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春 第84章 彩云的身份

小说:逢春 作者:冬天的柳叶 更新时间:2020-10-05 11:25:0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汪景登时心中打鼓。

  这位大人问这个是什么意思?

  承不承认是好友,要看为什么问啊。

  看出汪景的纠结,陆玄冷笑:“今日能找到你,自是了解到一些情况,若不老实回答便想想后果。”

  一句威胁立刻让汪景老实了。

  他与朱成业关系不错,这不是秘密,一打听就知道了。

  那还是老实承认吧。

  “小民与朱兄关系是不错----”汪景说着,紧张看着一脸冷漠的少年。

  “朱成业过世的消息,你对谁提过?”

  汪景脸色变了变。

  这位大人连朱成业过世的事都知道了?

  还好他刚才识趣。

  捏了一把冷汗,汪景提心吊胆道:“除了朱兄的家人,小民没有对旁人提过。”

  见少年眼神一冷,他忙解释:“这是朱家嫂嫂的要求,她担心孤女寡母守不住家业。”

  这话倒是与朱成业妻子的话对上了。

  陆玄却不信汪景没有对其他人提起过,紧盯着对方的眼神仿佛淬了冰:“你再仔细想想。这件事关系重大,若有疏漏被我以后查出,那就是抄家掉脑袋的下场!”

  汪景一听,险些哭了,两股战战道:“大人容小民再想想,再想想……”

  他皱着眉,时而挠一下头,一副冥思苦想的模样。

  “啊,小民想起来了!”

  陆玄静静等着。

  汪景拍着脑袋道:“小民有一次来金水河玩,好像对一个花娘说了。”

  “好像?”陆玄挑眉。

  汪景哭丧着脸道:“小民那次喝得有点多,记忆有些模糊,不确定到底说过没有。”

  “那个花娘是谁,你总能确定吧?”

  “这个自然记得,是云谣小筑的行首,名叫彩云。”

  陆玄眯了眯眼,语气微沉:“这就对了。”

  “是那贱人乱说了?”汪景一愣,脸色大变,“前两日金水河不是还发现了死人,那贱人去认尸了。大人,是不是那贱人犯了什么事?”

  一个妓子,竟然连累他!

  “你问题太多了。”陆玄淡淡道。

  汪景打了一下嘴巴:“大人见谅,小民一时激动!”

  “你还记得这件事发生在什么时候吗?”

  汪景仔细想了想,道:“具体哪一日小民实在记不清了,约莫半月前吧。”

  只要在京城,他十日里有八日会来金水河快活,哪能记这么清楚。

  陆玄微微点头。

  他问这个也不需要知道具体时间,有个大概时间段便足够了。

  也就是说,彩云知道朱成业过世的消息还不到一个月。

  “说说那日具体情形,能记得多少说多少。”

  汪景回忆了一下,迟疑着道:“小民如往常那样去云谣小筑点了彩云陪我喝酒,后来喝多了,模糊记得彩云感叹命运凄苦,小民就说哪怕原本生活富足的人也可能一个变故就身陷绝境……”

  听汪景讲完,陆玄凉凉警告:“今日之事,管好你的嘴。若让我听到什么风声,我可不管你是不是因为喝多了酒。”

  “小民明白,小民明白。”

  陆玄不再耽搁,赶往刑部衙门。

  “找到那个朱老爷了?”一见陆玄,林啸便问道。

  “找到了。那个花娘现在如何?”

  “就那样,在牢房里从早发呆到晚。”

  “带到审讯室,再审一审。”

  林啸一怔,很快反应过来:“彩云还有问题?”

  陆玄颔首,甚是满意好友的敏锐。

  林啸吩咐手下去牢房提人,一边往审讯室走一边感叹:“一个花娘幺蛾子还挺多。”

  那日全程旁观好友审问,看那花娘反应分明崩溃了,竟然还有隐瞒?

  一进审讯室,阴森恐怖的感觉便把人包围。

  那血迹斑斑的墙壁,泛着冷光的刑具,无一不昭示着被带到这里的犯人会遭遇多么可怕的事。

  彩云拖着脚镣被带进来时,便是这种感觉。

  阴暗潮湿随时可见老鼠从眼前跑过的牢房已经令人难以忍受,可到了这里,才知道什么是人间炼狱。

  “彩云小姐,我们又见面了。”黑衣的少年与这黑暗的地方有种诡异的协调,眸中满是淡漠。

  他的语气更淡漠,透着刻骨凉意。

  彩云扯了扯唇角,没有吭声。

  “朱成业找到了,不过他死了。”

  “死了?”彩云面露惊讶。

  陆玄嗤笑:“彩云小姐真是伪装高手。”

  “大人这话什么意思?”

  “朱成业是死了,但他的好友汪景还活着。大概半个月前汪景去云谣小筑点了你陪酒,喝多后无意中对你透露了朱成业的死讯。”陆玄说着话,紧盯彩云反应。

  彩云垂眸静了一瞬,纤长浓密的羽睫轻颤:“奴家确实偶然听说了朱老爷死讯,想着捏着我天大把柄的人死了其实很庆幸,又怕大人怀疑朱老爷的死与奴家有干系,所以就没提。”

  陆玄冷笑:“不,你之所以没提,是心存侥幸想着我找不到此人,或是找到朱家也没问出朱成业死讯。退一步说,即便我找到了,问出了,回来问你,你也没有损失。彩云小姐,我说的可对?”

  彩云垂首不语。

  “彩云小姐还是说说为何把朱成业一个不相干的人扯进来吧。”

  彩云猛然抬头。

  陆玄扬唇轻笑:“那日你被带来衙门问话,被问得退无可退,于是想到了汪景无意间提到的这件事,恰好朱成业来过几次云谣小筑,你就把他塑造成了幕后黑手。不得不说你很聪明,谁能与死人对质呢?”

  彩云眸光微闪,委屈道:“正如大人所说,谁能与死人对质。不能因为朱老爷死了,您就说这一切都是奴家的谎吧?”

  陆玄嗤笑:“死人无法开口,活人却还记得。你说三年前朱老爷来找你的那日,他妻子清楚记得他在家中,因为那一日是他母亲的寿辰。可惜彩云小姐把谎编织得天衣无缝,运气却差了些。”

  记性再好的人也不可能记住三年前的某日做了什么,彩云就是因为这个才敢扯谎。

  彩云脸色一白,彻底变了脸色。

  林啸看着彩云,吃惊不已。

  这女子不当细作,可惜了啊!

  短暂的沉默后,陆玄淡淡开口:“彩云小姐,你真正的身份,不是一个花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