘病了,奴家想挑选一个新人,谁想到那丫头倔得狠,死活不愿意。大人您说说,花娘穿金戴银,吃香喝辣,不比当个伺候人的丫头强,我能害她吗?”

  陆玄耐心听完鸨母的抱怨,再问:“莺莺容貌不算出挑,论年纪也不小了,你为何选中了她?”

  “我们莺莺也是个可人的丫头。”鸨母下意识反驳,随后愣住。

  莺莺当然不丑,即便是个丫鬟,她也不可能买个丑的放花船上。可真要说起来,莺莺的姿色在云谣小筑只算中等。

  还有这位大人提到的,莺莺今年已经十七岁了,以培养新人来看,其实年纪有些大了。

  那她当时怎么选中莺莺了呢?

  鸨母努力回忆着,突然目露惊恐:“奴家想起来了,是彩云!”

  陆玄与林啸对视一眼,等着鸨母继续说。

  “奴家无意中听到彩云对晓燕,哦,就是她的另一个丫鬟感叹,说莺莺性情讨喜,容貌可人,一直伺候她可惜了。若是当年那位公子还在,说不定早就给莺莺赎身了。”

  说到这里,鸨母神情变得很复杂:“奴家当时一听,就想到了挑选新人这件头疼事上。一个跟在花娘身边的小丫鬟竟能引来某位公子垂青,说明这丫头有潜力,培养好了说不定能大放异彩呢。奴家就是动了这个念头,选中了莺莺……”

  寒意窜上脊背,令她脸色越发难看。

  不着痕迹引导她选中莺莺,而莺莺并不愿意,莺莺死后人们便会以为莺莺是被她逼得寻了短见。

  如果猜测是真的,彩云也太可怕了!

  鸨母双腿发软,遍体生寒,想一想曾经训斥彩云的情景,忽然觉得能平安活到现在太不容易了。

  陆玄见没什么可问了,冲林啸微微点头。

  林啸会意,吩咐手下看好鸨母,随陆玄一起去见关在另一处的彩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