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春 第134章 戚考官

小说:逢春 作者:冬天的柳叶 更新时间:2020-10-05 11:25:0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尤大舅本来是想坚持一下的,可没想到鞭子抽在身上那么疼。

  挨到第三下,他实在挺不住了,哭着道:“是找的本次乡试同考官戚大人。”

  为免事情闹得沸沸扬扬,审问五位考生之前并没有把那些涉及此次秋闱的官吏叫来问话,毕竟三年一次的乡试从组织到顺利结束,参与的人太多了。

  尤大舅一招供,林啸立刻带着人去了翰林院。

  “戚大人?没看到他啊。”

  再去问戚书强上峰,上峰说:“晌午的时候他告假了,说是家中有事。”

  林啸问了戚书强住址,匆匆赶到那里。

  “老爷?”回话的是戚书强的妻子,“老爷回来后说累了,去了书房歇着。大人稍等,已经打发下人去喊了。”

  戚妻这话才落,一名小厮就跑了进来:“夫人,不好了,老爷他,老爷他----”

  “老爷怎么了?”戚妻面露急切。

  “老爷投缳自尽了!”小厮用力掐了大腿一下,总算把话说了出来。

  “什么?”戚妻身子一晃,拔腿就往外跑。

  林啸皱了皱眉,默默跟上。

  一群人呼啦啦跟上去。

  书房门大敞着,一个穿青袍的人悬在房梁上,正随着涌进来的凉风晃晃荡荡。

  “老爷!”戚妻发出凄厉一声喊,跌跌撞撞往内冲。

  可她实在被这番情景刺激得不轻,才迈开腿就摔到了地上。

  戚家跟过来的下人有的扶戚妻,有的去救戚书强,一时人仰马翻。

  林啸大步走过去,只看了一眼被解下来的戚书强,就知道人已经死透了。

  耳边是戚妻与子女震天的哭声,林啸只好问管事模样的人:“你们老爷什么时候回来的?”

  管事也是一副吓坏的样子,好歹还能回话:“大概是未末申初时分。”

  林啸一拧眉。

  翰林院那边说戚书强晌午就告假回家了,戚家管事又这么说,那中间个把时辰戚书强去了哪里?

  “你们老爷进了书房后出来过么?”

  这话把管事问住了。

  他是管事,不负责守着老爷书房啊。

  管事忙把一个小厮叫过来:“大人,他是负责管理老爷书房的,平时老爷进了书房,就会在廊下候着。”

  林啸看小厮一眼。

  小厮战战兢兢道:“回禀大人,老爷进了书房再没出来过。”

  “那你也没问问你们老爷要不要喝茶?”

  “老爷在书房的时候从不允许小的打扰,只有老爷喊人的时候小的才能进去。”

  林啸又问了几个问题,目光转向哭泣不止的戚妻:“戚夫人,戚大人这些日子可有反常之处?”

  戚妻总算止住了哭泣,茫然摇头:“老爷这两日就是没什么胃口,别的没有了。”

  “那戚大人最近见过的人,戚夫人可知道?”

  戚妻拭泪:“我一个妇道人家从来不管外头的事,哪里知道老爷见过什么人。”

  林啸没有问出什么,吩咐一名属下:“回去把戚大人的事禀报给大人,并把仵作带来。”

  属下领命而去。

  林啸面色平静在书房中走着,看过笔山砚海,满架诗书,突然停下。

  窗台处摆着一盆金桔,不高的小树结满金黄果子,看起来十分喜人。

  林啸伸出手去。

  “那是老爷很喜欢的盆栽。”戚妻以为林啸要动那盆金桔,哽咽着道。

  林啸看了戚妻一眼,手落下去,抓起一点泥土。

  他低头嗅了嗅,再扒了扒盆中土,很快就看到了夹杂土中的黑灰。

  林啸一见便猜到黑灰是什么。

  今日戚书强在书房时,定然烧了纸张。

  “取一把花铲来。”林啸吩咐戚家管事。

  管事犹豫着看向戚妻。

  林啸脸一沉:“难道你想你家老爷死得不明不白?”

  管事听了这话,只想腹诽。

  老爷自尽明显是有过不去的事,要是这些人查下去,说不定结果更糟呢。

  可林啸当众这么说,他当然不敢拒绝。

  林啸有了花铲,挖起花盆泥土更趁手。

  直到整棵小桔树都被挖出,把那些土一寸寸翻过,除了黑灰只找到几张未燃尽的小纸片。

  纸片实在太小,只有一张上面写着个“射”字,其余全是空白。

  或许正是这样,戚书强才没有在意它们没有彻底燃成灰烬。

  林啸把几张小纸片仔细收好,等赶来的仵作检查过,问起情况。

  “死者应是自杀。”仵作道。

  戚妻放声痛哭:“老爷,您究竟为何想不开啊!”

  戚妻一哭,几个儿女哭声更大。

  “戚大人平日出门,是谁跟着?”

  戚妻忍不住道:“大人,我们老爷都不在了,你这是审问我们吗?”

  林啸仿佛没有看到戚妻哭红的眼,平静道:“戚大人涉及到科举舞弊案,此案是皇上下旨彻查,林某奉命行事,还望戚夫人配合。”

  一听戚书强涉及到科举舞弊案,戚妻脸色登时变得雪白:“不可能,我们老爷怎么会涉及到科举舞弊案----”

  林啸似乎不知同情为何物,淡淡道:“所以我们才会出现在贵府。”

  戚妻浑身一震,扶着丫鬟摇摇欲坠。

  “请戚夫人告知平时戚大人带在身边的下人是谁。”

  出入都会跟着戚书强的人,必定是他的心腹。

  戚妻说出了一个人名。

  林啸打量着站在面前的男仆,语气平静:“随我们去一趟衙门吧。”

  戚家妇孺暂时不便带去衙门审问,审一名仆人还是没问题的。

  林啸带人回到衙门,就见陆玄等在那里。

  陆玄看了看男仆:“这是----”

  “戚大人的仆从。”面对陆玄,林啸敛去查案时的严肃,“陆兄怎么过来了?”

  陆玄轻笑:“我也是刑部一员,奈何经的案子少,当然要多多参与,好好学习。”

  林啸嘴角微抽。

  说得跟真的似的。

  “先进去吧。”在这么多人面前,林啸当然不会打趣好友。

  陆玄走在林啸身边,声音放低:“听说戚大人投缳自尽了?”

  林啸微微点头。

  “林兄怎么把这个下人带来了?”

  “这个下人是戚大人心腹,若想弄清楚戚大人这几日行踪,还要问他。”

  陆玄深深看男仆一眼:“林兄,据我所知,戚大人最信得过的仆从可不是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