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春 第123章 报案

小说:逢春 作者:冬天的柳叶 更新时间:2020-10-05 11:25:0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二人从窗口眼睁睁看着成国公往陶然斋大门的方向去了,不由面面相觑。

  “陆玄,吃一只烧鸡的时间可能不够。”

  陆玄神色凝重:“可能还要加上吵架的时间。”

  二人枯坐了一会儿,果然听到喧哗声从楼下传来。

  “看来是坐在大堂里了。”陆玄分析着。

  “要不……去看看?”冯橙提议。

  陆玄睨她一眼,平静反问:“被他们发现我们在一起吃烧鸡,然后打个你死我活吗?”

  冯橙想到清瘦的祖父,再想到魁梧的成国公,还是不放心:“我祖父手无缚鸡之力----”

  陆玄淡淡接口:“放心,揪掉我祖父胡子的力气还是有的。”

  先前因为被冯尚书扯掉了一把胡子,祖父的骂声差点掀翻屋顶。

  冯橙叹气:“都是一把年纪的人了,每次见面都要打架。”

  陆玄拿起一根鸡翅膀慢慢啃着:“别乱担心了,就当是年纪大了,活动筋骨。”

  二人竖着耳朵听着楼下吵架,终于等到没了动静,这才脱身。

  冯橙拎着清心茶馆的茶点回到尚书府,打发人把茶点给尤氏和冯桃各送了一份。

  不多时,冯桃就来了晚秋居。

  “大姐,你去清心茶馆喝茶了吗?”

  “三妹怎么知道?”

  冯桃笑呵呵道:“马车停下的位置就离清心茶馆不远。”

  “那里不是好几家茶馆么。”

  “大姐给我送去的藕粉桂花糕,一尝就是清心茶馆的味儿。”

  冯橙笑着摇头:“就你会吃。”

  “是那家的藕粉桂花糕特别好吃。”说到这,冯桃有些遗憾,“可惜那家突然涨价了,东家有点黑心。”

  涨价?黑心?

  冯橙突然明白了茶馆冷清的原因。

  “大姐,你一个人去喝茶吗?”想到被长姐抛下,冯桃很是怨念。

  虽说大姐给她带回来了好吃的茶点,可是她陪大姐一起喝茶聊天吃点心不好吗?

  “和一个朋友,有点事要谈。”

  一听有正事,冯桃不再追问,约好下次一起出去喝茶,心满意足走了。

  冯橙想想明天将要发生的事,心情也很不错,梳洗过后睡起觉来。

  翌日一早,顺天府门前的大鼓就被击响了。

  击鼓之人是个穿戴体面的中年男子,很快有衙役把他带进去,只留下一群迅速围过来看热闹的好奇议论。

  “堂下何人,为何击鼓?”坐于堂上的顺天府尹沉声问道。

  男子跪在地上,颤声道:“启禀大人,草民名叫杨武,前来击鼓是要举报欧阳庆谋财害命。”

  一听有命案,顺天府尹立刻重视起来,指着杨武道:“你且仔细道来!”

  “草民与欧阳庆是朋友,昨日中午他家办酒,到了晚上我们继续喝,结果听他说----”

  “说什么?”

  杨武一脸紧张道:“听他说能有今日多亏了那对进京寻亲的短命主仆,草民觉得奇怪,就问是怎么回事,他说他把那对主仆杀了得了一笔横财,这才有银钱送儿子去好学堂读书……”

  顺天府尹越听神色越凝重。

  “当时他喝多了,草民只以为是吹牛,可回家后越想越觉得不对劲。”

  “如何不对劲?”

  “草民想到以前听来的闲话,说欧阳庆本是屠夫,日子虽比四邻八舍好过,却离富贵还差得远,没想到有一日突然富裕起来……草民越想越后怕,觉得欧阳庆恐怕不是醉话,而是酒后吐真。草民想了一夜,事关人命不敢隐瞒,天一亮就来报官了。”

  “他还说了什么?”顺天府尹见杨武说得有模有样,信了大半。

  那欧阳庆是不是酒后吹牛先不论,杨武敢来击鼓报官,听来的这番话不大可能是胡诌。

  实际上,杨武正紧张着,因为欧阳庆酒后吐真这番话就是胡诌的。

  欧阳庆喝多后就呼呼大睡了,哪说过这些。

  他完全是照着那位神秘贵人的交代说的,可真跪在大堂下,才知道什么叫紧张。

  不紧张,不紧张,他好好完成贵人的交代,就能像欧阳庆那样一夜暴富了。

  杨武默默给自己打了气,低着头道:“他还说……那对主仆就埋在院中石榴树下!”

  “当真?”顺天府尹听了这话,更是信了几分。

  连埋尸之处都说出来了,吹牛一般吹不了这么细致。

  杨武面露犹豫:“可后来他又说人埋在柴房里----”

  顺天府尹眉头一皱:“到底是石榴树下还是柴房?”

  杨武一脸为难:“草民也不确定啊,他一会儿说是石榴树,一会儿说是柴房。”

  顺天府尹想了想,不再为难。

  既然不是石榴树下就是柴房里,那就都挖开看看就是了。

  “欧阳庆家住何处?”

  杨武忙报了住址。

  顺天府尹立刻吩咐属下带人前往欧阳庆家,由杨武带路。

  这个时候,冯橙正与欧阳静在长樱街碰面。

  “冯姐姐,这是给你的。”欧阳静把一个盖着布巾的竹篮递过去。

  冯橙伸手接过,顿觉手上一沉,掀起布巾就见满满一篮石榴。

  “之前说过等石榴成熟了请冯姐姐尝尝,现在正是最甜的时候。”

  冯橙盯着水灵灵的石榴,眼神复杂:“难怪欧阳妹妹约我逛街,原来还记着呢。”

  “当然不会忘。”欧阳静笑得真诚,心中叹口气。

  本来请冯姐姐来家中玩最方便,可她总疑心那日大哥见到冯姐姐后起了心思,为了不给冯姐姐惹麻烦,还是算了。

  “多谢欧阳妹妹。”冯橙把篮子交给小鱼,“咱们去露生香看看吧,听说又出了新味道。”

  “好啊。”

  二人逛了露生香,又逛了裁云坊,把附近女孩子感兴趣的铺子都逛过来这才准备回家。

  “我送欧阳妹妹回去吧。”

  欧阳静下意识婉拒:“不必劳烦冯姐姐了,我雇了马车。”

  以欧阳家的家境,专门养车有些浪费,雇车方便实惠。

  “雇的马车哪如自己的舒服,我把欧阳妹妹送到家门口就回去。”

  听冯橙这么说,欧阳静不再拒绝。

  二人坐着翠帷马车前往欧阳家,等到了家门外却发觉那里挤满了人。

  “冯姐姐,我家好像有事情----”欧阳静急忙跳下马车赶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