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春 第108章 赶巧

小说:逢春 作者:冬天的柳叶 更新时间:2020-10-05 11:25:0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下午的阳光依然烈烈,毫不吝啬洒满翠帷马车。

  冯橙一上车就眯了眼开始打瞌睡。

  白露拿着一柄素纱团扇替她轻轻扇风,等尚书府到了才轻声喊:“姑娘,到家了。”

  冯橙睁开双眼,揉了揉脸:“到了么?”

  “已经进大门了。”

  说话间,马车就停了下来。

  坐在车门处的小鱼先跳下车,紧接着是白露弯腰出来。

  等她转身想扶自家姑娘,冯橙已经站在她后面了。

  “姑娘!”白露捂了捂心口。

  姑娘悄无声息的,吓她一跳。

  冯橙后知后觉反应过来:“忘了让你扶了。”

  白露:“……”

  姑娘这种尽力让她有事可做的体贴,实在有些打击身为大丫鬟的自尊心了。

  回到晚秋居,冯橙打发白露去歇着,把小鱼叫进了里屋。

  小鱼默默站在冯橙面前,等着吩咐。

  冯橙喝了几口水润喉,看着小鱼问:“欧阳家的布局,熟悉了吗?”

  小鱼点点头。

  “过几日有个任务交给你。”

  “请姑娘吩咐。”小鱼一板一眼回应。

  “装鬼。”

  小鱼一脸平静看着自家姑娘,没有丝毫惊讶的反应。

  冯橙就喜欢小鱼的省心,笑道:“你先琢磨一下装鬼的技巧,我也琢磨琢磨,回头我们再交流完善。”

  “是。”

  “那你先退下吧。”

  小鱼退下后,冯橙往床榻上一躺,抱着软枕思索起来。

  欧阳家的院子本来没有这么大,跨院与后院都是后来扩建的。

  这个扩建的时间点,无疑是在欧阳庆发达之后。

  也就是杀人之后。

  这样便可以推测出那对外乡主仆的埋骨之地不会是跨院与后院。

  欧阳庆见财起意动了杀心,算是冲动之举,行凶后清醒过来会如何处理尸体呢?

  在家中寻一个地方掩埋是最神不知鬼不觉的。

  一对误入家里的外乡人,只要悄悄埋了,谁会知道呢。

  这个地方可能是院中那棵石榴树下,可能是墙角,也可能是目前住进妾室的厢房。

  在冯橙看来,可以排除三间正屋的可能。

  欧阳庆冲动杀人,但把受害者埋在睡卧之处的可能还是极小的。

  就算欧阳庆穷凶极恶没有畏惧之心,欧阳氏作为知情者,若是受害者就埋在起居之处,恐怕早就崩溃了。

  可是事情已经过去了十年,无论那对外乡主仆被埋尸何处,那些痕迹早已磨灭在时间的长河里,凭着几次做客想找出埋骨地无异于痴人说梦。

  那就只能剑走偏锋了。

  装鬼勾起欧阳庆夫妇对这段往事的回忆,二人心虚之下或许会露出端倪。

  可惜对于装鬼没什么经验啊。

  冯橙抱着软枕,苦恼叹口气。

  睡在床榻上的花猫忍无可忍睁开眼,看了看与它抢地盘的人,一脸嫌弃跳下床榻走了。

  几日后的夜晚,冯橙交代白露守好家门,带着小厮打扮的小鱼悄悄离开了晚秋居。

  白露险些哭了。

  她真的只希望姑娘是个平平无奇的大家闺秀啊,哪怕喜欢随身带一荷包散发着淡淡腥味的小鱼干也认了,可这三更半夜女扮男装出门,她有点承受不住……

  夜静悄悄的,因为有风,多了些凉爽。

  一轮新月挂在墨色空中,瘦骨伶仃散发着微弱冷清的光。

  四周一片黑,两道几乎与黑夜融为一体的纤细身影却仿佛不受影响,如两尾灵活的鱼游走在大街小巷。

  冯橙在一处民宅前站定,低声道:“到了。”

  夜风很快把低低的声音揉碎,吹散。

  小鱼点了点头作为回应。

  二人绕着宅子转了一圈,选择从跨院的围墙进去,那里有一棵树高过墙院,方便进入院中后及时遮掩身形。

  主仆二人轻松翻墙而入,察觉有喧闹声,立刻躲在那棵老树后面。

  冯橙定了定心神,探头仔细打量。

  屋里还亮着光,人影晃动映在纱窗上,声音便是从那里传来。

  冯橙给小鱼使了个眼色,悄无声息向那里接近。

  藏身窗下,屋内声音便清晰传入耳中。

  “父亲还不去睡吗?”

  先听到的是年轻男子的声音,语气透着不耐烦。

  冯橙听了出来,这是欧阳静的兄长欧阳磊,白日在欧阳家大门外才见过。

  另一道声音自然是欧阳庆:“今儿个爹高兴,咱们爷俩好好喝一顿。”

  “父亲,已经吃了挺久了,我还要温书。”那声音中的不耐烦越发明显了。

  冯橙暗暗摇头。

  这可真是个被当爹的宠过头的人,要知道时下常见的父子相处情形,一般就是儿子不听话打一顿再说。

  “哈哈哈,温什么书,我儿铁定高中的。”朗朗笑声透过窗子传出来,透着自信满满。

  冯橙心头一动,不由屏住呼吸。

  莫非还会有意外收获?

  这般想着,就听欧阳磊不快道:“父亲这么说,儿子压力更大了,先生说儿子这次只是下场积累经验,真正要出头还是要看三年后。”

  “什么三年后,我说我儿定能高中,那就肯定能中。”

  三年?

  再过三年儿子都二十好几了。

  偏偏儿子非要有了举人功名才娶妻,这要是三年后还不中,那可怎么办?

  他可就这么一个独苗苗,哪里再等得了三年。

  “父亲喝多了吧,还是赶紧回屋睡吧。”

  “爹没喝多----”欧阳庆打了个嗝儿,声音下意识低下来,“磊儿,这次乡试,爹给你打通了关节,到时候只要你按着做,金榜题名绝对没有问题!”

  “您说什么?”随着欧阳磊骤然扬起的声音,还有杯盏打翻声。

  冯橙竖着耳朵,听得越发仔细。

  竟然真的是这样,欧阳庆往舅舅身边凑的目的是为了给儿子作弊。

  “小点声!”欧阳庆慌忙叮嘱儿子。

  “又没有别人。”欧阳磊显然心思全放在了欧阳庆刚才的话上,“父亲刚刚说的不是醉话吧?”

  “爹怎么会拿这种事开玩笑,所以磊儿你安安心心陪我喝酒就是,爹今天高兴!”

  冯橙抬了抬眉梢。

  这么说,欧阳庆就是今日从舅舅那里套出的话。

  那她选择今晚来装鬼吓人还赶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