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春 第132章 你是不是傻

小说:逢春 作者:冬天的柳叶 更新时间:2020-10-05 11:25:0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欧阳静从冯橙这里了解了情况,登时放下心来:“那就好,我娘才不会帮着他作弊呢。”

  “我表哥也被官差带走了。”

  欧阳静一愣:“冯姐姐----”

  冯橙不以为意笑笑:“我与表哥一家不怎么亲近,和欧阳妹妹说这个,是想到了一种可能。”

  欧阳静等她说下去。

  “我舅舅与你父亲是朋友,我表哥与你大哥都因为科举作弊被带走,我觉得不是巧合。”

  “冯姐姐的意思是----”

  “他们可能走的同一条路子。”

  “那可真是……”欧阳静一时不知说什么好。

  冯橙笑笑:“不说这些了。欧阳妹妹若遇到难处尽管去找我,我上午一般在长公主府,下午回家。”

  “多谢冯姐姐。”

  “对了,我进来时看你带着小环在打扫院子,那棵石榴树不好处理吧?”

  欧阳静闻苦笑:“街坊邻居从我家门口路过都绕着走,雇人的话又怕不知根底。不过没关系,回头我与小环把石榴树截成一段段的就能抱得动了。”

  “何必那么麻烦。”冯橙打量那棵倒地的石榴树,笑着道,“等我回去打发两个男仆来处理一下就是了。”

  “不用劳烦冯姐姐了。”欧阳静忙拒绝。

  “这有什么劳烦的。”

  欧阳静双颊泛红:“其实也有人帮忙,只是这个节骨眼上我怕连累人就推了。我带着小环慢慢干,总会把院子清理好的。”

  冯橙视线落在少女染了红霞的脸颊上,有了猜测。

  愿意帮忙的应该就是欧阳静那位青梅竹马的恋人,欧阳家出了这种事还会上门,也算是良人了。

  她挺理解欧阳静的说不出口。

  无论对欧阳庆多没感情,才死了父亲,哪好意思对人提起恋人。

  “好了,这么点小事就不要推辞了,不然我也不放心。”

  听冯橙如此说,欧阳静这才不再推辞。

  五名有问题的考生被带到衙门分开审问,欧阳磊早被欧阳庆的死吓破了胆,很快就招认说是欧阳庆通过朋友打通了关节。

  至于那个朋友是谁,他并不清楚。

  案子到了这一步,当然不会只有皇上任命的三位大臣处理,更多官员参与了进来。

  林啸在刑部以能干著称,也是参与案子的官员之一。

  他提醒杨侍郎:“据属下了解,欧阳磊的父亲与尤含章的父亲是朋友。”

  杨侍郎立刻重点审问尤含章。

  尤含章从小被家中寄予厚望,是典型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书呆子,可偏偏又没有正经读书人那股子清高。

  这种人哪里经得住事,连刑都没上就招了。

  “立刻把尤含章的父亲尤敬文带回衙门!”

  官差前往尤家抓人时,尤老夫人等人正提心吊胆等着尤氏的消息。

  眼见尤氏没等来,等来了官差,尤老夫人直接昏了过去。

  “母亲,我们怎么办啊?”尤含玉抓着许氏衣袖哭哭啼啼。

  丈夫与儿子都被官差带走了,许氏哪还顾得了女儿,一把甩开尤含玉的手:“你个丧门星,就知道哭!”

  尤含玉一万个委屈。

  这些日子她已经够倒霉了,那些漂亮的衣裳,好用的胭脂水粉,以前她想要了就能陪着表妹去逛街,自从表妹出事就再也没有了。

  表妹养的猫还抓了她的脸,如今好不容易养得能见人,家中又出了这种事。

  一切的不顺,似乎都是从表妹出事开始的。

  “母亲,我们去求姑母帮忙啊!姑母的公爹不是大官吗,肯定能帮上忙的!”

  “这还用你说?你祖母早就跟你姑母说过了。”许氏很是不耐烦,“大人已经够糟心了,你就不要添乱了。”

  尤含玉被许氏一通骂,哭着跑出了家门。

  晚秋的阳光明媚轻薄,可她的家却变了天。

  尤含玉一路跑到尚书府,重重拍门。

  门开了,门人打量着跑得青丝散乱的少女,轻咦一声:“这不是表姑娘么。”

  就在半年以前,这位表姑娘可是时常上门的,门人当然认识。

  “我找我姑母。”尤含玉含着泪道明来意。

  门人早就听说了尤家的事,本想拒之门外,可转念一想主子们没有特意交代过,就没必要当这个恶仆了。

  “表姑娘等一等,小的去报信。”

  尤含玉在门厅处焦灼等待,终于等到了来接她的人,是尤氏院中的大丫鬟红鸾。

  看着一脸狼狈的尤含玉,红鸾暗暗叹口气,屈了屈膝道:“表姑娘随婢子来吧。”

  尤含玉进去没多久,冯橙就回来了,门人赶紧把尤含玉过来的事告诉她。

  冯橙听了只想笑。

  为了一点利益害她,还能理直气壮跑上门找母亲求救,这是怎样的厚脸皮?

  担心尤氏被尤含玉哭心软,冯橙很快赶去怡馨苑,才走到屋门口果然听到了嘤嘤哭声。

  “姑母,您一定要救救我父亲和大哥啊,要是他们都出了事,我和母亲怎么办?祖母年纪大了,肯定受不住的……”

  冯橙一挑帘子走了进去。

  尤含玉哭声一滞,望着大步走进来的少女凄凄惨惨喊了一声表妹。

  “表姐怎么来了?”冯橙毫不客气问道。

  尤含玉一愣,一双泪眼下意识去看尤氏。

  尤氏见女儿俏脸紧绷,不由问道:“橙儿是遇到什么事了么?”

  印象里,女儿从没用过这么冷硬的语气与侄女说话。

  “女儿没遇到什么事,是听说表姐来找母亲了。”

  尤含玉眼中含泪,委屈道:“表妹,你还不知道吧,我父亲被官差带走了!”

  冯橙定定看着她,神色微冷:“所以你就来尚书府?”

  “我来求姑母想办法啊。家中只剩老弱妇孺,我能找的只有姑母了。”尤含玉眼中噙的泪滚下来。

  冯橙摇摇头:“本来母亲求了祖父,祖父答应尽量想办法。表姐这么跑过来,岂不是明晃晃告诉大家我祖父要帮表哥他们脱罪?祖父要敢动作,弹劾他老人家的折子恐怕要像雪片一样飞到龙案上去了。”

  尤含玉一听吓住了,愣愣去看尤氏。

  尤氏亦是一脸惊骇。

  冯橙深深叹口气:“表姐,你这不是傻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