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春 第88章 陆玄看起来不开心

小说:逢春 作者:冬天的柳叶 更新时间:2020-10-05 11:25:0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杜念接到消息说永平长公主要见他时,既惊且喜。

  每到女儿失踪日子前后,是妻子最不愿意见到他的时候,他只有远远躲起来,让她好受些。

  杜念匆匆赶了回去,见到的是一张过于苍白的面庞。

  “永平,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永平长公主一抬手,女官翠姑带着其他侍女退了出去。

  她定定望着杜念:“杜念,害灵儿的幕后真凶找到了。”

  “是谁?”问这话时,杜念声音颤抖。

  从那对拐子夫妇查到清雅书院的学子陶鸣,他一直都是清楚的。

  昨日刑部来书院悄悄抓人,他也知道。

  他几乎一夜没合眼,就是在想是不是找到害死女儿的人了。

  “是北齐。”

  尽管彩云兄妹没有招认,刑部官员不敢承认,庆春帝不愿承认,可她再清楚不过,灵儿不是死于私人恩怨,而是国与国之间的斗争。

  杜念沉默良久,轻声问:“皇上知道了吧?”

  永平长公主点了点头,对早已变得陌生的弟弟不愿多。

  这一次杜念沉默更久,久到在窗沿蹦跳的雀儿不耐烦展翅飞走,轻叹道:“终归要教出有血性的读书人。”

  武将征战四方,而往往能改变推进朝政的是文臣。

  永平长公主牵了牵唇,看不出是对这话的赞同还是讽刺。

  她只恨如今病骨支离,无力提刀,再不能像十几年前那样痛痛快快斩下齐军的脑袋。

  夫妻二人沉默着。

  又有雀儿落在窗沿蹦跳,不知是先前那只,还是换了新雀。

  “杜念,明日就是五月初二了。”永平长公主幽幽道。

  杜念嘴唇翕动,不敢说什么。

  “明日……我们一起去给灵儿烧纸吧。”

  杜念以为听错了,不敢置信望着永平长公主。

  永平长公主垂下眼帘,不再吭声。

  “好……好……”杜念颤抖着伸出手,把妻子拥入怀中。

  一滴泪从永平长公主眼角悄然滚落。

  灵儿不是死于一场意外,而是落入了精心编织的大网。

  她该怨的,又怎么能是与她同样承受丧女之痛的丈夫。

  转日,天阴。

  在迎月郡主忌日这一天,又发生了一件令京城百姓瞩目的事:皇上追封迎月郡主为迎月公主,一应规制与嫡公主同。

  人们不由感叹皇上对永平长公主的看重。

  清心茶馆里,冯橙听陆玄讲完,轻叹口气。

  “这样说来,迎月郡主……迎月公主出事竟是因为齐国的算计。”

  而她和陆墨的“私奔”,是吴王一方的谋划。

  大魏还真是内忧外患,也难怪没过两年就被齐军攻破了京城。

  见少女托着腮陷入沉思,陆玄问:“冯大姑娘在想什么?”

  在他面前,竟然说走神就走神。

  冯橙回神,面不改色道:“我在想,迎月公主的死是不是不了了之了?”

  陆玄嘴角挂着讥笑:“不然呢?”

  想一想那位的决定,他就替长公主憋屈。

  “那永平长公主定然很伤心。”冯橙幽幽叹口气。

  陆玄沉默了一瞬。

  也许是窗外的云过于沉沉,也许是眼前的姑娘于不知不觉中熟稔,他突然有了述说的念头。

  “永平长公主年轻时南征北战,最好的年华几乎都是在马背上度过的。她嫁人时已经二十多岁了,到了三十来岁才生下迎月公主……”

  为了弟弟的江山与百姓安宁耽误了嫁人,耽误了生子,最后唯一的女儿死了,却只能接受女儿追封公主这样可笑的安抚。

  怎么会不伤心呢?

  少年声音低沉说着,眸中凉凉。

  冯橙听得认真,心情复杂。

  这些话,她是来福的时候没有从陆玄口中听到过。

  那时那对拐子夫妇虽然落得与如今一样的下场,但对迎月郡主失踪的调查到了清雅书院学子陶鸣那里就止步了。

  花娘彩云从未进入过关心这件事的人们的视线。

  所以,她的努力还是有意义的吧。

  尽管她量小力微,只要竭尽全力,那些糟糕的事就有变好的可能。

  想着这些,冯橙心情好了许多。

  不过——

  她看了看眼神冷清的少年,微微蹙眉。

  陆玄看起来心情不好。

  心情差的时候,吃点好吃的就会好多了。

  冯橙从荷包中摸出一根小鱼干递过去:“陆大公子,要不要吃小鱼干?”

  少年视线下移,落在寸长的小鱼干上。

  怎么又是小鱼干?

  “这次是五香味的。”少女笑呵呵道。

  少年下意识皱眉,一副嫌弃的模样。

  无论什么味道,不还是小鱼干。

  见对方不情不愿的样子,冯橙也不强求:“陆大公子不喜欢就算了。”

  她说着,顺手把小鱼干丢入口中。

  少年墨玉般的眸子微微睁大,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她请他吃小鱼干,他连一个字还没说,她竟然自己吃了。

  自己吃了!

  眼睁睁看着少女又摸出一根小鱼干吃下,少年重重咳嗽一声。

  冯橙拿帕子擦擦嘴角,看着他。

  “五香味的和香辣味的哪个好吃?”少年一本正经问。

  少女认真思考了一下,道:“各有各的好吃。”

  “那……我尝尝。”

  没过多久,二人分吃完一荷包小鱼干,茶水喝了两壶,准备各回各家。

  “迎月公主的事情暂时就这样了,乡试的事还有一段时间,最近我应该没什么事与冯大姑娘联系了。”

  冯橙点点头:“好。”

  陆玄默了默,补充一句:“冯大姑娘若有事,还是可以找我。”

  “好。”

  少年拧眉,深深看少女一眼。

  除了“好”,她就不会说别的了?

  “那就这样吧。”少年淡淡道。

  “陆大公子回见。”冯橙摆摆手,头也不回走了。

  陆玄:“……”

  回了晚秋居,冯橙换下外出的衣裳,揉了一会儿来福,瘫在美人榻上准备睡个回笼觉。

  白露收拾衣裳时照例要换荷包。

  姑娘习惯在荷包里装些小鱼干方便随时吃,而无论荷包还是小鱼干每日都要及时换过。

  捏了捏空空的荷包,白露终于忍不住偷偷问小鱼:“小鱼,你吃姑娘的小鱼干了吗?”

  小鱼面无表情看着对方。

  她想到自己的名字,还想吃小鱼干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