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春 第91章 比苍蝇还恶心的

小说:逢春 作者:冬天的柳叶 更新时间:2020-10-05 11:25:0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过了两日,尤氏带着冯橙去尤府看望尤含玉。

  马车上,尤氏温声叮嘱:“见了你表姐向她好好道个歉,那日太慌忙没顾上。”

  “嗯。”冯橙从善如流应了,闭目靠着车壁养神。

  尤氏想着那日的事,心情有些沉重:“橙儿,你该不会真觉得你表姐有歹意吧?”

  冯橙睁开眼看着难掩担忧的母亲,试探问:“如果是呢?”

  “怎么会。”尤氏牵起冯橙的手,“你们表姐妹素来和睦,那次你舅母还说你表姐的亲事让我帮忙留意呢。”

  这些年随着公爹步步高升,娘家对她多有依仗,这种情况下娘家人怎么会对橙儿不好?

  这不合常理。

  “母亲答应了?”冯橙一听,怒火涌上心头。

  一边害尚书府,一边又想借着尚书府攀高枝儿,人竟能无耻到这种地步。

  尤氏苦笑:“母亲是守寡之人,张罗这些不大方便,就婉拒了。”

  女儿的终身大事她还发愁呢,哪里帮得上娘家侄女。

  冯橙暗松口气,直不讳道:“母亲就该拒绝。”

  “橙儿----”

  “母亲您想,替人张罗亲事,嫁过去后若是婆母慈善、夫君体贴也就罢了,若是过得不好,岂不要怪到你头上?”

  尤氏忍俊不禁:“橙儿真是长大了,想得如此周到。”

  笑完,又在心中叹口气。

  女儿如此懂事,却被薛家退了亲……

  一时车厢内沉默下来。

  尤府知道尤氏要过来,早就打发人在外头守着,一见尚书府的马车出现在视线中,忙进去禀报。

  这一次是许氏带着儿子尤含章出来相迎。

  尤氏下了马车,见到侄儿目露欣慰:“有些日子没见,含章长高了。”

  尤含章飞快皱了一下眉,拱手见礼:“侄儿给姑姑请安。”

  他都十七了,当着表妹的面,姑姑这话怎么像是哄孩子。

  “含章功课很忙吧?”面对侄儿,尤氏难免话多了些。

  “马上就要秋闱了,自是忙了些。”尤含章规矩回道。

  许氏笑着接话:“今日正好含章休息,总算能陪大姐和橙儿吃顿饭。”

  尤含章目光落在冯橙面上,矜持问好:“表妹。”

  冯橙屈了屈膝,算是回礼。

  许氏看着表兄妹二人的互动,微微扬了扬唇角。

  “含玉怎么样了?”尤氏边往里走,边问道。

  许氏神色一暗,叹道:“姑娘家伤了脸,心情难免差些,躲在屋中不愿见人呢。”

  尤氏听了越发惭愧,拉着冯橙道:“那日之后,我与橙儿都惦记着含玉,这不今日橙儿就催着我带她来看表姐了。”

  说话间到了堂屋。

  尤老夫人拉着冯橙说了一阵子话,尤氏提出去看尤含玉。

  “小姑娘都爱美,伤了脸不愿见人呢。你当姑姑的就不必过去了,让含章陪着他表妹去看看就是了。”

  “我挺惦记含玉的----”尤氏犹豫着。

  冯橙开口:“母亲,我去看表姐吧,您多陪外祖母说说话。”

  “是呢,让他们小孩子去吧,本也不是什么大事。”尤老夫人不以为然道。

  孙女伤了脸当然不是小事,但人是在女儿婆家受的伤,揪着不放于谁都没有好处。

  “含章,带你表妹去吧。”许氏冲儿子点点头。

  “就不必劳烦表哥了。”冯橙婉拒。

  尤老夫人笑呵呵道:“一起去吧,你们表兄妹也许久没见了,难得说说话。”

  冯橙不再多,从尤老夫人这里离开后,轻车熟路往尤含玉住处走去。

  尤含章见冯橙没有等他的意思,皱了皱眉,扬声喊:“表妹----”

  冯橙放缓脚步,向追上来的尤含章投以询问的目光。

  “表妹走慢些。”

  冯橙不置可否点点头。

  瞧着表妹不像听进去的样子,尤含章拧眉道:“表妹,姑娘家还是稳重些好。”

  冯橙干脆停下脚步,不解看着他。

  “我知道表妹听了这话会不痛快,但我是为你好----”

  冯橙忍不住笑了:“表哥,你说这话不觉得奇怪吗?”

  “怎么?”尤含章不解其意。

  “你刚刚叫我什么?”

  “表妹啊。”尤含章越发糊涂了。

  据说遭了大难的人往往会性情大变,表妹果然与以前不一样了。

  少女唇角弯出讽刺的弧度:“表哥也知道我只是你表妹,连亲妹妹都不是,你用管教女儿的口吻来与我说话,不觉得失礼吗?”

  一个科举作弊的人,哪来的脸在她面前装道貌岸然?

  尤含章登时变了脸色:“表妹,你怎么如此说话?”

  冯橙理了理垂落的碎发:“哦,我不知道说错了什么。是我不是你表妹,还是你没有多管闲事?”

  以为见到尤含玉就够恶心了,没想到还有更恶心的。

  “表妹!”尤含章震怒望着她,“你知不知道自己如今的处境?”

  冯橙扬眉,静静看着他。

  尤含章扫一眼跟在后面的白露,放低声音:“表妹出事后被退亲,心情不好很正常,但你也不能破罐子破摔啊!”

  破罐子破摔?就因为她走快了些?

  冯橙险些气笑了。

  尤含章看着神情古怪的少女,咳嗽一声:“等我过了秋闱便让母亲向祖母提出,请她同意我们的亲事。”

  “什么?”

  “表妹你放心吧,虽然你名声有瑕,但我还是愿意包容的,只是以后你要改改性子----”

  “等一下。”冯橙从震惊中回神,“你刚刚说请外祖母答应我们的亲事?”

  尤含章矜持笑笑:“虽然表妹退过亲,但我并不嫌弃……”

  冯橙懒得听废话,直截了当问:“所以你刚刚那番自以为是的教育,是以即将成为我未婚夫的身份?”

  尤含章面色微红,不赞同道:“表妹,你一个姑娘家说话太直接了,现在离咱们定亲还早----”

  冯橙忍无可忍飞起一脚,把尤含章踹出一丈远。

  现在终于知道什么比苍蝇还恶心了。

  糟了,姑娘在表公子家把表公子踹飞了!

  白露条件反射掩口,堵住到嘴边的尖叫。

  路过的尤家侍女听到动静赶过来,看着摔在地上的尤含章急慌慌问:“公子您怎么了?”

  白露放下手,镇定道:“你家公子跌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