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春 第95章 着急的表哥

小说:逢春 作者:冬天的柳叶 更新时间:2020-10-05 11:25:0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尤氏离开尤家后,许氏把儿子叫过去问情况。

  “你表妹去看你妹妹,半路上就那么走了?当时就没对你说什么?”

  “嗯。”尤含章闷闷点头。

  婚姻大事,讲究父母之命媒妁之,私定终身可不合规矩,对表妹说的那些话他当然不好意思对母亲提。

  “这也太无礼了。”许氏脸色沉下来,越想越不快,“那日你说表妹不错,娘就犹豫,毕竟是退过亲的。如今看来,你表妹的性子也没那么乖巧,那就更该慎重了。”

  她犹豫,不是因为冯橙退过亲。

  儿子一心读书,心思单纯,她却是明白的。

  那可是尚书府的姑娘,别说退过亲了,就是再嫁都轮不到他们这等人家。

  之所以拿冯橙退过亲说事,是惊觉儿子对表妹有意,怕他以后被媳妇拿捏住罢了。

  她犹豫的是对付尚书府的那方势力。

  转念一想,这些高官斗来斗去再正常不过,堂堂礼部尚书哪会那么容易出事。

  正是因为冯橙退了亲,又有着姻亲关系,尤家才有与尚书府结亲的可能。

  她便答应了儿子等秋闱后去和老夫人提。

  大姑姐是个面团性子,只要老夫人开了口,没有拒绝的道理。

  就是现在指出冯橙性子不好也不是打消了结亲的念头,而是让儿子知道对方缺点,以后在出身高门的表妹面前不至于矮一头。

  尤含章一听,不由急了:“母亲,表妹还算懂事。”

  印象中表妹温柔有礼,还很爱笑,那日可能是撞邪了。

  对,就是撞邪,不然怎么会把他一个大男人踢飞?

  嘶----若是如此,那要给表妹驱邪啊!

  现在他们只是表兄妹,想做个什么多有不便,为了表妹安危着想,看来亲事要早点定下。

  若表妹只是因为出事变了性情,他也有立场好好管束。

  瞧着儿子的急切,许氏脸一板:“来外祖家做客,连一声招呼都不打就走了,这叫懂事?”

  “母亲,表妹可能真的有急事。”这个时候,尤含章开始后悔没替表妹遮掩了。

  “行了,娘知道你的心思,你且好好读书,一切等秋闱后再说。”许氏适可而止,给儿子吃了颗定心丸。

  尤含章正为表妹可能中邪的事着急,这颗定心丸可吃不下。

  “母亲,您能不能先请祖母探探姑母的口风?”

  许氏皱眉:“含章,秋闱在即,这个时候提这些可不合适。”

  秋闱之后儿子一个举人身份跑不了,到时候向尚书府提亲也有底气。

  “儿子就想知道姑母的意思,至于谈亲事,当然是等秋闱之后再说。”

  见许氏还犹豫,尤含章再道:“母亲,有这么个事悬着,儿子的心总静不下来。”

  许氏只好点了头。

  虽说有贵人的许诺,可到时候答卷的还是儿子,要是太差也难办。

  过了两日,许氏趁着尤老夫人心情好,试探着道:“老夫人,咱们含章都十七了,过了秋闱亲事也该考虑了。那日儿媳与老爷商量,觉得含章的终身大事还是要您来把关。”

  听许氏这么说,尤老夫人心中颇为受用,嘴上却道:“含章的亲事有你们当父母的做主就是了。”

  许氏笑笑:“老爷一个大男人哪里了解谁家姑娘不错。至于儿媳,接触的要么是娘家侄女,要么是姐妹家的外甥女----”

  尤老夫人一听就皱了眉。

  不是说儿媳提到的那些小姑娘不好,可含章的亲姑母是尚书府的太太,难道含章要娶那些小门小户的闺女?

  “也是儿媳圈子窄了,不怕老夫人笑话,在儿媳眼里最好的就是表姑娘了。”

  尤含章并非只有姑家表妹,可在尤家提到表姑娘,家里上下想到的只有一位:尚书府的大姑娘。

  尤老夫人听了许氏这话,微微眯眼。

  听话听音,她自然明白儿媳的意思,这是看中橙儿了?

  “橙儿是尚书府的姑娘。”

  许氏见尤老夫人反应不大,笑道:“也是瞧着含章与他表妹青梅竹马。以前表姑娘亲事在身,自是不敢想,只能可惜两个孩子没缘分,如今想想若能亲上加亲就再好不过了……”

  尤老夫人眸光微闪。

  亲上加亲的念头,这么多年来她从没想过,实在是两家门第差得大了些。

  不过现在确实不一样了。

  橙儿出了那么一桩事,要是向女儿提一提,未尝不可能。

  女儿她是了解的,橙儿落入拐子手中要是真遇到什么难堪事,女儿第一个就受不住,哪还会若无其事带着橙儿回娘家。

  “老夫人要不要问问姐姐的意思,含章毕竟不小了,姐姐若是觉得不合适,咱们再好好打探有没有合适的姑娘。”

  尤老夫人沉吟一番,含糊道:“再说吧。”

  问是要问的,但不能把话说满。

  回头女儿若是不愿意,就对儿媳说她考虑后觉得不合适,免得姑嫂起嫌隙。

  尤老夫人被许氏说动了心思,趁儿媳带着孙女去万福寺上香的时候,以身体不舒坦为借口打发人去请尤氏。

  尤氏急慌慌赶来,满眼担心:“母亲,您哪里不舒服?”

  尤老夫人靠着床头屏风,揉了揉太阳穴:“不知怎么就一阵阵头晕。”

  “请大夫来看了吗?”

  “请过了,大夫说没有大碍。”

  “女儿知道一个太医还不错,要不请来给您瞧瞧。”

  “请什么太医,人上了年纪就这样,哪有没个头疼脑热的。”尤老夫人看着女儿,轻叹口气,“就是不舒坦的时候啊,便忍不住想我还没看到含章娶妻,橙儿出阁呢。”

  尤氏一怔,突然就想到女儿那番话:表哥要是真敢让舅母去和外祖母提我们的亲事,外祖母定会把他们一顿臭骂。

  可母亲现在对她说这个是什么意思?

  尤氏心里一阵不舒服,暗暗宽慰自己:定是她想多了,母亲这话不过有感而发。

  “咳咳。”尤老夫人咳嗽两声,“元娘,你觉得含章与橙儿两个孩子怎么样?”

  尤氏看着目露期待的母亲,一颗心沉了下去。

  所以不是她多想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