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春 第120章 春风得意

小说:逢春 作者:冬天的柳叶 更新时间:2020-10-05 11:25:0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冯橙走进屋中,就见屋内已经挤满了人。

  上首坐着面带微笑的冯尚书与满面春风的牛老夫人,然后是二老爷冯锦南,三老爷冯锦西,大太太尤氏,小一辈的就是冯豫和冯桃。

  见冯橙来了,冯锦南第一个开口:“橙儿快过来,你大哥中了第二名亚元!”

  冯橙快步走到冯豫身边,欢喜不已:“大哥,恭喜你。”

  科举要经四试,分别是童试、乡试、会试、殿试,四试中最难考的就是乡试。

  如今冯豫顺利中举,对冯橙来说当然是大喜事。推荐阅读sm..s..

  面对妹妹的道喜,冯豫云淡风轻:“多谢妹妹。”

  冯橙噗嗤一笑:“大哥谢我什么?”

  冯豫笑意温柔:“大哥能顺利发挥,定是考前妹妹送的鞋袜的功劳。”

  “那等大哥明年春闱,我还给大哥送鞋袜。”冯橙笑盈盈道。

  见兄妹和乐融融,牛老夫人笑着开口:“豫儿这次考得不错,明年定会更进一步。”

  “怎么不见二哥?”尽管心中已有猜测,冯橙还是问道。

  屋内一静。

  片刻后,冯二老爷强笑道:“你二哥这次没发挥好,还好豫儿给咱们家争气,考了第二名。”

  冯橙微笑:“二叔别难过,二哥还年轻,三年后再考也才二十岁呢。”

  冯二老爷嘴角笑意一僵。

  一次不成就要等三年,哪有这么轻巧。

  牛老夫人亦是抽了抽嘴角,想起考前冯尚书那番话。

  冯尚书笑呵呵道:“橙儿说得不错,辉儿还有的是机会,想当年我——”

  “对了,橙儿,你舅家表哥这次也榜上有名。”牛老夫人急忙打断冯尚书的话。

  糟老头子又要遥想当年了,也不想想这能一样吗?

  那时候大魏才刚刚安定,正是需要人才的时候,三十多岁步入仕途并不算晚。可现在要是三十多岁才中举中进士,熬个十几年恐怕都熬不到四品。

  “是么。”听了牛老夫人的话,冯橙微笑着看向尤氏。

  在众人面前,尤氏难得笑意浓浓:“你舅母已经打发人来报喜,请咱们后日去赴宴。”

  “那要恭喜表哥了。”冯橙语气淡淡。

  尤氏心知女儿对侄儿的不满,暗暗叹了口气。

  对她来说,虽然不满侄儿之前的行,却也盼着侄儿能光耀门楣。

  “豫儿桂榜有名是大喜事,晚上一起用饭。”牛老夫人发话。

  冯尚书跟着道:“这次就不宴客了。”

  豫儿本就才名在外,又是他的孙子,中个举人大肆宴请就没必要了。

  冯二老爷听冯尚书这么说,心中越发不是滋味。

  父亲说这次就不宴客了,明显是对冯豫转年会试信心十足,再想想自己儿子……

  从长宁堂离开后,冯二老爷去了冯辉那里。

  冯梅正在劝慰失魂落魄的兄长,见冯二老爷来了,屈了屈膝立在一旁。

  冯二老爷一见冯辉的模样,不悦拧眉:“这个样子干什么,生怕别人看了不笑话?”

  冯辉恍若未闻,一不发。

  “快收起你这丧气样,好好用功三年,考个好名次也让你祖父、祖母另眼相待。”

  冯辉眼珠动了动,终于开了口:“儿子很用功了……”

  他天生没有大哥聪明,又有什么办法?

  “很用功?用功你还有闲心与人打架?”

  冯辉脸色一白。

  冯梅忍不住道:“父亲,二哥与人打架是因为韩呈硕辱及母亲!”

  冯二老爷冷笑:“那也是你们母亲行为不端落人话柄!”

  “若不是父亲养外室——”

  啪得一声响,打断了冯梅的争辩。

  冯二老爷面色铁青看着女儿:“这也是你一个姑娘家说的话?”

  冯梅捂着脸,瞪大的眼中迅速蕴满泪水。

  冯二老爷却不觉后悔。

  为人子女当面指责父亲,本就是不孝。

  “以后你就心无旁骛读书,可记住了?”

  冯辉抬眼看看一脸严厉的父亲,缓缓点头。

  冯二老爷这才顺口气,转身走了。

  冯梅抱着冯辉手臂哭出声:“二哥,三年后你一定要考上,你是母亲和我唯一的依靠了……”

  听着妹妹呜呜的哭声,冯辉喃喃道:“我知道了,我努力……”

  离开冯辉住处,冯梅把眼泪擦干净。

  秋风吹到她面上,吹得被泪打湿的脸颊发疼。

  她一步步往暗香居走,眼神越来越冷。

  父亲现在满心满眼都是那对外室母子,看今日对她和二哥的态度,不要指望父亲以后遮风挡雨。

  至于二哥,能不能指望上还两说。

  人终归还是要靠自己!

  她要强大起来才不会过得这般憋屈,才有可能帮母亲脱离困境。

  对比二房的不如意,尤氏心情大好,要去尤府赴宴前拉着冯橙柔声劝道:“橙儿,母亲知道你对你表哥有意见,只是这一回毕竟是你外祖家的大喜事,明面上总要过得去……”

  冯橙听着,乖巧点头:“母亲放心,我知道。”

  总归高兴不了多久的。

  马车到了尤府,舅太太许氏照例在外头等候。

  今日尤家大摆筵席,招待的不只尤氏一家,等到开宴的时候听着满堂喧嚣,冯橙大感无聊。

  “表姐好福气,含章年纪轻轻就中了举人,来年再中了进士,那就是天子门生啦。”

  听着亲戚的恭维,许氏难掩得意:“中进士就更不容易了,含章能中举对我来说就知足了。”

  “那是,我家那小子要是有含章的出息,做梦都要笑醒了。”

  一旁妇人笑道:“快别做梦了,人家含章还没及冠就中了举,这是寻常人能比的?没见街东头那个王秀才,考到五十岁这次又落榜了……”

  先前说话的妇人虽嫌这话不中听,却无法反驳,脸上堆笑继续恭维许氏:“说起来含章也到了娶妻的年纪,咱们含章这样的人才,终身大事可不能马虎了。”

  许氏下意识扫了隔壁桌冯橙一眼,矜持笑道:“含章还小呢,不急。”

  妇人会意笑起来:“也是,等含章中了进士再说也不迟,说不定就是亲上加亲的喜事了。”

  隔壁冯桃把筷子往桌上一放,开口道:“大姐,我想去更衣,你陪我吧。”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