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春 第144章 好朋友就是有默契

小说:逢春 作者:冬天的柳叶 更新时间:2020-10-05 11:25:0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来喜眼睛都瞪大了。

  伙计来报信,他就在公子身边,听得可真真的。

  冯大姑娘要请公子吃烧鸡!

  他还想呢,这可不凑巧了,林公子约了公子今晚吃烧鸡呢,而且是前两日就约好的。

  瞧瞧他听到了什么,公子竟然毫不犹豫推了林公子的约,然后在同一个时间同一个地方与冯大姑娘吃烧鸡……

  见来喜没反应,陆玄皱眉:“聋了么?”

  突然觉得近身小厮还没茶馆伙计好使唤。

  来喜一个激灵醒过神来:“小的这就去。”

  眼见来喜跑了,陆玄唇角微扬,一改方才冷淡的表情。

  没想到冯橙还挺会做事,知道请他吃烧鸡。

  少年走到窗边,向外看去。

  窗外天高云淡,离约定的时间显然还早。

  少年靠着窗,头一次生出时间漫长的感觉。

  这种漫长有些难熬,却不是令人烦躁的难熬,而是伴着说不清的雀跃。

  金乌西斜,习习凉风吹得晚秋居中的橙子树枝条微晃,缀在枝头的橙子格外喜人。

  白露抱来一套套衣裙摆在床榻上:“姑娘出门穿哪一套啊?这条水蓝撒花裙比较衬您的肤色,不过这件烟色绣芙蓉花褙子更合时节……”

  自从姑娘不再给表姑娘买胭脂水粉、衣裳钗环,置办新衣都宽裕了,同款不同色的衣裙可以买几套,想穿哪套穿哪套。

  想一想这些年被表姑娘吸的血,再想一想养出了那头白眼狼,白露就恨得不行。

  这些钱换成小鱼干喂来福还能让来福长肉呢,喂表姑娘都不如丢水里。

  “就那件绣芙蓉花的吧。”冯橙随口道。

  白露又不满意了:“要不穿这条茜红色锦裙吧,显气色……”

  “那就茜红色的吧。”

  白露又犹豫了:“其实这条绣玉兰花的月华裙也不错。”

  冯橙斜睨着白露,完全想不通自家大丫鬟今天抽什么风:“又不是过年走亲戚,穿什么不都一样,就这条月华裙好了。”

  “这怎么一样呢。”白露小声念叨着,服侍冯橙把外出的衣裳穿好。

  那日姑娘在院中练武,她亲眼瞧着姑娘一脚踹碎了一块木板。

  当时她就不好了。

  姑娘再这样练下去,会不会变得五大三粗啊?

  她必须把姑娘打扮得美美的才不会胡思乱想!

  利落替冯橙梳好头发,再从妆奁中拿起一支白玉松鼠簪插入髻间,白露满意点点头。

  冯橙叫上小鱼,准备出发。

  “姑娘等等——”白露突然想起什么,迅速拉开匣子取出一个琉璃瓶,洒了一些花露到冯橙身上。

  冯橙嗅着淡淡橘子香,无奈问道:“好了么?”

  白露看着漂漂亮亮的姑娘刚要点头,视线扫到了冯橙腰间荷包。

  荷包鼓鼓的,不用打开就知道里面塞满了小鱼干。

  她放进去的!

  想到这个,白露就痛心疾首。

  “姑娘,要不咱们把荷包换成香囊吧。”白露试探提议着。

  冯橙眉头一皱:“换什么香囊,身上全是橘子味,再挂个香囊不是串味了。”

  白露嘴角抽动,很想说您挂香囊怕串味,挂一荷包小鱼干就不怕串味了吗?

  到底没敢说。

  冯橙生怕大丫鬟再啰嗦,赶紧抬脚走了。

  白露扶着院门,深深叹口气。

  今日姑娘打扮得处处都好,唯一不完美的就是那一荷包小鱼干了。

  想想就难受啊!

  比起大丫鬟的不甘,冯橙心情就愉悦多了。

  无论是去见陆玄,还是去吃烧鸡,都是令她开心的事。

  作为做东的一方,冯橙特意比约定的时间早了一些过去,成了陶然斋晚间第二位食客。

  大堂中唯一的那桌客人显然才来不久,面前还没上菜。

  冯橙微挑眉梢。

  这人好像是陆玄的朋友,她记得姓林。

  林啸看着走进来的少女,亦扬了扬眉。

  这姑娘虽然带着帏帽,可看着就眼熟,再看跟在身边的丫鬟,林啸登时了然对方身份。

  对于初次见面是在林间坟头的这对主仆,想不印象深刻也难。

  二人对视一瞬,微微颔首算是打过招呼。

  伙计迎上来,殷勤问好。

  “要一间雅室。”冯橙淡淡道。

  “姑娘楼上请。”

  冯橙随着伙计走上二楼,吩咐小鱼:“在楼梯口等着,见到陆大公子请他上来。”

  小鱼点点头。

  陶然斋的烧鸡十分有名,楼下大堂很快就热闹起来。

  林啸慢条斯理吃着烧鸡喝着小酒,心情很是放松,唯一可惜的是好友有事失约,只有他一个人吃喝。

  这般想着,林啸随意扫向门口,正看到一个熟悉身影走进来。

  因为实在太熟悉,他一眼就认出了来人身份。

  林啸忍不住揉眼,第一反应是喝高了出现了幻觉。

  不能啊,他与陆玄虽是好友,也不至于想对方想到出现了幻觉吧?

  陆玄一走进大堂,就察觉一道灼热视线牢牢黏在身上。

  他面色淡淡看过去,与好友视线交汇的瞬间,神色一僵。

  林啸怎么会在这里?

  而林啸则肯定了一件事:不是眼花,真的是陆玄!

  难不成事情办完了,所以来找他?

  不过陆玄怎么知道他还会来陶然斋?

  心中转过无数问题的同时,林啸扬了扬手:“这里。”

  酒才喝了一半,烧鸡还能再上,好友能赶过来再好不过。

  这一瞬间,林啸为了二人间的默契竟有几分感动。

  陆玄:“……”林啸这副一脸惊喜的样子,是要逼死他吗?

  犹豫了一瞬,陆玄决定过去糊弄,不对,是解释两句。

  嗯,就说与人商谈要事,对方恰好约在这里了。

  内疚?

  以他和林啸的关系不存在的。

  陆玄想好了,大步走过去。

  “没想到陆兄还能赶过来。”

  “是这样——”陆玄开口,发现林啸神色有异,顺着对方视线转过头去。

  小鱼下了楼梯走过来,站到神情僵硬的少年面前,面无表情道:“陆大公子,我们姑娘在楼上雅间等你。”

  林啸缓缓看向好友。

  楼上?

  姑娘?

  他可能需要一个解释!

  尴尬到极处,陆玄反而镇定下来:“约了冯大姑娘吃烧鸡。林兄,咱们回头再聚。”

  眼睁睁看着陆玄随小鱼上了楼,林啸低头看看桌上香喷喷的烧鸡,神色茫然。

  所以陆玄就是来吃烧鸡的?