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春 第87章 离心

小说:逢春 作者:冬天的柳叶 更新时间:2020-10-05 11:25:0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刑部一众官员等在外面,出乎意料的是没等多久永平长公主就走了出来。

  “殿下----”

  永平长公主对杨侍郎微微点头,明明还算平静的声音,却有种令人头皮发麻的紧绷:“今日劳烦了,请杨大人把犯人看好。”

  杨侍郎忙应下:“这是自然,殿下请放心。”

  永平长公主大步从杨侍郎身侧走过,很快上了停靠在衙门外的马车。

  眼睁睁望着华盖马车远去,几名官员窃窃私语。

  “长公主该不会要进宫吧?”

  “定然是进宫去了。这个事若往大了闹,可就麻烦了……”

  “各位----”杨侍郎开口,表情严肃,“既然都知道此事非同小可,各位可不要随意传扬,要清楚这其中的厉害。”

  几名官员纷纷拱手:“大人放心,我等自然明白。”

  谋害迎月郡主的居然是一对齐人兄妹,这要闹大了,很有可能引起两国纷争。

  想到齐军铁蹄,几名官员暗暗胆寒。

  太平日子过惯了,谁想起战乱呢,何况那是以勇猛著称的齐人啊!

  不提刑部众官员的心思,永平长公主吩咐车夫直奔皇城。

  马车在宽阔的青石路上疾行,皇城很快到了。

  永平长公主下了马车,眼神幽深望着朱红宫墙片刻,大步往内走去。

  “皇上,永平长公主求见。”内侍刘喜向庆春帝禀报。

  庆春帝刚从刑部尚书那里得知了迎月郡主的事,听闻永平长公主来了不由头疼。

  虽然有些怵头,人却不得不见。

  “请进来。”

  不多时,永平长公主快步走了进来。

  庆春帝起身相迎:“皇姐来了,快坐。”

  永平长公主没有坐,直接问道:“皇上知道迎月的事了么?”

  今日去刑部没见到刑部尚书窦士奇,他显然是进宫来了。

  永平长公主问得这么直接,庆春帝无法回避,点头道:“听说了。皇姐还是先坐,咱们坐着说话。”

  永平长公主这才坐下,平静问庆春帝:“皇上怎么想?”

  庆春帝顿觉压力。

  他还是个孩童的时候,父亲只是一方大员,后来世道乱了群雄逐鹿,他们家才得了这天下。

  那时他只有十几岁,懵懵懂懂便成了太子。转年父皇突然病逝,在他还没适应太子身份的时候就又成了新皇。

  大魏新建,他又年少,远有北齐虎视眈眈,近有前朝余孽四处作乱,是阿姐披起战袍,与几名老臣一起替他稳住了江山。

  说这么多只想表达一件事:他是从小被阿姐揍大的。

  哪怕后来当了太子,当了皇上,直到如今坐了龙椅二十多年,面对阿姐时还是难以拿出帝王的威严。

  “我真没想到迎月的失踪竟有这样的隐情。皇姐,是弟弟对不住你啊。”庆春帝真情实意长叹。

  “我想问的,是那对齐人兄妹。”永平长公主直视着庆春帝的眼,缓缓道。

  与那双深如幽潭的眼睛对视,庆春帝很想苦笑。

  阿姐问的哪里是那对齐人兄妹,而是他对齐国的态度。

  可他能有什么态度?

  大魏建国还不到三十载,也就是这十来年才安稳太平些,如何能与骁勇善战的齐军抗衡?

  “皇姐,我听说那对兄妹的父母亲人死于十多年前的那场战事----”

  永平长公主打断庆春帝的话:“皇上认为他们只是为父母报仇?”

  庆春帝一滞。

  “那个齐女面对刑部审讯狡诈如狐,她的兄长更是身手高强,身受酷刑却到死都没有承认是齐国细作。皇上,这样一对兄妹若说没有经过专门培养,绝不可能!”

  庆春帝讪讪:“那样的酷刑谁扛得住……也可能真是私仇,而非宁死不屈。”

  永平长公主冷笑:“是啊,普通人如何扛得住那般酷刑,常理来说应该屈打成招!”

  庆春帝顿时词穷。

  永平长公主就这么看着庆春帝,等了很久,心渐渐凉了:“皇上,迎月是不是白死了?”

  那是她的独女,也是眼前帝王唯一的嫡亲外甥女。

  迎月的死,凶手绝不是那对齐人兄妹,而是对大魏虎视眈眈的北齐!

  庆春帝不敢看永平长公主的眼睛,却又不愿移开视线显得心虚。

  他沉默了许久,语气带了哀求:“阿姐。”

  永平长公主握拢的手轻轻抖了一下。

  “阿姐,大魏经不起战事了。齐人素来彪悍,当初咱们家打下这江山,若非齐国那时正陷入内斗无暇他顾,恐怕----”

  “十多年前齐军骚扰抢夺我大魏百姓,越过边境作乱,我领兵与齐军作战,输了么?”永平长公主淡淡反问。

  庆春帝面露尴尬:“阿姐赢了。”

  “是啊,我赢了。”永平长公主死死攥着拳,望着越发陌生的弟弟,“那皇上怕什么呢?”

  庆春帝眼神沉了沉,温声劝道:“阿姐,一旦起了战事,百姓日子就难过了,不知多少人会失去父亲、丈夫、儿子。你说呢?”

  永平长公主沉默了。

  她沉默,不是因为庆春帝把百姓提出来,让她因怜惜百姓不敢挑起战事。

  齐人犹如饿着肚子的豺狼,而大魏就是一块肥肉,难道因为大魏装聋作哑就能让豺狼收起爪牙吗?

  不,他们只会咬得更狠,到那时百姓才是真的苦。

  当豺狼亮出爪牙试探时,狠狠迎击才会让它夹着尾巴逃走。

  将士流血在所难免,却是为了保护更多的人。

  她沉默,是因为确定了皇上的心思。

  她眼前的这个人啊,是大魏帝王,而不再单纯是她的弟弟。

  许久后,永平长公主轻声道:“皇上说得是,那我回去了。”

  “阿姐,我送你。”

  永平长公主回眸看着鬓边已经有了白发的幼弟,微笑道:“你送我让人瞧了像什么样子,就不必了。”

  出了宫门,永平长公主没再去刑部,而是直接回了长公主府。

  翠姑见永平长公主脸色有些不对,心揪了起来:“殿下,您没事吧?”

  “没事----”永平长公主才开口,一股腥甜涌上,喷出一口血来。

  “殿下!”翠姑骇得魂飞魄散。

  永平长公主摆摆手,道:“去叫杜念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