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春 第139章 与大哥有代沟

小说:逢春 作者:冬天的柳叶 更新时间:2020-10-05 11:25:0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一进尚书府大门,冯尚书面上喜色立刻收起,换上严肃。

  冯、尤两家是亲家,如今尤家出了事,他喜形于色显然不该。

  主要高兴韩岩柏那老东西被皇上骂了个狗血喷头,嘿嘿嘿——冯尚书嘴角不知不觉越扬越高,察觉后忙又压下来。

  想到走了歪路的尤大舅父子,他便想叹气了。

  他与亲家公是同科进士,年纪、出身、际遇相仿,很是投脾气,于是结为了儿女亲家。

  亲家公染病后曾拉着他的手拜托他关照尤家几分,他没有犹豫就答应了。

  从亲家公病逝后,每逢新年他都会让儿媳带一笔银钱给尤家。对他来说,这笔银钱不是帮助亲家的,而是对早逝老友的一份心意。

  至于儿媳对娘家的帮衬,就更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他一直等着尤家出个能继承老友遗志的进士,官场上多些关照,助其成才。

  他从老友的儿子等到孙子。

  是从何时开始,尤家把他的照顾当成理所当然,乃至心存怨怼?

  也许是那年想要替尤敬文谋个官职被他婉拒?

  冯尚书觉得深究没意思,但要他为尤家奔走,那就算了。

  他还没有眼盲心瞎到以为尤家与大孙女的失踪毫无关系。

  有一点出乎冯尚书意料:他以为会等来哭哭滴滴的大儿媳,结果并没有。

  老尚书坐在庭院中的摇椅上晒着太阳,吩咐下人把冯橙请来。

  “祖父您找我啊?”冯橙不是空手来的,拎着个小小食盒。

  冯尚书瞄着食盒问:“橙儿手里提着的是什么啊?”

  冯橙把食盒往一旁小几上一放,端出一盘糕点:“祖父打发人过去的时候,白露正好做了荷花酥,我就装了一盘带给您尝尝。”

  冯尚书视线往盘中一落,就见细白瓷的盘中摆着六个荷花状的糕点,精致得令人移不开眼。

  “还是橙儿贴心啊。”冯尚书笑眯眯拿起一块点心吃了,喝了口茶水,“你舅舅和表哥的事已经有定论了。”

  冯橙点头:“外祖家给母亲送信了。”

  “哦,你母亲回娘家了?”

  难怪大儿媳没来找他求情,原来尤家送信这么快。

  冯橙深深叹口气:“没有呢。”

  这下冯尚书更意外了:“没有?”

  冯橙苦恼道:“母亲一听就急昏过去了,我只好让报信的人先回去,代我转告外祖母等母亲恢复了再过去。”

  至于什么时候恢复?母亲素来柔弱,受了这么大打击一时半会儿哪能恢复得了。

  看着皱着脸的孙女,冯尚书险些被茶水呛到。

  以他对大孙女浅薄的了解,大儿媳若真不舒服,他哪会有荷花酥吃。

  这孩子变了啊——冯尚书老怀大慰想着。

  “你外祖家出了这么大的事,没人过去看看也不好。”

  “母亲病着没办法,等会儿我与大哥过去。”

  冯尚书想想心地淳厚的大孙子,啜了一口茶水:“你们两个都是孩子,让你三叔陪着一起去吧,有个长辈也好说话。”

  冯橙自然不会反对。

  从冯尚书这里离开,冯橙直接去了怡馨苑。

  尤氏正在里屋躺着。

  “母亲,等会儿我与大哥去外祖家,祖父说让三叔陪着。”

  尤氏脸色苍白,神情委顿。

  自从女儿对她说了娘家的事,她既心寒娘家的利欲熏心,又难受娘家落得这样不堪的下场。

  两种感受如噩梦般纠缠在心头,精神自然好不到哪里去。

  尤氏沉默了一会儿,勉强笑笑:“橙儿要是不想去,就让你三叔和大哥去吧。”

  冯橙笑笑:“这一次还是要去的。”

  今日外祖家送信来说舅舅与表哥出事了,她以母亲受刺激昏倒为由挡了回去。

  令她满意的是母亲对此没有异议。

  只要母亲不被外祖家左右,那就没什么可怕的。

  又是长久的沉默后,尤氏轻声问:“你外祖母……不知情吧?”

  这几日,她想的最多的就是这个问题。

  但她不敢问。

  “外祖母应该不知情。”冯橙虽恨不得母亲与外祖家从此断得干干净净,却不会在这件事上欺瞒她。

  尤氏听了冯橙的话,明显松了口气,喃喃道:“那就好,那就好。”

  冯橙拉过锦被替尤氏盖好,平静道:“母亲,您好好歇着,不要想太多了。”

  “橙儿——”

  走到门口处的冯橙回头。

  尤氏犹豫了一下,只说了一句“早去早回”。

  “知道啦。”冯橙扬唇一笑,去与冯锦西和冯豫汇合。

  冯豫面色凝重,一见冯橙来了忙道:“三妹,我们快走吧。”

  冯锦西也道:“磨蹭什么呢,等会儿天都黑了。”

  “才下午,离天黑还早呢。”冯橙随意接了句。

  冯豫隐隐觉得妹妹态度不对劲。

  冯豫性情稳重,对弟弟妹妹素来宽厚,虽然察觉到了却不会说什么。

  冯锦西就不一样了,睨着冯橙直接问:“橙儿你看着一点都不着急啊,什么情况?”

  大侄子真是老实人,大侄女都表现这么明显了,竟然不问问?

  “要不去我院子里说吧。”冯橙早就打算去尤家之前对二人讲清楚,省得到时候给她拖后腿,冯锦西这么一问正合心意。

  她这么想着,看了兄长一眼。

  难不成大哥年纪大了,一点不如三叔与她有默契。

  冯豫被冯橙这一眼看得莫名其妙,打死都想不到妹妹在嫌弃他的年纪。

  冯锦西却噗嗤笑了。

  “三叔笑什么?”

  冯锦西看着老实大侄子,一本正经道:“笑橙儿呢。橙儿,你看马车都候着了,就别回你院子说了。”

  他伸手指了指:“我看在那棵老柳树下说就挺好的。”

  冯橙看看光秃秃的老柳树,点点头:“也行。”

  三人站到老柳树下,冯橙语气平静把那日对尤氏说的那番话再讲了一遍。

  冯豫脸色越来越沉,惭愧涌上心头。

  在他专心备考的时候,原来妹妹经历了这么多吗?

  冯锦西一脚踹上树干,咬牙道:“娘的,太无耻了!”

  尤家干的龌龊事,还不如金水河上的花娘讲究。

  “三叔和大哥知道就行了,咱们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