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春 第2卷 第140章 舅舅

小说:逢春 作者:冬天的柳叶 更新时间:2020-10-05 11:25:0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去尤家的路上,冯橙乘车,冯锦西与冯豫骑马。

  冯橙在车厢内打发时间吃着小鱼干,心情甚至能说是轻松。

  冯豫就心情沉重多了。

  “豫儿,你要是接受不了,不如就我带着橙儿去吧。”冯锦西故意激冯豫。

  对冯锦西来说,他与尤家没血缘纠缠,知道真相后产生的情绪只有气愤。

  大侄子显然不一样。

  不过他可无法忍受大侄子伤春悲秋。

  一个男孩子,还老大不小了,总不能还不如大侄女坚强。

  冯豫立刻表示反对:“三叔说笑了,我怎么能只让你们去。”

  “那你就想开点,也要想想用什么态度应对。”

  冯豫点头:“侄儿知道。”

  冯锦西敲敲车壁。

  车窗帘挑起,露出少女白皙的面庞:“三叔有事啊?”

  冯锦西视线落在大侄女红艳艳的唇上:“本来想问问你闷在车厢里干什么呢。”

  现在知道了,这丫头在偷吃!

  “橙儿吃什么呢?”

  “小鱼干。”

  冯锦西扫了冯豫一眼,意思很明显:看看橙儿多沉得住气,还有心情吃小鱼干。

  冯豫凝重的表情有了变化。

  对比三叔与妹妹,他好像有些受不住打击?

  冯锦西伸出手:“我尝尝。”

  冯橙抓了两根小鱼干给冯锦西,顺便问冯豫:“大哥吃吗?”

  冯豫摇头:“你们吃吧。”

  冯锦西吃了两个还嫌不够,继续讨要。

  叔侄二人很快斗起嘴来。

  冯豫一开始沉重如山的心情渐渐消失。

  似乎也没什么大不了,舅舅一家如此,以后离得远远的就是了。

  清风茶馆的二楼雅间,少年从敞开的窗子把一切尽收眼底,面色微冷。

  瞧瞧他看到了什么。

  当叔叔的竟然吃侄女的小鱼干。

  陆玄只要一想冯锦西那张脸,就莫名觉得不顺眼。

  “公子,还要添茶吗?”

  陆玄睨了伙计一眼。

  添什么茶,他都喝一壶了!

  少年起身离去,没有看伙计一眼。

  伙计一脸莫名,只想到一种可能:莫不是与冯大姑娘吵架了?

  冯橙三人赶到尤家时,挨过板子的尤大舅与尤含章刚被抬回来不久。

  院中气氛沉沉,若有若无的哭声传来。

  领着三人进来的下人扬声禀报:“冯三老爷带着表公子、表姑娘到了。”

  尤老夫人微红着眼睛看向三人。

  冯锦西耐着性子问好。

  “没想到还劳烦三老爷跑一趟。”尤老夫人虽看起来状态糟糕,语仍周到。

  对这位早年丧夫支撑着整个尤家的老太太来说,就算现在天塌了,也要硬挺着。

  “应该的。”冯锦西淡淡回一句。

  他比冯豫还小两岁,说话没有成年人的圆滑周到也不显突兀。

  至少尤老夫人就没多想,看着冯橙兄妹问道:“你们母亲怎么样了?”

  派去送信的下人回来说尤氏昏倒了,丝毫没有引起尤老夫人怀疑。

  在老太太看来,这是女儿会有的反应。

  “

  -->>

  母亲受了刺激,躺着呢。”

  尤老夫人皱了皱眉,吩咐下人把守着尤大舅和尤含章的许氏母女叫来。

  许氏攥着条哭湿的帕子,哽咽着与冯锦西打了招呼。

  冯橙暗暗好笑。

  她敢打赌,要是三叔没跟着来,现在舅母已经拉着她哭了。

  祖父是不是早就想到了三叔的作用?

  尤含玉却没有尤老夫人与许氏的顾忌,抓着冯橙的手哭道:“表妹,你快想想办法,父亲与大哥可怎么办啊?”

  冯橙缓而有力抽出手,一脸纳闷:“不是已经打过板子了,还能怎么办?”

  尤含玉一时没听出这话的讽刺,却直觉冯橙靠不住,立刻拽住冯豫衣袖:“表哥,你去求求你祖父吧,他不是礼部尚书吗,总会有办法的……”

  尤含玉这么哭求,本就是许氏示意,尤老夫人也没有阻止。

  现在有可能帮尤家渡过难关的就只有冯家了。

  冯锦西皱着眉开口:“表姑娘不要一直哭,不知你想要家父解决什么问题?”

  尤含玉哭声一滞,下意识看了一眼许氏。

  许氏挑了一下眉梢。

  尤含玉饱含期待望着冯锦西:“我大哥读了这么多年书,以后不能科考了可怎么办?”

  冯锦西面色一冷:“原来表姑娘想让家父违背圣旨?”

  尤含玉吓白了脸,扭头去看祖母与母亲。

  尤老夫人忙道:“三老爷这话严重了,含玉不是这个意思。”

  与儿媳和孙女还心存侥幸不同,她早已明白孙子从此与科举无缘。

  儿子就不提了,孙子如今都十七了,既然绝了科举的路,等风波过了能谋个好点的差事也是好的。

  由着尤含玉试探过冯锦西的意思,尤老夫人有些心凉。

  到了她这个年纪察观色已是本能,由冯三老爷的态度就能看出冯尚书不愿管尤家的事。

  这样一来,多说无益,回头见了女儿再提就是。

  这时冯橙开口道:“我想去看看舅舅。”

  尤老夫人一怔,欣慰点点头:“让你表姐带你们过去。”

  冯锦西稳如泰山坐着,显然没打算去。

  尤老夫人与许氏只好陪在这里,由尤含玉带着冯橙兄妹去看尤大舅。

  尤大舅挨了板子,只能趴在床上哼哼。

  “父亲,表哥和表妹来看你了。”

  尤大舅侧头看了一眼冯橙兄妹,艰难开口:“豫儿和橙儿来啦。”

  冯豫定定看着尤大舅,实在难以想象这是亲舅舅能做出来的事。

  “表哥?”见冯豫突然停下来,尤含玉纳闷喊了一声。

  冷淡的目光扫来,令尤含玉愣住了。

  她心中的表哥,温和有礼,何曾用这样的眼神看过她。

  是因为她家出事了,才瞧不起她?

  尤含玉委屈忿忿时,冯橙已经一步步走到尤大舅面前。

  “舅舅。”少女轻柔喊了一声。

  尤大舅看着外甥女,明明娇娇软软,浅笑盈盈,却莫名有寒气爬上脊背。

  冯橙拉过一旁的小杌子,施施然坐下:“舅舅没事吧?”

  “没……没事。”因为吃痛,尤大舅说话有些费劲。

  少女弯唇一笑:“舅舅真是幸运啊。”

  尤大舅眼睛睁大几分,那种不安的感觉越发强了。

  冯橙唇角含笑,声音放轻:“舅舅和戚考官很熟吧,你看他不就被杀人灭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