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春 第111章 喜欢一个人该是什么样

小说:逢春 作者:冬天的柳叶 更新时间:2020-10-05 11:25:0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沉默的少年,耳边不断重复着那三个字:起不来!

  这个时候也不算太早了,他这么郑重约她见面,她竟然起不来?

  少年紧抿薄唇,有点生气。

  至于这生气是因为冯大姑娘失约本身,还是突然察觉对冯大姑娘来说赖床比见他还重要,那就不知道了。

  气了一会儿,到底那个让他生气的人不在,一个人生闷气也没意思,少年淡淡道:“那等明日你家姑娘过来再说吧。”

  小鱼想想姑娘近日的计划,如实道:“明日姑娘应该也起不来。”

  陆玄:“……”

  “你们姑娘莫非不舒服?”

  “姑娘没有不舒服。”

  看着面上没什么表情的小丫鬟,陆玄拧眉。

  这种八棍子打不出一个屁来的丫鬟,冯大姑娘是如何忍受的?

  或许是察觉到少年的想法,小鱼难得多说一句:“姑娘就是单纯起不来。”

  陆玄嘴角一抽,觉得这话还不如不说。

  “那行,你回去吧。”

  小鱼杵着不动:“姑娘要婢子把话带回去。”

  “没什么要紧事。”陆玄一句话把人打发了,心中却有了决定。

  既然冯大姑娘早上起不来,那晚上定然精神。他干脆晚上去看看好了,倒要瞧瞧她是为何起不来。

  小鱼回去时,冯橙刚刚洗漱完毕。

  “陆大公子有说什么事么?”靠着美人榻吃着葡萄,冯橙懒洋洋问。

  “陆大公子说没什么要紧事。”

  没有要紧事?

  冯橙有些意外。

  没有要紧事约她干什么?总不能是纯粹想见她吧?

  冯橙疑惑着,随手拈起一颗葡萄吃下。

  不过既然陆玄说没有要紧事,那就不用担心了,这方面陆玄还是靠谱的。

  经过白日养精蓄锐,等到入夜,冯橙带着小鱼再次出了门。

  许是有些适应了,比起昨晚的惴惴不安,白露淡定许多,守在屋中等着姑娘回来。

  “来福啊,你说今晚姑娘什么时候能回来?”等待的时间太难熬,白露找团在床榻上的花猫说话。

  来福懒懒分给白露一个眼神。

  白露当然不指望一只猫能听懂,不过是想说话缓解一下焦虑的心情罢了。

  “来福啊,你可不能再长胖了,再胖下去也就姑娘能抱得动你了。”

  “小鱼干少吃点,你把姑娘带坏了知不知道?”

  “哦,我不是说小鱼干不好吃,可别的姑娘随身带着香囊,咱们姑娘随身带着一包小鱼干,这不合适啊——”

  卧在床榻上的花猫突然一跃而起。

  白露下意识捂住脸,待反应过来,就见来福跳上了窗台。

  “来福你突然跳上窗台干什么,吓我一跳——”骤然响起的敲窗声把白露后面的话吓了回去。

  她目不转睛盯着被敲响的窗,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完了!

  静了一会儿,敲窗声又响起。

  白露硬着头皮走过去,缓缓打开窗。

  黑衣少年悄无声息跳进来,看清屋中只有一个丫鬟一只猫,眸色微沉。

  “你们姑娘呢?”

  “我们姑娘——”

  白露正琢磨怎么回答,就见花猫向少年扑去。

  “来福,不要!”见过来福扑到人脸上猛挠的情景,白露脱口而出。

  少年稳稳接住了跳过来的花猫。

  白露愣住,看着来福的眼神带着不可思议:来福居然跳进了陆大公子怀里,而不是挠他?

  陆玄倒是不奇怪,毕竟进京路上与这只猫相处过。

  “胖了好多。”少年与那双绿眼睛对视,语带嫌弃。

  来福冲着少年喵了一声,从他怀中跳下来扬长而去。

  这是生气了?

  陆玄半点没有抱歉的意思,眸色凉凉看着白露:“你们姑娘去哪了?”

  白露咬了咬唇,顶住压力扯谎:“姑娘没对婢子说。”

  “她一个人去的?”

  “带着小鱼一起。”

  听说带着小鱼,少年神色微松,往椅子上一坐开始等人。

  怪不得早上起不来,原来每晚都有事做。

  想一想那晚坟头偶遇,陆玄暗暗皱眉:难不成又去金水河了?

  “陆大公子喝茶。”白露奉上茶水。

  陆玄接过茶盏放在一边,问道:“你们姑娘大概什么时候回?”

  白露干笑:“这可说不准。”

  陆玄干脆不再问,无聊之下把不知何时又进来的肥猫一把捞起,有一下没一下顺毛。

  来福挣扎无效,只好随他去了。

  白露局促站在一边,默默祈祷姑娘快回来。

  许是老天听到了她的祈祷,冯橙回来的时间比昨晚要早许多。

  “姑娘,您可回来了。”

  冯橙视线越过白露,看着眉眼平静的少年:“陆玄?”

  陆玄轻轻扬眉。

  他发现了,每当冯大姑娘过于吃惊或情急时都会喊他的名字,而不是陆大公子。

  这说明对冯大姑娘来说叫他的名字更习惯。

  而这本身就是件很奇怪的事。

  他定定望着男装打扮的少女,陷入了沉思。

  莫非冯大姑娘早就单方面认识他,并暗暗叫了他名字无数次?

  这个猜测令少年下意识扬起唇角,可再想到冯大姑娘连克服赖床来见他的毅力都没有,又有些迷惑。

  特别喜欢一个人,不是这样吧?

  虽说他没经历过,可常识还是有的,不是说为了见心上人刀山火海都不怕么。

  冯橙示意白露与小鱼退下,把陷入妄想的某人叫醒:“陆大公子晚上来找我,莫非有急事?”

  陆玄啜了一口放冷的茶,压下纷乱思绪:“白日听小鱼说冯大姑娘这几日都起不来,所以来看看。”

  冯橙有些头疼。

  是她的错,应该打发白露去茶馆,而不是小鱼。

  “那陆大公子白日约我有什么事?”

  陆玄没有卖关子:“秋闱的考官定下来了。”

  “定了?”冯橙立刻打起了精神。

  陆玄颔首:“翰林院那位戚大人是本次乡试的同考官之一。”

  冯橙虽早有预料,却还是有些疑惑:“考官既然才任命,那么早之前他怎么就敢确定?”

  陆玄冷笑:“这正说明他的背后站着能左右皇上想法的人。”

  冯橙自然知道陆玄所指的人是谁。

  如今最受皇帝器重的就是首辅韩岩柏,而韩首辅正是吴王最有力的支持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