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春 第136章 诈话

小说:逢春 作者:冬天的柳叶 更新时间:2020-10-05 11:25:0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这几张小纸片是没燃尽的。”

  陆玄拈起小纸片仔细看,先说了一句:“纸张不错。”

  时人书写,所用纸张五花八门,陆玄生在富贵窝,对于纸张好坏一眼就认了出来。

  只看纸张,得不出什么有用讯息。戚书强官职虽不高,那也是正经进士出身的朝廷命官,用好纸书写不足为奇。

  陆玄拿起唯一有字的那张纸片,看到上面的“射”字,嘴角微扬。

  六日前戚书强去见的人叫谢志平,这个“射”字很可能指的就是谢志平,只不过偏旁被烧掉了。

  当然,就算不是,他也会往这上面引。

  “停一下。”陆玄突然开口。

  抽打在双喜身上的鞭子停下来。

  双喜疼得呼哧呼哧吐气,见那少年面无表情看过来,浑身一紧,好像又感觉到鞭子落在身上。

  太疼了!

  他在心里默默给自己打气:不能对不起老爷,他是老爷最信任的人!

  “你们老爷去见的人是不是姓谢?”

  这话一出,双喜猛地瞪大眼睛。

  陆玄微微一笑:“看来没错了。”

  “你,你----”

  陆玄指出那人姓“谢”,显然令双喜乱了阵脚。

  忍受酷刑的坚持似乎没了意义。

  “说出那人身份吧。”

  双喜张了张嘴。

  陆玄扬了扬手中纸片:“那人的身份已经写在这上面了。让你说是给你个机会,看你是不是真心配合官府调查。倘若你不珍惜这个机会,接下来可就不是鞭刑了。”

  说到这,他问林啸:“林兄,这个案子如此重大,双喜隐瞒不报,他的家人会受牵连吧?”

  林啸配合道:“自然会受牵连,轻则发配,重则砍头。”

  双喜一听就慌了。

  他对老爷忠心耿耿不假,可老爷死了,他的家人还活着。

  何况这个少年已经了解了情况,他再硬撑着不说也没意义。

  双喜就如泄了气的皮球,老实招了:“那日我家老爷去见的谢大人。”

  “哪个谢大人?”陆玄紧紧追问。

  “在户部任郎中的谢大人。”

  陆玄满意点头。

  由戚书强的心腹亲口说出谢志平身份,无疑是最好的。

  林啸突然插口:“我知道户部有位谢郎中,名叫谢志平。”

  他定定看着双喜,问:“是这位谢大人么?”

  双喜垂头丧气承认:“是。”

  “你们老爷与谢大人见面,你为何要隐瞒?”林啸再问。

  “老爷叮嘱过我跟着去见的人都不要随便说。”

  “那他们见面聊了什么?”

  “这个小的不知道啊。老爷与朋友见面聊天,小的都在外面守着。”

  “那今日你家老爷去见的是谁?”

  双喜看着问话的林啸,不说话了。

  林啸面色微冷:“翰林院那边说你家老爷晌午告假,比起贵府管事说你家老爷到家的时间,中间还有个把时辰行踪未知。这段时间,你家老爷总不会在大街上乱逛吧?”

  双喜暗暗咬了咬牙,低头道:“老爷心情不好,漫无目的走了走就回府了。”

  林啸薄唇微抿,神情越发严肃:“陆兄说得对,还是继续用刑吧。”

  一个寻常下人到这时候还试图隐瞒,也算难得了。

  陆玄笑道:“早就说了不要耽误工夫,这么忠心的下人,不用刑哪里对得起他的忠贞?”

  林啸颔首:“陆兄说得有道理,你觉得用什么刑合适?”

  双喜听得脸都绿了。

  这两个人是恶鬼吗?

  “烙铁烫吧。烧红的铁块往人身上一按,肉香味就飘出来了,上次那个人----”

  “我说!”双喜白着脸喊道。

  陆玄与林啸皆看着他。

  “今日老爷去见的……也是谢大人……”

  陆玄与林啸对视一眼。

  “陆兄,咱们出去说话。”

  陆玄微微点头,与林啸一同走了出去。

  外面秋高气爽,一扫审讯室中的沉闷。

  “那张纸片上是个‘射’字,陆兄怎么联想到谢志平的?”林啸率先开口。

  陆玄随口解释:“我细看那个‘射’字,感觉少了一部分,是‘谢’字的可能极大,所以诈一诈他。”

  林啸依然疑惑:“但这个‘谢’字更可能是表示道谢,而非姓氏。”

  陆玄轻咳:“实不相瞒,那日我看到戚考官心中好奇,就偷偷看了看他见的人。当然这事林兄可别和旁人说,反正那小子也承认了。”

  林啸默了默。

  万没想到,陆玄是这么八卦的人。

  林啸解了疑惑,道:“如果我没记错,谢志平是韩首辅的妻弟。”

  “不管他是谁的妻弟,我们把审问出来的情况禀报几位大人就是了。”

  夕阳下,一身黑衣的少年肤如冰雪,神情淡漠。

  一个卷入科举舞弊的小小翰林突然与当场首辅有了联系,这本是令人心惊肉跳的大事,可由他说出来却与平日闲聊没有什么区别。

  林啸缓缓点头:“陆兄说得不错,就这样办吧。”

  陆玄扬唇笑了笑。

  他与林啸能成为好友,便是因为林啸是个纯粹的人。

  林啸只会把心思花在查案上,案子之外就不是他考虑的事了。

  “陆兄,你去向几位大人禀报情况吧,我去请谢大人过来。”

  “不如我去请?”

  林啸坚决摇头:“还是我去。”

  他做的就是这份差事,就算谢志平觉得扫了脸面也不会如何,而陆玄在刑部只是挂了个职,又是成国公府大公子,太子表弟,这种敏感身份去请人来问话就容易结仇了。

  陆玄显然明白这点,见林啸这么说,不再坚持。

  “戚考官投缳自缢前见过户部谢郎中?”几名负责此案的官员一听就惊了。

  到了他们这个地位,对京中要紧的关系心中门儿清,户部那位谢郎中可是韩首辅的小舅子!

  得了陆玄肯定答复,杨侍郎心中一紧,忙问道:“林啸呢?”

  陆玄气定神闲回道:“去请谢郎中了。”

  气氛突然就紧绷起来。

  几名官员面面相觑,一时不知如何开口。

  说别去,这案子可是皇上要求彻查的,可把谢志平带来这里,韩首辅知道了定然会有想法。

  “估计快把人请到了。”陆玄仿佛察觉不到气氛的微妙,又跟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