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春 第135章 参与

小说:逢春 作者:冬天的柳叶 更新时间:2020-10-05 11:25:0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林啸眼神一紧:“不是他?”

  “不是。戚考官平时出门大半是这个下人跟着,但也有另一个下人跟着的时候,那个下人才是他的心腹。”陆玄看着男仆,“那个下人叫双喜。”

  他说的漫不经心,实在陷入了自我怀疑:他的小厮叫来喜,戚书强的近仆叫双喜……他起名字的水平这么差?

  转念一想,少年又释然:冯橙还给她的猫起名叫来福呢。

  大家水平相当,而冯橙可是礼部尚书的孙女。

  林啸留意到男仆微变的神色,断定好友说的不错,沉声道:“我去把人带来。”

  陆玄拦住他:“我去吧。”

  “那就拜托陆兄了。”

  陆玄微微颔首,带着林啸的几个属下轻车熟路去了戚家。

  从摸到戚书强这条鱼开始,他安排的人就没放松过对戚书强的盯梢。

  欧阳磊科举作弊的流传开这两日,戚书强见过谁,在何处碰面,没有人比他更清楚。

  他需要介入这个案子,才能把知道的一切不着痕迹摆上台面。

  因为林啸提到戚书强卷入科举舞弊案,戚家正乱着,见到一名黑衣少年带着官差过来,全府上下就更慌了。

  “我们夫人哀伤过度,昏过去了……”戚家管事以为是来盘问戚妻的,硬着头皮道。

  陆玄语气平静:“我不找你们夫人问话,麻烦你把双喜叫出来。”

  “双喜?”管事心中紧张,面上茫然。

  一股大力传来,面白如玉的少年揪住他衣襟,冷冰冰道:“我可没先前来的那位林大人好说话,不要耍滑头。”

  感受到少年手指的力度,管事冷汗直接流了下来:“小的……这就去叫人。”

  陆玄气定神闲等着,很快就等到管事带着一名男仆过来。

  他定定看一眼,确定是双喜没错,转身便往外走。

  跟来的官差不用吩咐就把双喜一左一右按住,压着人跟上去。

  管事心中虽怕,却咬牙追上去:“大人----”

  陆玄脚步微顿,面无表情看着他。

  “大,大人,我们老爷真的犯事了?”

  管事战战兢兢,其实想问的是老爷犯事,会不会令整个戚府陷入泥潭。

  陆玄当然不会理会管事,冷冷道:“这不是你该打听的事。”

  管事眼睁睁看着陆玄带人走了,脸色变得极为难看。

  这个年轻轻的大人比先前那位大人可凶多了!

  陆玄带人回了衙门,直接去了审讯室。

  杨侍郎正旁听林啸盘问先前从戚家带来的下人,一见陆玄进来眼神微闪。

  “小陆怎么来了?”

  一开始成国公的大孙子在刑部谋了个差事,他们都觉得这是贵公子闹着玩,不过是为了说出去有个正经事做。

  对这样的子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不闹事就行了。

  没想到这位陆大公子还算靠谱,参与某些案子时甚至大放异彩。

  不过科举舞弊案是皇上下旨彻查的,可不能由着年轻人闹腾。

  林啸?

  林啸当然也年轻,但小林是一步一个脚印成长起来的,用起来放心,再说怎么也比陆大公子年长好几岁。

  十六岁,对许多人家来说这个年纪的子弟还在学堂读书。

  “去戚府带回了戚考官的心腹仆从。”陆玄示意官差把双喜带上前来,自然而然开始旁听。

  杨侍郎纠结了一瞬,决定就这样吧。

  已经参与进来,再赶人就不好了。

  “说说这几日你陪你家老爷去过何处,见过什么人。”吩咐属下把另一名男仆带到其他房间,林啸问双喜。

  “我们老爷这几日除了上衙,只去过两次茶馆。”

  “什么茶馆,与谁喝茶?”

  “去的雅客轩,就老爷自己。”

  “一个人跑去茶馆喝茶?”林啸显然不信。

  “真的就我们老爷自己,不信您可以去茶馆打听。”双喜信誓旦旦。

  一声轻笑响起。

  陆玄双手环抱,神色慵懒:“知道我为何说你才是戚考官心腹,而非最先带来的那个?”

  双喜不解看向冷冰冰的黑衣少年。

  “六日前,我恰好见戚考官进了一个茶馆,跟在戚大人身边的就是你。”陆玄随口说出那家茶馆的名字。

  双喜眼睛睁大,满是不可思议。

  六日前老爷确实去了那里,因为要见的人不方便让人知道,所以是带着他去的。

  可如果只是恰好看到,这个少年怎么会记住他?

  仿佛猜到双喜的疑惑,陆玄笑笑:“那时屠夫之子欧阳磊科举作弊的流传得沸沸扬扬,我无意间看到戚考官,因为好奇多看了两眼,顺便瞧了你一眼。我记性好,哪怕样貌再平庸的人只要被我特意瞧过,短时间内是不会忘的。”

  双喜表情有些扭曲。

  谁样貌平庸了?他还没把质疑说出口,这位大人怎么噎人呢?

  一旁想要表达疑惑的杨侍郎也默默闭了嘴。

  “能不能说说六日前你陪你家老爷去见的是谁?”

  双喜避开少年冷淡的目光,当然不承认:“就老爷自己,我们老爷喜欢一个人在茶馆清静。”

  “呵。”陆玄抬了抬眉梢,对林啸道,“林兄,我建议还是先把他打个半死再问,先前他就撒谎说戚考官只去过雅客轩,这种人不用刑是问不出实话的。”

  林啸稍稍考虑,微一点头:“行。”

  眼见就要用刑,杨侍郎都懵了:“就,就上刑了?”

  陆玄体贴道:“大人若是不适,不如把这里交给我们。”

  杨侍郎嘴角猛抽。

  这是适应不适应的事吗?

  这才没问一刻钟就用刑,速度是不是太快了点儿?

  林啸亦道:“大人要不去其他考生那里看看进展,这里交给下官就好。”

  眼见陆玄与林啸一个神色冷漠,一个表情严肃,杨侍郎产生了怀疑:难道他的问案方式才是错的?

  罢了,术业有专攻,交给小林和小陆好了。

  等杨侍郎神情复杂离开,伴随着一下下抽打到人身上的鞭声,陆玄问:“林兄去戚家有什么收获吗?”

  “赶过去时戚考官就死了。检查他的书房,在橘子盆栽中发现了燃尽的纸灰。”林啸说着,取出收好的小纸片给陆玄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