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春 第98章 婉拒

小说:逢春 作者:冬天的柳叶 更新时间:2020-10-05 11:25:0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听少女平静解释名字的来历,永平长公主的心仿佛被调皮的蜂子轻轻蛰了一下。

  都说秋日凄凉,冯大姑娘的父亲却从这句诗中挑了字给女儿取名。在一位父亲心里,女儿来到之时,便是这一年中最美好的风光了。

  那一定是位很疼爱女儿的父亲,可对眼前小姑娘来说已是“先父”。

  “冯大姑娘是秋日生的?”

  冯橙点头:“臣女生在秋末。”

  这也是她的住处晚秋居的由来。

  “秋末啊。”永平长公主想到了女儿,喃喃道,“迎月是仲秋生的。”

  冯橙动了动唇,没有开口劝。

  对一位失去独女的母亲而,这些劝慰太苍白。

  “冯大姑娘今年十五岁了吧?”

  “是。”

  “与迎月一般大呢。”永平长公主看着雪肤花貌的少女,仿佛看到了及笄的女儿。

  迎月若是长到十五岁,也会像冯大姑娘一样好看吧?

  永平长公主一时想出了神。

  冯橙静静坐着,没有打扰对方。

  守在凉亭外的翠姑隔着亭角垂下的轻纱往内看,悄悄抹了抹酸涩的眼角。

  不知是不是错觉,殿下与冯大姑娘相处时好像有了精神气。

  永平长公主出神的时间有些久,久到风把轻纱吹起,不耐烦吹动她的裙摆,这才回过神来。

  对面的少女眉眼沉静,既没有不耐烦,亦没有紧张忐忑。

  就仿佛本该如此。

  永平长公主脱口而出:“冯大姑娘可愿做我的义女?”

  冯橙愣了一下,望着永平长公主一时忘了说话。

  永平长公主也愣了。

  她不明白刚刚为何问出那句话,明明在请冯大姑娘过来时,她就是听着令人烦躁的蝉鸣想见一见这个小姑娘而已。

  迎月性子活泼,到了炎炎夏日会偷偷爬到树上捉知了。

  她其实是知道的,但并不想太过约束女儿。

  在她看来,年少时快活一些,当长大后不得不面对人生风雨,能从这些美好的回忆中汲取勇气与力量。

  那时的她,何曾想到女儿永远不会长大了呢。

  问出这话后,永平长公主其实有些迟疑。

  她认冯大姑娘为义女,是为了满足自己重新拥有女儿的自私,迎月会怪她吗?

  好像有些冲动了。

  在对面少女沉默时,这个念头从永平长公主心中一闪而过。

  而冯橙因为过于吃惊愣了好一会儿后,终于回神。更新最快s..sm..

  “臣女感激殿下的厚爱。”她起身对着永平长公主福了福,“只是这样的大事臣女无法决定,需要与家人商议。”

  她顿了一下,还是坦然道:“也要看家母的想法。”

  如果认永平长公主为义母会让母亲不安,那她便不愿这样做。

  世上比母亲身份高贵,强大能干的人不计其数,可别人再好,都不是父亲吟诵“一年好景君须记,最是橙黄橘绿时”时,拥着襁褓中的她微笑聆听的那个妇人。

  听了冯橙的回答,永平长公主有些松口气,又有些遗憾。

  她一时理不清复杂的心情,歉然道:“这样的大事确实不该随口说说,是本宫思虑不周了。”

  冯橙亦松了口气。

  能借着永平长公主的另眼相待让她在家中不至于如履薄冰便足够,至于攀龙附凤的心思,她并没有。

  “夏日炎炎,冯大姑娘在家中一般做什么?”

  这种话题对冯橙来说就轻松多了。

  她笑着回答:“偶尔会出门玩,在家中时都是随便打发时间,近来喜欢看小鱼爬到树上捉知了。”

  永平长公主心头微动,不由问道:“冯大姑娘会捉知了么?”

  “也会捉,不过不能让家母知道。”

  永平长公主笑起来。

  翠姑听到亭中飘出来的笑声,默默擦了擦眼角。

  永平长公主留冯橙吃了茶点水果,命翠姑亲自把人送到马车上。

  马车要驶动的时候,翠姑喊了一声:“冯大姑娘。”

  车窗帘挑起,露出一张俏脸。

  “姑姑还有事?”

  “今日多谢你了。”

  冯橙不解,静静看着车外女官。

  “殿下许久没有这般开怀了,或许过几日还会请冯大姑娘来玩。”

  冯橙莞尔一笑:“姑姑客气,能令殿下开怀,是我的荣幸。”

  翠姑注视着马车远去,这才回去禀报。

  永平长公主沉默半晌,突然道:“刚刚本宫想认冯大姑娘为义女。”

  翠姑愣了一下,而后笑道:“那是好事啊,冯大姑娘娴静乖巧----”

  “她婉拒了。”

  这次翠姑真的愣住了:“冯大姑娘不愿意?”

  这一刻,她只有震惊,连在她心中无人能及的殿下被人拒绝的不满都忘了生出。

  冯大姑娘竟然拒绝做殿下的义女?

  “也不算不愿意,但她顾虑她的母亲。大概是怕成了本宫的义女,她母亲会患得患失吧。”永平长公主笑笑。

  “殿下别生气,冯大姑娘还小,不懂事----”

  永平长公主淡淡打断翠姑的话:“不,本宫反而更觉得她是个好孩子。”

  想一想若是迎月不跟她说一声就认了别人当义母,她也会不高兴的。

  “冯大姑娘也是秋日生的,比迎月小一个来月……”永平长公主喃喃说了一句,起身离开了牡丹园。

  接下来天儿越发热,好似蒸笼笼罩着京城。

  冯橙整日窝在晚秋居,隔上三五日便会有长公主府的马车来接她去玩。

  牛老夫人瞧在眼里,对时不时出门的孙女不再约束。

  不知不觉中,七月就过了大半。

  这日冯橙去了清心茶馆,听钱三禀报消息。

  “坐。”冯橙指指对面椅子。

  钱三规矩坐下,满脸堆笑。

  “说说有什么消息吧。”冯橙倒了一杯凉茶递过去。

  钱三把凉茶咕咚咕咚喝了,忙道:“小的最近发现有个人与舅老爷走得很近,觉得有些异常,所以来跟您说一声。”

  “什么异常?”

  “上个月的时候舅老爷与那人一起喝酒,那人对舅老爷还不怎么客气,可就在前几日突然周到起来,几乎日日叫着舅老爷喝酒。小的琢磨着舅老爷也没啥让人可图的,居然还有人献殷勤,这肯定有问题啊,就赶紧来向大姑娘禀报了。”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