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春 第119章 张榜

小说:逢春 作者:冬天的柳叶 更新时间:2020-10-05 11:25:0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陆玄很快又发现了问题。

  “哪一日知道的?”

  获知这样的讯息,冯橙竟然没有立刻联系他?

  再想自己巴巴联系对方的举动,陆玄忽然觉得不是滋味。

  “啊,就是前日。”冯橙忙找了个借口,“我寻思着与欧阳姑娘上香后说不定会知道更多情况,到时候再与你说也不迟。”

  陆玄牵了牵唇角。

  说到底,就是不着急见他。

  这个发现令少年莫名不爽,可要说这不爽因何而来,又说不清楚。

  “陆玄。”冯橙喊了一声。

  陆玄静静看着她。

  “今日我去长公主府了。”

  “哦。”

  不是隔三差五去长公主府么?

  陆玄觉得冯橙没话找话,心情莫名好了些。

  “长公主打算教我武艺,那我以后就是你师妹了。”

  师妹?

  陆玄错愕至极,望着笑盈盈的少女忘了反应。

  怎么突然之间他们就成了师兄妹的关系?

  师妹——

  在心中默念这两个字,陆玄摆出浑不在意的样子:“什么师兄师妹,叫我陆玄。”

  冯橙嫣然一笑:“本来就叫你陆玄啊,不然旁人听到我喊你师兄定会胡乱猜测,我只是告诉你以后我是你师妹了。”

  “哦。”陆玄垂眸啜了一口茶,听着少女吐出的“师兄”二字,莫名有些心乱。

  以前觉得“陆玄”比“陆大公子”好听,现在想想,“师兄”似乎也不错。

  望着笑靥如花的少女,少年心头悸动悄然而生,如春日挡不住的野花绽放。

  陆玄觉得这种感觉很奇怪,而在冯橙面前,他不想变得这么奇怪。

  “长公主怎么突然要教你习武?”他胡乱问起。

  “今日长公主发现我是个武学奇才。”

  陆玄滞了滞,心头悸动登时化为无语。

  “长公主教导人时很严厉,你可不要哭鼻子。”

  冯橙点头。

  “从什么时候开始?”

  “长公主要我从明日开始每天一早就过去,下午再回。”

  “若是这样,你回去时从茶馆路过就打发小鱼进来问问伙计,我若有事就交代给他。”

  其实成国公府离长公主府很近,他想见她也不难。

  但一想可能被长公主一顿揍,还是罢了。

  “这样最好,省得再有鸽子受害了。”冯橙松了口气。

  要离开的时候,忽听陆玄咳嗽一声,她看过去。

  少年一副若无其事的语气:“没有旁人的时候,叫我师兄也行。”

  有旁人时叫他陆玄,无旁人时叫他师兄,还挺完美的。

  冯橙摇摇头:“我还是习惯叫你陆玄。”

  直到冯橙抱着花猫离开,陆玄还没从对方的果断拒绝中回神。

  她这是不想认他这个师兄?

  少年喝了一口冷茶,忽然想把对方揪回来。

  当然,这种幼稚的事只是想想而已。

  因为不能付诸行动,好像更气闷了。

  转日一早,冯橙就赶去长公主府。

  如此一连数日,牛老夫人终于忍不住把冯橙叫来长宁堂询问:“橙儿,这几日你都是去长公主府?”

  “是。”

  “怎么忽然每日都去了?”

  以往长公主府送来帖子她都是知道的,可没有这么频繁。

  冯橙垂眸回道:“长公主每日都想见我,就让我每日过去陪她。”

  “这是长公主说的?”牛老夫人眼神微亮。

  冯橙看着牛老夫人的眼神透着不解。

  牛老夫人当她默认,笑道:“长公主恐怕是把对女儿的思念移情到你身上了。”

  大丫头与迎月公主一样落入过拐子手中,机缘巧合入了长公主的眼也就不奇怪了。

  “长公主对你越是看重,你越要谨慎行,可记着了?”

  冯橙微笑:“记着了。”

  牛老夫人笑笑,喊一声婉书:“去把我那对羊脂玉镯拿来。”

  婉书压下惊讶,应了一声是。

  牛老夫人又把婉书喊住:“再拿一匣子滴珠来。”

  所谓滴珠,便是一两以下的碎银。

  牛老夫人亲自把羊脂玉镯套在冯橙手腕上,指了指装滴珠的小匣子:“常在长公主府行走且机灵些,不要吝啬打赏。”

  冯橙道了谢,抱着沉甸甸的一匣子碎银离开了长宁堂。

  正想着积攒的月钱因为时常打赏钱三快花光了,就得了一匣子滴珠,不得不说祖母也有周到的时候。

  当然对这样的周到她很清醒,不会傻得以为这是一个祖母对孙女的疼爱。

  转眼就到了九月初九,顺天乡试张榜的日子。

  礼部尚书府早早打发人去贡院门前候着,只等看到榜单第一时间赶回来报信。

  等到张榜之时,贡院门前已是人头攒动,无数人踮起脚尖争相看榜。

  “中了,中了!”一名考生激动喊着。

  也有人从头看到尾后一脸沮丧。

  有人欣喜若狂,有人痛苦失意,大悲大喜,人生百态。

  这个时候,冯橙正在长公主府的演武场上练习射箭。

  百步远处放着一盆菊花,正迎着秋风轻轻摇曳。

  冯橙弯弓拉弦,箭若流星,正中菊花花心。

  翠姑抚掌叫好。

  永平长公主满意点头:“不错,来喝杯水吧。”

  冯橙收了弓,抬袖擦擦额头汗珠走过去,接过翠姑奉上的温水大口大口喝着。

  永平长公主等她喝完,忽然问道:“今日是不是张榜的日子?”

  冯橙先是一愣,而后点头。

  “我记得你兄长也是这次乡试考生。”永平长公主留意到这个,还是听杜念提起过。

  冯橙笑道:“我大哥与二哥都参加这次秋闱了。”

  “今日就到这里,回去看看吧。”

  “多谢师父。”冯橙应了,匆匆离去的步伐终于显出几分急切。

  永平长公主笑着摇头:“这孩子倒是沉得住气,刚刚练习射箭没有受到半点干扰。”

  翠姑早已喜欢上那个能令主子展颜的小姑娘,闻笑道:“冯大姑娘心思纯粹,最是难得。”

  “是很难得。”永平长公主喃喃,不知怎的却叹了口气。

  冯橙赶回尚书府,一进长宁堂院门就见冯梅红着眼睛往外走。

  她不由多看了一眼。

  “可要恭喜大姐了。”冯梅不冷不热说了一句,很快走出了院子。

  冯橙回头盯了院门一瞬,有了猜测。

  冯辉这是落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