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春 第129章 抓人

小说:逢春 作者:冬天的柳叶 更新时间:2020-10-05 11:25:0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几名官差大步走到欧阳磊面前停了下来。

  “差爷有事?”面对官差,欧阳磊一改在妹妹面前的凶神恶煞,变得提心吊胆。

  父亲被推到菜市口砍头时他亲眼瞧着的。

  阳光下闪着寒光的鬼头刀,一脸凶相的刽子手毫不留情斩下去,父亲的头颅就高高飞了起来。

  血从无头的腔子中窜出来,洒了漫天血雨。

  那是他一辈子忘不了的情景。

  小时候每当父亲杀猪,他看着肥猪挣扎流血只觉有趣,甚至想亲手试一试,没想到人被砍头如此恐怖。

  那是令他吓破胆的噩梦。

  这几日,他只有把怒火发到那对母女身上,看着她们瑟瑟发抖的模样才觉安心。

  一名官差仔细打量欧阳磊,确定是本人无疑,冷冷道:“欧阳磊,你涉嫌科举舞弊,随我们走一趟衙门吧。”

  欧阳磊听了,面色大变。

  “我没有,我没有——”

  眼前浮现欧阳庆高高飞起的头颅,还有喷洒得到处都是的鲜血。

  欧阳磊拔腿就往外跑。

  他不要去衙门,他不要被砍头!

  “抓住他!”

  几名官差围上去,很快就把欧阳磊制住。

  “放开我,放开我!”欧阳磊死命挣扎着。

  “带走!”领头官差一挥手,几名官差押着欧阳磊走出了院门。

  欧阳静愣在当场。

  大哥因为科举舞弊被抓了?

  以后是不是不会回来了?更不能恶狠狠威胁她了?

  无数问题在欧阳静心头闪过。

  一只被惊飞的家雀儿落下来啄石榴籽,啾啾叫了两声。

  欧阳静如梦初醒,提着裙摆飞快跑进了屋。

  欧阳氏不久前喝了安神的药,正在熟睡。

  “娘,您不用担心了,以后没人能欺负我们了。”欧阳静抓起欧阳氏干枯的手贴在自己脸上,眼泪簌簌而落。

  这般哭着发泄了一会儿,她突然怔住,喃喃道:“冯姐姐——”

  这就是冯姐姐说的转机吗?

  更大的疑问涌上心头:三天前冯姐姐怎么会知道大哥舞弊被抓?

  “小环——”欧阳静喊了一声。

  正守着炉子熬药的丫鬟走进来:“姑娘叫我?”

  “你照顾好我娘,我出去一趟。”

  “姑娘您去哪儿啊?”小环面露担忧。

  如今家里情况太糟了,她真的担心姑娘。

  “我去找冯姐姐。”

  听欧阳静这么说,小环松了口气:“姑娘去吧,婢子会照顾好太太的。”

  欧阳静匆匆出了门,赶往尚书府。

  康安坊权贵云集,礼部尚书府兽面锡环的绿油门令欧阳静有些踟躇。

  这可是二品大员的府邸。

  犹豫了片刻,她还是鼓起勇气上前叫门。

  门人问道:“姑娘找谁?”

  “我找贵府大姑娘。”

  “找我们大姑娘?”门人下意识扫了一眼欧阳静衣着,心中虽奇怪这小姑娘不像是能与大姑娘来往的,还是道,“那就不巧了,我们大姑娘出门了。”

  “出门?”欧阳静面露失落,沉默了片刻问道,“不知她去了哪里?”

  门人隐隐得意:“我们大姑娘每日一早都会去长公主府,到下午才回来。”

  长公主府?

  欧阳静听着门人的解释,头一次深刻意识到二人间的差距。

  “那等冯姐姐回来,劳烦你转告,就说一位姓欧阳的姑娘来找过她。”

  “姑娘姓欧阳?”门人转了语气。

  欧阳静点点头。

  “大姑娘交代过,若是欧阳姑娘来找而她不在家的话,让您有什么事就对她的大丫鬟白露说。”门人侧开身子,“欧阳姑娘请进来吧。”

  欧阳静道了谢,小心翼翼跨过门槛。

  白露得到消息从晚秋居赶到会客花厅,见了欧阳静笑容亲热:“欧阳姑娘找我们姑娘有事只管对婢子说,若是着急,婢子就去一趟长公主府。”

  欧阳静听了这话,心中淌过暖流。

  “我大哥刚刚被官差带走了,等冯姐姐回来麻烦你对她说一声,要是她有时间就去我家一趟,我想与她说说话。”

  白露一口答应下来。

  这个时候,尤氏正在尤家探望尤老夫人。

  见尤老夫人脸色不好,尤氏问道:“母亲这是怎么了?”

  那次称病是母亲为了提亲事把她叫来的由头,而这次母亲瞧着是真病了。

  尤氏对尤老夫人还是很孝顺的。

  父亲走得早,弟弟不成器,母亲的不容易她一直记在心里。

  “还不是你弟弟那个混账!”提到儿子,尤老夫人就是一肚子火气,“昨日不知怎么喝多了,像个疯子一样又哭又闹,我说他两句,他竟还顶撞……”尤老夫人对女儿诉着苦,想到尤大舅喝醉后说的那些话就一阵膈应。

  什么完了糟了,尤家好不容易盼着含章中了举,算是有了盼头,说这种话不是晦气么?

  尤氏耐心听尤老夫人数落完弟弟,心平气和劝道:“喝多了就爱乱说,醉话当不得真,母亲就不要生弟弟的气了,多看看好的。”

  听尤氏这么说,尤老夫人舒坦许多:“如今含章有了出息,我也算是对得起你父亲了。”

  孙子十七岁中举,这是能光彩一辈子的事。

  “是啊,含章有出息比什么都强。”尤氏顺着尤老夫人的话安慰。

  尤老夫人意味深长看着女儿:“含章科举顺利,之后要操心的就是他的婚姻大事了。”

  尤氏装糊涂:“含章还小,可以慢慢挑。”

  尤老夫人干脆把那日宴上没机会说的话挑明:“元娘,含章才十七就中了举,前程定然错不了。橙儿的婚事既然由你婆婆做主,你不妨找机会问问尚书夫人的意思。”

  尤氏知道躲不过,想了想干脆坦白:“女儿觉得两个孩子不太合适。”

  尤老夫人攸地变了脸色:“怎么不合适?”

  “橙儿天真活泼,含章性情严肃,二人若在一起生活定会有冲突,到时候好好的表兄妹变成怨偶,那就不美了。”

  尤老夫人无法接受尤氏的解释:“男孩子严肃稳重,将来才能支撑门户。”

  就在尤氏沉默不语快要惹火尤老夫人时,一个婆子匆匆跑进来:“老夫人,来了一队官差要抓大公子去衙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