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春 第82章 这个侄女没法要了

小说:逢春 作者:冬天的柳叶 更新时间:2020-10-05 11:25:0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长而窄的巷子,因为两侧高高的围墙挡去了大半阳光,越发显得幽静。

  冯橙带着小鱼大大方方走在其中,一直走到适合翻墙处,没有遇到一个人。

  这种高门大户的后巷主要方便夜香郎来往,时间久了难免有些味道,平日自然少有人走。

  “小鱼,你先上。”

  小鱼微一点头,脚下一蹬身子跃起,双手便攀住了墙头,随后利落翻了过去。

  冯橙紧随其后翻墙而入,轻盈落地后保持了一瞬下蹲姿势,感觉到面前阴影缓缓抬头。

  “三叔?”

  冯锦西脸色发黑,把大侄女拽起来:“你跟我过来!”

  瞧瞧他发现了什么!

  回府时他瞧见一道有些熟悉的背影,以为是哪位朋友,可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走着走着,他终于想到了:府外看到的那人穿的衣裳他也有这么一件啊,而他把那套衣裳给了大侄女。

  再想想那道背影的身形——

  冯锦西越琢磨越可疑,干脆去了晚秋居,结果没见到人。

  那时候,他非但不觉得放心,反而生出果然猜中的感觉。

  他以前溜出去的时候,也是这么交代小厮的!

  拉着冯橙在一株玉兰树下站定,冯锦西咬牙切齿:“你那个大丫鬟白露还说你身体不舒坦正睡着,结果你给我从墙头跳下来?”

  他可不是被忽悠大的,心里存了怀疑后怎么可能相信一个丫鬟的话,可问过门人后,得知大姑娘确实没出门。

  门人不知道大姑娘出门,贴身丫鬟说大姑娘在睡,而他看到了疑似大侄女的背影。

  略一琢磨,冯锦西就溜达到这里来了。

  偶尔没那么方便正大光明出去的时候,他就是从这里出去的。

  隐在花木中享着荫凉这么守株待兔等着,果然等到了人。

  先是小鱼从墙头跳了下来,接着大侄女从墙头跳了下来。

  冯锦西眼睛都要瞪出来了。

  他从这里溜出去也不是翻墙头啊,不是不想,墙太高。

  看着气急败坏的叔叔,冯橙眨眨眼:“三叔怎么在这儿?”

  “就是等你的!”对从小玩到大的侄女,冯锦西没什么不可说。

  往冯橙身上一扫,冯锦西又怒了:“还有你这身打扮是怎么回事?”

  少年顿了一下,捶胸顿足:“你竟然一个人女扮男装去金水河!”

  这侄女没法要了啊!

  冯橙拉了拉少年衣袖:“三叔,你别生气,那下次还是咱们一起去。”

  冯锦西:“……”

  “还有你!”不忍心狠狠训斥大侄女,冯锦西扭头呵斥小鱼,“大姑娘做这种事,你身为丫鬟就该拦着,怎么能助纣为虐呢?”

  冯橙嘴角一抽,忍无可忍道:“三叔,‘助纣为虐”不是这么用的,小鱼顶多叫听计从,你的小厮不也这样吗?”

  冯锦西一滞,黑着脸道:“我们能一样吗?总之以后不许女扮男装去逛金水河,真以为那些眼尖的鸨母、花娘看不出来?”

  “知道了。”冯橙乖巧答应。

  冯锦西狐疑看着她:“真的?”

  “真的。”

  冯锦西还是信不过,忍着气道:“罢了,以后你再想去,还是我带你去。”

  堵不如疏,与其让这丫头阴奉阳违回头惹出乱子来,还不如有他看着。

  “好。”冯橙嫣然一笑。

  “赶紧回去换衣裳!”冯锦西觉得多看大侄女一眼都糟心,背着手走了。

  这一瞬,肆意不羁的少年突然体会到了老父亲每次拎着鞋子揍他的心情。

  冯橙带着小鱼一进晚秋居,白露就哭了。

  “姑娘,您都不知道婢子怎么提心吊胆熬过来的。刚才三老爷来了,幸亏婢子机灵谎称您不舒服正睡着,这才把三老爷哄走……”

  耐心听大丫鬟诉过苦,冯橙微微颔首:“做得好,今日辛苦你了。”

  三叔的事还是不对白露说了,免得打击她信心,下次再有这种事应付起来会心虚。

  素来面无表情的小鱼难得露出几分惊讶,看看冯橙,再看看白露,最后当然什么都没提。

  白露盼到自家姑娘回来总算大大松口气,手脚麻利伺候冯橙洗漱更衣去了。

  接下来晚秋居风平浪静,就如庭院中静悄悄摇曳着青涩果实的橙子树。

  陆玄经过一番费心查找,终于找到了那位朱老爷家。

  “公子,就是这家。”来喜指着不远处的一户人家道。

  陆玄注视了片刻,抬脚走过去。

  来喜上前叩门。

  等了那么一会儿,门才被缓缓拉开,一位老仆模样的人警惕问道:“找谁?”

  “这里是朱老爷家吧?”来喜客气问。

  老仆点头:“你们有事吗?”

  来喜笑道:“我们公子找朱老爷有事。”

  “我们老爷不在!”老仆脸色微变,就要关门。

  来喜伸手抵住门,冷了脸色:“我们公子是刑部的,找你们老爷是因为一桩案子,老伯还是不要糊弄我们。”

  寻常人家最忌惮官府,一听来喜这么说,老奴面上有了畏惧:“二位稍等,小民去报给主家。”

  很快一名三十多岁的妇人露面,把陆玄请进厅中。

  “不知大人来找我们老爷有什么事?”妇人看起来神色憔悴,弱不胜衣。

  陆玄略一沉吟,道:“有桩案子你们老爷是目击证人,所以来问一问,大嫂不必紧张。”

  妇人听了却更紧张了:“什么案子?我们老爷怎么可能是目击者呢?”

  “案子还在调查,不便透露详情,大嫂把朱老爷请出来就好。”

  妇人双手紧紧攥着帕子,身体亦是僵硬紧绷,一副紧张不安的模样:“敢问大人,这是什么时候的案子?”

  陆玄微微拧眉:“大嫂莫非有什么为难之处?还是怕给尊夫惹麻烦?”

  从进门就神色温和的少年突然神色转冷,如名刀出鞘,令人心悸。

  妇人心一慌,面色白了几分。

  “大嫂最好说清楚。如若不然,下次来造访的就不只我们两个了。”陆玄淡淡道。

  在少年冷淡的眼神注视下,妇人下意识扫了一眼门口,终于哽咽开口:“大人,我们老爷……已经过世快一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