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春 第124章 报应

小说:逢春 作者:冬天的柳叶 更新时间:2020-10-05 11:25:0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欧阳家扩建翻新过,门板也换过,欧阳静每次回家的时候,总能第一眼看到家门。

  可现在家门口里三层外三层围满了人,让她想进去都束手无策。

  一名妇人突然发现了欧阳静:“哎呀,这不是欧阳家的闺女嘛。”

  这话一出,看热闹的街坊邻居齐刷刷看过来。

  欧阳静忍着不安,强笑道:“不知我家有什么事,劳烦各位大爷大娘、叔伯婶子让我进去。”

  看热闹的人神情各异,很快让开一条小路,看着往里走的欧阳静继续议论起来。

  “不知道欧阳家犯了什么事啊,怎么来了这么多官差?”

  “谁知道呢,那些差爷凶神恶煞,总归不是好事。”

  “不能吧,昨日欧阳家才摆了酒庆祝他家大郎中举,举人老爷见了大官都不用下跪的。”

  “何止不用跪,举人老爷真要犯了事都不能缉拿审问,要先夺了举人功名才行……”

  “犯事的莫不是欧阳老爷吧?”

  ……

  欧阳静听着灌入耳中的议论双腿发软,一咬舌尖,提着裙摆飞快跑了进去。

  冯橙站在外围想了想,默默跟上。

  院中已是一片混乱。

  几名官差提着锄头在挖石榴树,繁茂的石榴树枝散落一地,有不少石榴如小皮球般滚来滚去,其中一颗滚到欧阳静脚边,裂开的缝隙中露出玛瑙珠般的石榴籽。

  以往欧阳静见了晶莹剔透的石榴籽就会被勾起馋虫,可现在看着那开裂的石榴就如看到血盆大口,狰狞骇人。

  不远处两个妾一脸茫然不敢上前,四个小姑娘躲在她们身后,哭声震天。

  欧阳静下意识寻觅母亲,发现欧阳氏跌坐在台阶上,脸色惨白如鬼。

  她快步走了过去:“娘,家中出了什么事?”

  欧阳氏呆呆看了欧阳静一眼,一不发。

  欧阳静更慌了,蹲下去扶欧阳氏胳膊:“娘,您先起来啊。”

  “给我住手!”

  一声暴喝令欧阳静浑身一颤,看了过去。

  欧阳庆一脸凶神恶煞,手持扁担拦在领头官差面前:“我儿子是举人,明年春过了春闱就是新科进士,你们怎么能跑到我家随便乱挖?”

  领头官差狠狠瞪了领路的杨武一眼。

  这人去报官的时候可没说欧阳家的儿子刚中举,一户人家有功名在身的人,那处理起来就与寻常百姓不一样了。

  然而大人吩咐他们来了,石榴树也开挖了,那就只能继续了。

  反正挖不到的话这个报案人要吃不了兜着走,至于欧阳家,到时候大人安抚几句就算很给面子了。

  领头官差想得透彻,自然不惧欧阳庆的威胁。

  “你是要对抗官府?”

  欧阳庆被领头官差问得一滞,紧抓着扁担道:“差爷不要乱说,我们一家从来老实本分,你们突然跑到我家乱来还不许问一问?这世上还有王法吗?”

  “王法?”领头官差一指杨武,“不是说过了,人家举报你谋财害命,把尸首埋在了这石榴树下。正是因为世上有王法,我们大人接到报案才不敢疏忽,吩咐我等前来验证。”

  “他胡说八道!”欧阳庆瞪着杨武,像要吃人。

  杨武心中怕得不行,嘴上却道:“欧阳兄,这种事小弟怎么敢胡说,真的是你昨日喝多了自己说出来的,不然小弟怎么知道什么进京的主仆,什么石榴树下这些啊——”

  “我弄死你!”欧阳庆抡起扁担打过去。

  “住手!”领头官差抓住欧阳庆胳膊,脸色铁青,“当着我们的面你就敢杀人?”

  尽管欧阳庆力气不小,挣扎起来领头官差恐怕挡不住,可听了这话他只好把扁担放下来。

  光天化日之下当着官差的面杀人,那就真的完了。

  “要是小民被冤枉了呢?”欧阳庆死死攥着扁担问领头官差。

  “真要冤枉了,不是正好当着这些街坊邻居的面还你一个清白,你一直拦着反而让人胡乱猜测。”

  欧阳庆往后退了两步,似是冷静下来:“好,差爷们尽管挖,最好把这棵石榴树连根刨了,也好让四邻八舍瞧个清楚!”

  冯橙静静站在院中,听了这话心中一动。

  看欧阳庆这个样子,石榴树下估计挖不出什么了。

  果然几名官差热火朝天挖了半天,直到石榴树轰然倒地也没挖出个所以然。

  “差爷们挖完了吗?”欧阳庆强忍愤怒,“等会儿我儿回家看到这个样子,万一影响了明年春闱可怎么办!”

  领头官差看了欧阳庆一眼,淡淡道:“还没挖完。”

  欧阳庆一愣。

  领头官差手一挥:“去挖柴房!”

  几名官差立刻拎着锄头往柴房走去。

  “你们敢!”欧阳庆大喝一声。

  石榴树下什么都没挖到,领头官差心中本来有些犯嘀咕,一见欧阳庆如此激动,顿时踏实了。

  “你们两个把他按住,省得碍事。”领头官差指了指在院门口维持秩序的衙役。

  两名衙役过来拦住欧阳庆,那几名衙役开始挖柴房。

  院门口少了衙役维持秩序,很快乌压压涌进来一群人。

  冯橙站在他们中间,越发不显眼了。

  “娘,娘您怎么了?”

  听到欧阳静急切的喊声,冯橙快步走了过去。

  坐在台阶上的欧阳氏面色惨白,冷汗淋淋,紧闭着双目毫无反应。

  一见冯橙过来,欧阳静就哭了:“冯姐姐,我娘她——”

  “应该是受刺激昏厥了。”冯橙蹲下来,伸出中指在欧阳氏人中穴上重重一掐。

  欧阳氏闷哼一声,睁开眼睛。

  “娘,娘您没事吧?”

  看着哭泣的女儿,欧阳氏眼神呆滞,落下泪来。

  “报应,报应……”她喃喃着,声音低不可闻。

  “您说什么?”欧阳静听不清楚,可看着欧阳氏不断重复的口型,猜测到那两个字后瞬间浑身冰凉。

  “挖到尸骨了!”兴奋的喊声从柴房传出来。

  领头官差立刻走进柴房。

  涌进院中看热闹的人听了这话,嗡嗡议论声顿时大了起来。

  欧阳家竟然真挖出了尸骨!

  院门外,出门会友的欧阳磊看到家门口堵着的人,好心情顿时扫了一半:“你们为何在我家门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