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春 第94章 埋下一根刺

小说:逢春 作者:冬天的柳叶 更新时间:2020-10-05 11:25:0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见陆玄毫不客气坐下了,看看被吃了大半的烧鸡,冯橙喊来伙计再上一只。

  陆玄其实已经吃饱了,坐下来不过是给冯大姑娘一个面子而已,只夹了一只鸡翅膀慢慢吃。

  二人吃得差不多了,捧着清茗闲聊。

  “冯大姑娘怎么有闲情雅致一个人来陶然斋?”

  冯橙懒得提在尤家的恶心事,笑道:“路过这里突然想吃烧鸡,所以就进来了。”

  陆玄莞尔。

  想吃就吃,冯大姑娘这种心态不错。

  “陆大公子这几日还忙吗?”

  “算不上太忙。”陆玄喝了口茶,随口道。

  迎月郡主的事情告一段落,他这几日精力一部分放在寻找弟弟上,一部分则放在盯紧翰林院那名姓戚的学士上。

  “根据惯例,顺天乡试的考官任命要到八月才出来,那个事情急不来。”

  科举关乎朝廷选拔栋梁之才,历来都是大事,为了保证公平在防止舞弊上有不少手段。

  比如乡试考官只能由京官担任,各省考官任命时间并不一样,路程远的在四月下旬就要选派,路途近的到了七月才选派,至于顺天乡试就在京城举行,任命时间就更晚了,惯例到八月才会决定人选。

  防的就是太早定下考官,给了一些人打通关节的时间。

  听了陆玄的话,冯橙轻叹口气:“可惜我在这件事上出不了什么力。”

  看着有些丧气的少女,陆玄不知怎的生出揉一揉她脑袋的念头。

  少年抬了抬手,又默默放下。

  不能揉,男女授受不亲。

  陆玄想了想,安慰道:“我这边盯着呢,如果有情况会告诉你。”

  又怕对方误会他太热心,少年补充道:“毕竟此事一开始是冯大姑娘提供的线索。”

  虽然少年的安慰别别扭扭,冯橙还是被安慰到了,诚心道谢:“那就多谢陆大公子了。”

  “不谢。”少年啜了一口茶,悄然扬唇。

  想想在陶然斋耽搁了不短时间,冯橙问:“陆大公子吃好了吗?”

  陆玄微微点头。

  “那就结账吧,我也该回府了。”冯橙招来伙计,“给我打包两只烧鸡,结账。”

  “好嘞。”伙计热情应下,余光扫了身姿挺拔的少年一眼。

  少年面无表情看过来。

  伙计头皮一紧,赶忙走了,进了后堂才敢摇头。

  那位公子长得倒是俊朗,怎么让人家小姑娘请吃烧鸡呢?

  冯橙提着打包好的烧鸡走出酒肆,与陆玄道别后上了停靠在路边的马车。

  目送马车远去,少年悄悄揉了揉肚子。

  好像吃撑了……

  回到尚书府,冯橙吩咐白露把一只烧鸡送去长夏居,提着另一只烧鸡去了尤氏那里。

  “橙儿怎么才回来?”见到女儿,尤氏那颗心才算放下来。

  “路过陶然斋突然想吃烧鸡了。”冯橙扬了扬手,“还给母亲与三妹带了回来。”

  尤氏一方面感动女儿的孝顺,一方面又担心女儿的安全,嗔道:“想吃陶然斋的烧鸡,随便打发人去买回来就是了,一个人在酒肆吃哪里方便。”

  冯橙沉默了一瞬,道:“但女儿还没在酒肆里吃过烧鸡。”

  尤氏顿了一下,抬手轻轻理了理少女柔软的发:“橙儿以后再想吃,母亲带你去。”

  放在别人家,太太带着女儿去逛银楼、脂粉铺顺便在外面用个饭不算什么,而她因为早早守寡,觉得不好抛头露面,这方面亏欠女儿许多。

  想想女儿一个人在酒肆吃烧鸡的情景,尤氏不由心疼。

  “橙儿,今日你表哥惹你生气了?”

  冯橙皱眉:“白露跟您说的?”

  “是母亲问她的。你素来乖巧懂事,再急的事也不会招呼不打就走。”

  冯橙心中冷笑。

  可不是么,因为两家相差悬殊,她素来注意这些,唯恐让外祖家的人感到怠慢。

  可能就是这样,他们才觉得她与母亲好算计,甚至让尤含章生出娶了退过亲的她是受了天大委屈的错觉。

  “女儿以后不想再提他。”

  白露会对母亲透露,自然是她示意的。

  没有确凿证据之下,一股脑说出舅舅一家的狼子野心太过冒险,那就试探着一步步来。

  听冯橙这么说,尤氏有些难受。

  娘家侄儿让她恼怒不假,可女儿与娘家疏远也是她不愿见到的。

  “你表哥想法是混账了些,如今你们表兄妹都大了,以后少接触就是。不过你外祖母疼你的心是真的,不要因为这件事与你外祖母疏远了。”

  冯橙自然不会傻得与母亲讨论外祖母是不是真心疼她的问题,笑盈盈道:“女儿知道外祖母疼我,表哥要是真敢让舅母去和外祖母提我们的亲事,外祖母定会把他们一顿臭骂。”

  她先说了这话,倘若舅母真的去和外祖母提,就看外祖母的反应会不会让母亲失望了。

  尤氏欣慰笑了:“我就知道橙儿是个懂事的。”

  “母亲,您尝尝女儿带回来的烧鸡,我先回晚秋居了。”

  “去吧。”

  冯橙回到晚秋居,立刻吩咐小鱼去找钱三。

  “姑娘有什么事吩咐小的?”钱三恭恭敬敬问。

  不敢不恭敬,只要一想汀兰苑那位如今的处境,他就觉得恭敬得还不够。

  “这次找你,是要你盯着一个人。”

  之前钱三办的事让冯橙还算满意,想来想去,这件事还是交给他合适。

  “不知姑娘要小的盯着哪个?”

  “我舅舅。”

  “啊?”钱三听傻了,下意识揉揉耳朵。

  大姑娘让他盯着亲舅舅?

  冯橙面色微沉:“怎么?”

  钱三心头一凛,忙拍拍胸脯:“姑娘放心交给小的就是,无论是找出令舅的外室,还是其他,小的手到擒来。”

  冯橙嘴角微抽:“没让你盯那些。”

  “那您是”

  “把他常去的地方,常打交道的人记下来就是了,若有什么反常也要及时禀报。”

  钱三一听这比上次的事还简单,毫不犹豫应下来,一直到离开还在纳闷大姑娘如此安排的目的。

  那可是亲舅舅,总不会害大姑娘吧,哪有外甥女悄悄派人盯着舅舅的。

  问题是再好奇也不敢问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